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精彩阅读

小说: 等一个月亮 作者: 橘牙 字数: 2627 更新时间: 2021-07-20

					          后面的日子过的单调又规律,先前的停车场闹剧和宴会上的匆匆一面像是蜻蜓飞过湖面,在祁烟心里引起浅浅的涟漪后终究归为平静。
  夏瑶经过上次的教训也安静很多,祁烟乐得清闲,也不在乎她是学乖了还是预谋着更大的阴谋。
  
  祁烟杀青的这天,时间正式迈入十二月。
  她拒绝了导演说的聚餐,只说钱记她账上大家玩的开心就行,夏瑶在一旁看着祁烟和导演交流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拍完剧组大合照,祁烟坐上了去往滨城机场的车。
  车上暖气开得很足,小白在一旁刷着微博,发出啧啧声,祁烟往旁边看了一眼,倒是没想到屏幕上的人是林亦尘,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外套一件藏蓝色呢子大衣,加上摄影师抓拍的好,男人目光柔情,整个人矜贵肆意,禁欲的不行。
  
  照片背景似乎在宜城,祁烟也就多瞟了几眼,谁想到小白忽然抬头正好瞥见她在看照片。
  
  小白有种自己搞黄色被当场抓住的感觉,脸先是一红,后来脑子一转——
  诶,不对啊,刚刚烟姐是也在看帅哥是吧?
  
  一个合格的助理就是要会体察老板的喜怒哀乐,从来不看帅哥的人突然开始看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帅哥对口味了呀!
  
  小白立刻调出更多林亦尘的精修美图,十分大方的递到祁烟面前,笑得一脸狗腿,“烟姐,你看。”
  
  “?”
  祁烟:“我看什么?”
  
  小白一副我都懂的表情,“您刚刚不是在偷瞄林亦尘嘛?我给您找了几张比刚刚更帅的,您好好看,放大看!”
  
  ???
  祁烟知道小白误会了,她无奈解释道:“这背景是在宜城,我没看他。”
  
  小白退出图片看了看博主发的文字才发现这照片确实是在宜城拍的,昨晚林亦尘参加一个私人聚会,结果被狗仔拍了,今天就上了热搜。
  
  自知闹了乌龙,小白把头埋得低低的,过了好一会才“噢”了一声。
  
  祁烟注意到小白的情绪变化,觉得有些好笑。
  
  对于林亦尘,她一开始是好奇过,他的声音和当年那个人太像。
  那天晚会一结束她就去各种渠道查了林亦尘的资料,但无论是哪种途径,上面都显示他从小在国外长大,他不可能是以前那个在宜城三中读书的男孩,更不可能是解救她于无数个夜晚的人。
  所以于她而言,林亦尘就是一个声音像他的人,而已。
  
  过了一会,小白又惊呼一声,“烟姐,‘今天祁烟亲我了吗’更博了!”
  
  祁烟挑眉,有几分意外,“说了什么?”
  
  小白把原博内容念了出来:“wuli烟烟子终于出关啦!我也回来了!(狗头)各个运行组都机灵点,专注自家就好,不要给烟烟招黑,不要招黑,不要招黑,不要招黑!(怒吼)”
  
  祁烟听完轻笑一声,“这次文案还挺正经。”
  
  “今天祁烟亲我了吗”是祁烟七年大粉,追随她多年,包括祁烟的超话及各个运营组都是他一手建立的,可以说是祁烟事业上的元老级人物,而且这人特别神秘,别人追星都想要个签名合照什么的,他什么都不要,只想帮祁烟好好搞事业。
  祁烟经济独立后甚至主动给他发过私信[你好,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吃个饭吗?我想当面谢谢你。],一般粉丝收到这种私信不得马上昏厥过去,谁知对方过了一周才回[不必了,有这时间不如好好休息。],小白评价他是一个十分有原则的理智型粉头。
  前段时间“今天祁烟亲我了吗”突然消失,好几个月都没更博,烟火们(祁烟粉丝名字)一度以为家族大家长出什么事了,甚至有一天#“今天祁烟亲我了吗”出什么事了#还上了热搜,现在终于冒了个泡,不止是粉丝,连祁烟都松了口气。
  
