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别拉我,这女鬼我亲定了!:第三章 我辈渣男不做人?放屁!好男人就是我!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小说: 九叔,别拉我,这女鬼我亲定了! 作者: 字数: 2363 更新时间: 2021-07-21

					        
这是什么?
这是祖师怜悯,送给他的衣钵传人!
九叔面色涨红,激动的大口喘气。
他自修道以来,便一直是同辈当中的第一天才,有下一代茅山掌教之姿!
可弟子却让他颇为头疼。
文才资质愚钝,道途有限。
秋生心性浮躁,吃不得苦。
而眼前稚子身上并未修道,阳气便让他这尊修道数十年的道门天才,望尘莫及。
天赋之高,纵使是他与其相比,都如萤火比之皓月,相差甚远。
此般资质,足以搅动整个灵幻界。
要是将这等天骄收入门下,不要说自己这一脉,整个茅山都有可能因他而创下辉煌!
九叔越想越激动,打定主意要收叶尘为徒。
“师父,这小孩在干嘛呀?”
这时,文才好奇问道。
秋生也由衷叹道:“我要能像他一样胆大就好了。”
对于叶尘,二人既好奇,又佩服。
乱葬岗存在了数十年,诞生过不少灵异传说。
镇民们对于此处讳莫如深,鲜有人至。
莫说常人,哪怕是他们作为九叔弟子,没有九叔带领都不敢前来此地。
叶尘却敢于深夜时分,在此处迈足奔跑,肆意喧哗。
怎是一个大胆了得。
九叔心情不错。
他瞥了二人一眼,似笑非笑道:“小孩?”
“说不定他以后会是你两的小祖宗!”
文才:“???”
秋生:“???”
二人一脸懵逼。
九叔却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朝着叶尘走了过去。
不远处,叶尘和纪明月也看到了三人。
看着满脸正气的中年人,五官端正的青年,眯眯眼、西瓜头的青年,叶尘悟了。
我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原来这是九叔的僵尸世界……
看着九叔,叶尘心中生出一阵安全感。
‘黄符糯米今犹在,不见当年林道人。’
这是后世之人给九叔的评价。
九叔的道法朴素,可却重器无锋,大巧不工。
乃是无数人心中的第一道人!
“小家伙勿要惊慌,九叔这就来救你!”
忽然,九叔疾步向前,手捏符箓,朗声念咒。
“灵宝符命,普告九天,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敕!”
符箓脱手而出,在虚空中化作一道道明光。
黄色的。
青色的。
朱红色。
各色光彩映的树林宛如白昼。
九叔两条剑眉倒竖,道袍簌簌自动,煌煌正气透体而出。
如同一名斩妖天师。
纪明月懵了。
扑面而来的各色霞光,就好像泰山压顶,海啸覆体,给她带来如山似海的压力。
感受着符箓中的镇压之力……
她快哭了。
素来听闻,一眉道长道法玄奇,对付妖邪张弛有度。
可是如今,杀鸡焉用牛刀啊?!
眼前的符箓,换成厉鬼都得跪,更别说她了!
文才、秋生也懵了。
自家的师父,他们早就研究透了。
面对游魂,展现对付游魂的手段。
面对恶鬼,展现对付恶鬼的手段。
节省每一分力气,很少弄华而不实的场面活。
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九叔使出如此绚烂的道法。
这林子里,怕不是有鬼王!
一滴滴冷汗从二人后背生出,打湿了衣裳。
文才秋生看着叶尘,眼中满是庆幸、敬佩。
林间鬼物如此生猛,他却丝毫不惧,还能好好的活到九叔前来……
这真是一位小祖宗!
鬼物若是不想让人看见,只有开眼才能看到,二人都没有开眼,看不见纪明月。
二人连鬼都没见到,就被九叔吓到了。
叶尘也懵逼了。
纪明月连他的阳气都受不了,这样一套连招下来,岂不是要被九叔摁到土里?
说好的大巧不工,重剑无锋呢?
在场除了九叔以外,一共就四个人。
九叔的操作,成功的让四个人懵逼了。
【选项一:我辈渣男不做人,坐视女鬼被镇压。】
【奖励:冈本零点零一*3盒】
【选项二:人鬼不两立,帮助九叔镇压女鬼。】
【奖励:太上忘情道,入门功法】
【选线三:将女鬼护在身后,大喊:“你敢伤害我的大宝贝,我就和你拼了!”】
【奖励:上清练气术】
叶尘看清选项,一下就急了。
奖励一是个好东西,可他现在的身份是孩子,有了又能如何?
第二个奖励更扯淡。
失去感情,那还算个人吗?
也就第三个上清练气术,看上去正常一些。
叶尘想都没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纪明月冰凉小手。
在她惊愕的目光下,将其拉到自己身后。
“你敢伤害我的大宝贝,我就和你拼了!”
静!
死静!
话音落下,全场死寂!
文才秋生只觉得有一股寒意在心中生出,席卷全身上下,让人发寒颤栗。
二人不见鬼物,但却能看到叶尘。
叶尘明明就是牵着什么,挡在什么面前。
二人心中对叶尘的佩服,瞬间转变为浓浓的敬佩!
我的天!
太…太猛了!
师父他老人家对付起来,都需要火力全开的鬼物,竟然是…竟然是这个孩子的……
大宝贝!!!
只是……
他保得住大宝贝么?
茅山祖训第一条:正邪对峙,搏斗终身。
讲究的就是一个人鬼不两立,人妖不两立!
别看九叔带人宽容、和煦。
对待鬼物却是毫不留情。
该收的收,该轮回的送入轮回……
纪明月也是满脸呆滞。
这是…他在为刚才的那一吻,负责么?
小小年纪就有这般风范,当真是人中龙凤!
不愧…不愧是……
不愧是夺走我初吻的男人!
纪明月宛若受惊的小鹿,凤眼里闪过慌乱之色,只觉得十年未曾出现过的热感,从全身生出,聚到了脸上。
肤白胜雪,没有半分血色的脸,竟在此时生出了一抹如红霞般的色彩。
九叔看着眼前,小脸上写满了认真的可爱孩童,面色呆滞,缓缓收了道法。
他本想着,第一次见面,要给小家伙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样日后才好收他当做弟子。
没想到小家伙竟还护着这鬼。
“小家伙,你与她是何关系?”
虽是质问,但九叔的眼中却有和蔼之色闪过。
“什么关系……”叶尘歪头想了想,稚声回应:“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他和女鬼什么关系也没有。
只是亲了她一口,而已。
想到这,叶尘又补了一句。
“不过爸爸以前和我说,和女生做了这样的事,就应该对她负责。”
文才、秋生:“???!!!”
二人也是一愣,随后又是一惊!
师父他老人家都要郑重相待的鬼,竟然还是女鬼!
女鬼也就罢了!
关键是他还和人家做了,要负责的事!!!
小祖宗!
这真的是个小祖宗!
他这么小,就能做负责的事了!
文才秋生,满脸惊悚。
上下打量着叶尘一米多高的身子。
他们想的要比叶尘说的,深了那么一丢丢。
九叔也是被这句话噎得不轻。
不过注意到叶尘还是处子之身时,他松了一口气。
想来叶尘所做的,需要负责的事,还没有他想的那么深入……
只不过……
如今九叔要选择了。
镇压此鬼相当于,镇压了叶尘有情有义的心。
可若不镇压,茅山祖训便成了笑话。
而想说服叶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