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红梅完整章节阅读

小说: 穿到古代男朋友却在演我? 作者: 以雾为衣 字数: 2030 更新时间: 2021-07-29

					          “奕王?”阡蔚听着这个词儿觉得颇为耳熟。

  许卓星看阡蔚一脸疑惑,有些担心地问:“不记得了?”

  这次阡蔚倒是没有那么糊涂,回答说:“哦,记起来了。”

  众人:“……”

  不就是那个被曾承蕴他弟一条命从战场上救回来的奕王颜煜嘛……

  托他的福,阡蔚吃了三年的苦,年纪轻轻,残柳败絮。

  “能有多好看?我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了。”阡蔚直切主题。

  “公子那时还小,奕王殿下又长期征战在外,您自然不记得是什么样子。”飞雪细声说。

  “可也是奇怪,三年前也不觉得奕王殿下有多好看,反而从战场上捞回一条命后啊……”

  凝霜说着,脸上那笑容就仿佛挡不住了。

  林源境:“凝霜姑娘,你今晚的客人是我。”

  “好好好,不说了。”

  阡蔚:“别不说了啊,捡回一条命了然后呢?”

  梨花往阡蔚面前布菜,又递着筷子给他,“后来奕王殿下的手就不太好了,圣上不让殿下再上战场,没了那股子烟沙味儿的奕王殿下,就活脱脱是个美男子。”

  “有多美?”阡蔚继续追问。

  “这奴家哪里形容的出来?总之就是,让人挪不开眼那种。”

  阡蔚听着这几个丫头片子那么说,心里却想着:能有多好看?还能有严沛好看?

  正回忆着自己男朋友绝世的美貌,楼下的笙乐声突然断了,传来了一阵吵嚷。

  “怎么了这是?”陆昭探了个头过去。

  “哟,那个缠着红梅的赖皮又来了。”

  梨花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起身对阡蔚拂身,“公子,奴家先去处理一下。”

  阡蔚点了头,待梨花出去了,又问一旁的几人:“她一个姑娘怎么处理?”

  “那公子还放她去做甚?”凝霜笑道。

  可阡蔚想的是,梨花是这里管事的,也不能不去,但去了,似乎也不能处理赖皮。

  阡蔚不答,走到扶手边撑着个胳膊往下看。

  边看又边剥了个橘子,慢条斯理地吃着,听着楼下吵嚷。

  梨花: “徐公子,已经同您说了许多次,红梅是雅妓,不陪客的。”

  那无赖似是喝多了酒,嚷嚷道:“她不陪,那你陪啊?我看你梨花不是挺爱陪的吗?都是些什么出身,在这儿还立贞洁牌坊呢!”

  梨花被这一句话堵得脸通红,还是说道:“红梅是雅妓,还请徐公子把手放开,您若想找个人喝酒,梨花可以奉陪。”

  那无赖却没有放手,上下打量着梨花,说:“就你,你还真以为我愿意让你陪?你们这容春院是没面镜子了吗?”

  听了这句话,梨花的脸好像更红了,周围的人也开始上下打量她,指指点点的。

  “哎呦,瞧公子这话说的。有公子这样的贵客在,自然是少不了一面镜子的。只是这红梅啊,确实是不接客的,徐公子若是喜欢别的姑娘伙,只管叫着作陪便是。”老鸨从人群里走过来,依旧挥着她的脂粉帕子讨好着不想讨好的客人。

  “这赖皮是谁啊?我不记得了。”阡蔚问道。

  陆昭无奈摇头,“无妨,这人你以前也没怎么见过,户部尚书家的老三,徐康屹。”

  “哦。那红梅呢?为什么不接客?”

  “红梅是两年前被自己继母卖来容春院的,原是青白人家的女儿,会弹些琵琶,妈妈也心疼她,就没让她接客。”飞雪答道。

  “这话说的,你们谁不是青白的女儿家?还不是没办法才在这。”阡蔚说着,把最后一个橘瓣塞进嘴里,又问:“你们知道刚红梅弹的什么曲子吗?”

  几个人纷纷摇头,“红梅只弹些小调,有些还是家乡那边的,平时也没人问。”

  “哦……”阡蔚点点头,又拿着橘皮指了指林源境他们三个,“你们有钱吗?”

  “你要多少?”许卓星笑着问。

  “比楼下那个有钱就行。”

  林源境:“他爹可是户部尚书。”

  “你爹不是国公吗?哭什么穷?”

  “我……”林源境仔细一想,“是啊,户部尚书一家的俸禄,还能和我们一桌拼?”

  阡蔚摇摇头,顺手把那橘皮往楼下一扔,不偏不倚刚好扣在徐康屹脑袋上。

  “啊,对不起,手滑。”阡蔚说道。

  只是这么一动作,楼下的人便纷纷抬头看他。

  “你谁啊?!敢往少爷我头上扔东西?!”徐康屹怒骂道。

  “没听到我道歉了吗?手滑了,再说,你谁啊?青天白日的,在这里闹事。”

  阡蔚刚说完这一句,下边的梨花就有些憋不住笑了。

  “不知道我是谁?你劝你先去打听打听再来和我叫板!”

  阡蔚手指在栏杆上敲了敲,“我知道你是谁啊,徐少爷,你好啊,我叫阡蔚,在家也排老三。”

  阡蔚这么说,朝他这看的人就更多了。

  “我当时谁呢?那个被指给别人做了男妻的阡小三?回了风都怎么来这儿,你还玩得动姑娘?”徐康屹嘲讽着笑道:“干脆你来陪我喝两杯?”

  林源境直接一掌拍在桌上,咬牙道:“什么狗东西。”

  阡蔚在旁边却摆了摆手,示意阁内的几个人稍安勿躁。

  “可不就是想点两个姑娘?恰好是徐公子你喜欢的那个和不喜欢的那个。”

  徐康屹听得这话,便看了看自己周围:“笑道,这丑的倒是随便你,只是红梅怕是得分个先来后到?”

  “我们都算坏了容春院的规矩,不如这样,”阡蔚手指指了指红梅怀里的琵琶,“我们谁先答出来红梅姑娘刚刚弹了什么曲子,今晚红梅作陪哪边,如何?”

  徐康屹轻笑道:“怕是阡三公子久了不来不知道,红梅姑娘弹的曲子,可向来都是没名儿的。”

  “不,刚刚那首就有。”阡蔚微微勾着嘴角,说:“刚刚那首曲子啊,叫《莫强求》,红梅姑娘说是不是啊?”

  原本一直抱着琵琶不说话的红梅抬头对上了阡蔚的眼睛。

  她从前没见过阡蔚,都是听别的姑娘念叨着这人,如今见着了,倒也不觉得有传闻中的那么令人惊艳。

  红梅答道:“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