  祁烟闭关五月,知道自己好久没和粉丝好好见面了,等到了宜城机场,除开日常鞠躬挥手,还摘下口罩与粉丝拍了照,粉丝们都嗷嗷叫个不停,当天下午#祁烟出关#就冲上了热搜。
  
  小白把祁烟送到小区停车场就回去了,刚上电梯祁烟就接到了弟弟的电话。
  
  祁时年咋咋呼呼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姐,想我了吗?”
  祁时年和祁烟完全不是一个性子,祁时年命里有炸,长着一副好皮囊却性子外放,在亲近的人面前就是个大喇叭。
  
  祁烟随意的靠在电梯玻璃上,眼神里难得多了几分柔和,“嗯。”
  
  别看姐弟俩现在处的好,祁时年小时候皮的不行,最喜欢和姐姐对着干。
  有一次为了讨钱上网,和医院护士联手起来骗人,说是出了车祸,把祁烟吓个半死,戏服还没脱就跑进医院,结果一进去正好对着祁时年笑意盈盈的脸,祁烟立马懂了,转身就走,等祁时年追上来的时候满脸泪水,全身都在发抖,祁时年一下就慌了,立马在祁烟面前扇了自己一耳光后疯狂道歉,自那以后祁时年就像是脱胎换骨,从街边小痞子变成宜城好青年。
  
  听到祁烟这么说,祁时年嘴角快咧到天上去,又开始一通讲述最近身边发生的事,两人每次通话时都是祁时年在说,祁烟时不时会应和两句。
  
  祁烟把箱子放在客厅之后就窝去了阳台上的沙发上,下午的太阳西斜,阳光洒在脸上,显出她好看的浅棕色瞳仁,祁烟听着对面的絮絮叨叨,嘴角慢慢勾起,感觉在外飘了五个月的心正在一点点的归位。
  
  祁时年讲到一半,突然话题一转:“姐,你遇到我们公司的老大了吧。”
  
  林亦尘?
  
  祁烟觉得有些好笑,今天怎么都在提他,她点点头,又想到对方看不到才应了句,“见到了。”
  
  祁时年心里大呼不妙,林亦尘那种妖孽很难让人不动心的!
  他试探性的问道:“姐,你觉得他怎么样?”
  还没等对方回答,他又补了一句,“这人不好的,我不建议你们在一起的。”
  
  祁烟被这逻辑惊得笑出了声,却还是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
  
  “哎呀。”祁时年不假思索的说:“应该没人会喜欢我们这样的家…”
  “庭”字还没说出口祁时年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暗自懊悔,“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太阳一点点没入云层,不远处的光线暗了几分,祁烟突然开口打断,“时年,我知道的。”
  
  气氛变冷。
  
  也不敢问她知道的是哪个方面,祁时年听到对面明显比刚刚沉重的呼吸声,心里一紧,“姐,最近还在吃药吗?”
  
  祁烟面不改色的撒谎,“没吃了。”
  
  “那就好。”祁时年明显松了一口气,又撒着娇说:“姐,累了的话就多休息一段时间,我现在长大了,已经会赚钱了,上次不还送你了一个无敌好看的包包嘛?”
  
  祁烟想到那个像大澡堂子里装沐浴露的塑料包,无奈的发出一声轻笑,“嗯,知道了。”
  
  察觉到对方很久没说话,祁烟了然,直接开口问道:“时年,想问什么就问吧。”
  
  祁时年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还是问出:“姐,妈…噢,母亲…母亲最近,还好吗?”
  
  祁烟情绪没什么变化,翻看疗养院之前发来的记录,“挺好的,你别担心。”
  
  怕祁烟多想,祁时年又啰啰嗦嗦嘱咐了好几句才挂掉电话。
  
  像是有感应似的,祁烟刚准备起身收拾家里,疗养院就来了电话,“祁小姐,听说您回了宜城,宋夫人说想见您一面。”
  
  今天的落日很美,大片大片的橙色洒在云层之中,祁烟看见好多人都拿出手机拍照,一片明媚橙光,祁烟只觉得心里的温度一点点在被抽离。
  
  过了良久,祁烟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好,马上就来,麻烦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