第6章 你想刺杀朕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 作者: 万花筒做饭 字数: 1997 更新时间: 2021-11-02

					        

“臣本就是大梁臣子,何须拉拢?自然会效忠大梁。”傅浔嗓音淡淡。

梁邱云梦:“……”真是打的一手好太极,比当年教她功夫的将军打得的太极都好。

“那真是我大梁幸事。那这卷轴,傅相更得收下了。”没关系,水滴石穿,她梁邱云梦最爱啃的就是硬骨头。

“臣想知道,皇上是如何得知?”傅浔话只说了一半,但他知道,梁邱云梦一定知道他的意思。她怎么会知道他对怀素的字颇有研究?

“不,你不想。”正经人谁会把原因说给他?她会说吗?她不会。她能告诉他,是因为见过他写的奏折吗?

书法中,自有风骨,那一撇一捺皆是各人的性格使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梁邱云梦想拉拢傅浔,自然研究过他。虽然傅浔所写为隶书,但笔法中也隐隐也能看出草书的踪迹。

“那就多谢皇上抬爱了。”傅浔看着瞪着眼睛说话的梁邱云梦,知道小皇帝这是给他使气呢。她说他不想,那他便不想知道吧。

但对于小皇帝的讨好,傅浔却照单全收。一时间,梁邱云梦也摸不透,傅浔是什么意思了。

梁邱云梦走了没多久,傅浔换了一身绣着雅致竹叶花纹滚边的袍服,摸着那副梁邱云梦送来的卷轴,若有所思。

“宋更,本相有透漏过自己的喜好?”傅浔自认为,自己虽不曾隐瞒,可从未表露过。至少,她是第一个送过这卷轴的人。

“未曾。”宋更面容冷硬,附剑站在一旁:“公子可是要站在皇帝这一方?”皇上和姚太尉不合,早已是人尽皆知。

“谁称帝,有什么区别?”傅浔收起卷轴,朝堂之争,他向来不愿意参与。

“公子,楚奉常前来拜见。”门外,有人通传。

“说本相不在。”傅浔想都不用想,都知道他是来干嘛的。

“你不在,那谁在说话?”话落,楚行早已踏进堂屋。

门口的侍从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公子,属下无能,拦不住……”

“罢了,下去吧。”楚行若要进来,他们也确实拦不住。

楚行轻车熟路的找了个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自顾自的倒了杯茶,灌入口中:“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

“怎么?楚奉常把官威摆到我丞相府了?”啧,这小皇帝是真会给他找事儿。

“你少来。”楚行放下手中的茶杯:“皇上可是说了,你娶妻,她立后。”

没错,楚行就是那日在金銮殿上,提议梁邱云梦选秀的人。

“与我何干?”傅浔嗓音淡淡,与他那副清冷的面容真是相得益彰,仿佛没什么能让他放在心上。

“我听说,你一直在找一样东西?”楚行晃着茶杯,满不在意的说道,可眼神没放过傅浔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傅浔眼神流转,却无丝毫波动:“是吗?”怎么这一个两个,都对他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没别的意思,我愿为丞相尽微薄之力。”楚行拍了拍衣袍:“不如移步,换个地方谈谈?”

“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天子脚下,自然是极尽繁华,大街小巷的叫卖声络绎不绝,此起彼伏。

“哐——”梁邱云梦放下手中的酒杯,将搁在凳子上的腿收下来:“边春山那边,如何了?”

“一切如常。”花遇作为梁邱云梦的贴身侍卫,自然是时刻在她左右。

“吩咐下去,片刻不可懈怠。”梁邱云梦叹了口气,费神无比。按说她回来这么久,太尉府却什么动静都没有。难道,姚海国在等什么契机?

梁邱云梦又随手招了声老bao,搂着风月楼的头牌调笑嬉闹。

而这一幕,恰巧透过大开的窗户,落入坐在对面酒楼的楚行眼里。

他语气不屑:“你说这皇帝,边春也建了,风月楼也来过,他又不是不行,为什么不愿意立后?”

傅浔将窗户半掩上:“圣意难测,我又怎么会知道?”

楚行幽怨的瞪了傅浔一眼,他就知道从这人嘴里问不出什么来:“那你帮我劝劝皇上?”

朝中人都知道,傅浔这人待人温和,似乎十分平易近人,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不过是礼貌中带着疏离罢了,清冷至极。

也只有楚奉常楚行,与他有几分交情。所以,楚行成了一种臣子眼中的希望。

傅浔并没答话,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不过到了晚上,这人竟然出现在了御书房。

梁邱云梦放下奏折,上下打量着他,神色古怪:“丞相这是想通了?来投奔朕了么?”

“皇上的后宫关乎国事。”傅浔接着又说道:“朝中臣子都挂心此事,希望皇上体谅他们一份苦心。”

“说得好听。”梁邱云梦嗤笑一声:“谁能保证姚海国不安插人进来?朕说不定哪天就死在朕亲封的妃子手里了。”

梁邱云梦想要拉拢傅浔,话说的毫无顾忌。

她看了一眼傅浔,眼中闪过狡黠:“不过丞相要是愿意答应保护朕,朕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选秀之事。”

傅浔心中一动,这小皇帝真是时刻不忘给他挖坑。他并未接话,只说道:“夜深了,臣便不打扰皇上休息了。”

梁邱云梦看了一眼桌子前的奏折,说的好像他走了她就能休息一样。她出声拦住了傅浔:“南方突发***,一直未见好转。朕决定过几日微服南巡,丞相怕朕操劳过度,主动请求一同前往。没问题吧?”

“……”

“丞相若不答应,朕便说你想刺杀朕。”

“臣未曾动手。”

“对,但是朕可以冤枉你。”

“……”傅浔叹了口气:“没问题。”

【丞相怕朕操劳过度,主动请求一同前往,没问题吧?】

他答:没问题。

梁邱云梦咳嗽一声,一副为傅浔着想的样子:“夜深了,朕便不多留丞相了。”

梁邱云梦目送着傅浔离开了御书房。待傅浔走远,她忍不住拍桌狂笑。随即又哼了一声,是他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