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别拉我,这女鬼我亲定了!:第六章 收下女鬼,拜入九叔门下!全本章节阅读

小说: 九叔,别拉我,这女鬼我亲定了! 作者: 字数: 2730 更新时间: 2021-07-21

					        
明月高悬,群星闪耀。
义庄中万籁俱寂,平静安详。
睡梦中,叶尘被一阵尿意憋醒。
他迷迷糊糊的起身,走出卧室,睡意一下就没了。
门前院心,正立着一名血衣女子。
黑发就如坟头野草挽联,在凉风中飘动,直让他身后一凉。
待叶尘看清面容,脸色逐渐怪异。
这尼玛是纪明月呀!
叶尘眨巴着眼,上前问道:“你咋来了?就不怕九叔收了你?”
纪明月绷着脸,眼中有喜意一闪而逝。
她露出冷冰冰的模样,走到叶尘身前。
“人鬼两别,可你不规矩,毁了人家清白,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
【选项一:男人就像甘蔗,甜完都是渣,再给纪明月来一个浪漫的法式香吻,然后叫她滚!】
【奖励:《海王的自我修养》】
【选项二:茅山以正邪对峙,搏斗终生为祖训,作为茅山预备役弟子,自当杀鬼明志,以纪明月的生命,坚定自己的向道之心!】
【奖励:诛鬼符箓*1】
【选项三:大丈夫生于世间,怎可被世俗观念所限,女鬼又如何?亲了人家照样负责!——将纪明月留在自己身边。】
【奖励:法力+5年,养魂玉】
叶尘笑了。
嗯!
才不是垂涎人家的美色,只是完成系统的任务罢了!
叶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纪明月的冰凉玉手,声音稚嫩,可却极为坚定:“我既然亲了你,自然会负责到底。”
“只是我年纪尚小,不宜谈婚论嫁,你可愿…陪我长大?”
纪明月:“!!!”
这算表白吗?!
今日与叶尘一别,她总感觉心中好似缺了些什么。
叶尘将她护在身后的那一句——“你敢伤害我的大宝贝,我就和你拼了!”不时在她心中重复。
她没想到,在她前来寻叶尘,竟会从叶尘嘴里听出这番话语……
她心头涌现娇羞,紧接着,浓浓的娇羞又化成满腔感动。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时,叶尘继续说道。
“别说了!我愿意!”
话未说完,便被纪明月打断,她看着叶尘,俏脸上满是认真,“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无论多久,姐姐都愿意等!”
话音落下,叶尘喜笑眉开。
他双手叉腰,道:“既然如此,日后你就跟着我吧!”
“等我长大了,一定让你做我的小妾!”
小妾?
纪明月瞪大了眼,樱口微张,心中的感动,顿时消散殆尽。
老娘等你十年八载,是为了等一个小妾的位置吗?!
“叮!宿主完成选项三,获得奖励:法力+5年,养魂玉!”
“叮!养魂玉已放入系统空间,请宿主查收!”
【养魂玉:佩戴于身,可驱寒避暑,内含天地,蕴育无量精纯阴气,鬼修在其中修炼一年,可抵外界百年!】
看着最后‘修炼一年,可抵外界百年’,叶尘看了看纪明月,笑出了声。
纪明月见状,又急又气又羞。
这小家伙还有脸笑!
他怕不是…不知道小妾是什么意思吧?
叶尘开口:“你既然答应了,那就等我长大吧!到时候,我们三才好大被同眠!”
纪明月一愣:“三?哪来的三?”
叶尘咧嘴一笑:“你,我,还有我的妻子,简称我们三!”
纪明月:“!!!”
……
九叔屋中。
九叔静静躺在床上,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义庄是他的大本营,稍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过去片刻,他能感受到鬼物气息来临,以及鬼物气息散去。
没有出手的原因有二。
第一,所来鬼物进不去祠堂,对祖师牌位侵扰不了半分。
第二,鬼物是纪明月,她身上没有怨气、孽气,与自家尚未入门的小弟子,有一番因果。
不出手归不出手,但自家弟子的安全,他还是要保护的。
感受到鬼物气息散去,九叔这才又合上眼眸……
……
日月交替。
旭日缓缓驱散薄雾。
叶尘早早地起了床。
他走到院中,伸了个懒腰。
就见九叔站在院子中心,打着养生拳。
他的拳速不快,可一拳一掌间,却仿佛与天地相合,有着独特的韵律。
“小尘,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是不是秋生的床太硬了?”
九叔看到叶尘,收拳问道。
【选项一:爆孝如雷,反问九叔:“你又怎么起的这么早?是不是床太硬了?”】
【奖励:《怼人小妙招》】
【选项二:双手负于身后,说:“既有幸获得修道仙缘,必须舍去贪欲,虔心问道,日后方才能有所成就。”】
【奖励:九叔好感度+20,法力+5年】
叶尘眨巴眨巴眼。
又有法力?
他将手负于身后:“既有幸获得修道仙缘,必须舍去贪欲,虔心问道,日后方才能有所成就!”
“叮!完成选项二,获得奖励:九叔好感度+20,法力+5年!”
叶尘咧嘴一笑,一句话说出,白捡5年法力。
丹田处的法力,又浓了许多。
换算一下,这一句话的功夫,就差不多等于秋生,自修炼到如今的所得所获!
这样的选项,给我来一沓!
九叔闻声一愣,紧接着,欣慰的笑了。
看着一幅小大人模样的小弟子,九叔越看越觉得喜爱。
天赋上佳,品性极好,求道之心纯粹。
如此良才,简直是每一个修道者,梦寐以求的衣钵传人!
他一眉的衣钵,不传给他传给谁?
传给哪两个现在还在呼呼大睡的弟子?!
想到文才、秋生,九叔绷不住了。
“如果你那文才师兄、秋生师兄,能有你三分天赋,七分心性……”
“为师哪怕立即坐化,也能含笑九泉了。”
九叔自顾自的点头,而后话音一转,恨铁不成钢道:“小尘,你等一会,为师现在就去把你那两个懒惰的师兄叫起,为你举行拜师之礼!”
说完,也不等叶尘回话,匆匆转身朝停尸房走去。
收徒叶尘,他,一眉道人,等不及了!
片刻后。
“师父,痛痛痛!再拧就要拧掉了!”
“您别动手!我现在就穿裤…哎哟!”
一阵鸡飞狗跳后,九叔左手拧着文才耳朵,右手拧着秋生耳朵,从停尸房中大步踏出。
文才秋生,眼眶上挂着黑眼圈,一张脸上满是痛意。
二人委屈啊!
两个男人挤一张小床,难睡得很,下半夜才睡着。
没想到才睡着,九叔就一边训斥他们为懒鬼,一边拧着他们的耳朵将他们唤醒。
叶尘摇摇头,随即说道:“师父,若不是我占了秋生师兄的房间,他也不必与文才师兄挤着睡,想来昨夜也未曾睡好,您放过他们吧!”
满是稚气的话,听在文才秋生耳中,直将二人感动的泪光闪烁。
什么叫同门之谊?
这就叫同门之谊!
一点也不像秋生(文才),如果换成他,现在肯定笑的嘴都咧到耳垂了!
硕大的义庄,就数小师弟,最有人情味!
秋生紧抿着嘴。
如果时间倒回昨夜,他还给小师弟让床!
九叔脸上露出欣慰的笑。
嗯!
不仅天资非凡,还有情有义、爱护同门,这样的弟子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他松开二人的耳朵,没好气道:“哼!”
“为师看在小尘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日后这个时辰不起床,为师定不饶你们!”
“下次一定!”
文才秋生点头如捣蒜,朝叶尘递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准备片刻,拜师礼开始。
九叔不喜铺张浪费,仪式也不繁琐。
仅仅和叶尘讲了茅山派的历史、祖训、道义,以及九叔这一脉的传承。
叶尘奉完拜师茶,便算礼成,正式拜入九叔门下。
太师椅上,九叔正襟危坐,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古籍。
“小尘,今日为师传你茅山练气术,引你踏上修炼之途……”
“望你日后修行有成,勿要忘了我茅山道义,秉承天地正气,斩妖除魔,庇护苍生!”
他将手中的古籍朝叶尘递去。
“你且将这本书拿走,记下之后再还给为师。”
“有不懂的字,可以问为师。”
文才秋生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颤,给叶尘投去同情的目光。
“徒儿谢过师父!”
叶尘接过翻看起来。
文才、秋生见状,眼中的同情之色,愈发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