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天地相交万物生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 穿越昊天,开局怒怼鸿钧老祖 作者: 紫极宫主 字数: 2415 更新时间: 2021-07-20

					        听了鸿钧的威胁,陈昊元嗤之以鼻,他所缺的只有先天的混元大道,后天的天地法则他都能自己推演领悟。
合着跟你们去做佣人奴仆,每日点头哈腰,端茶倒水,开门迎客,鞠躬磕头,最后换来的就是他们三个帮我创建天庭?
这样的天庭即便建起来了又有什么意思?这样的昊天大帝,不过是你们三清教下的傀儡!
到时候,何敢再言“天行健以自强不息”?又何以“煌煌天威,慑服三界”?
难道,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就当不成三界主宰么?我是这个世界的天,没有人比我更懂天道如何运转,我是这洪荒世界上天数注定的昊天大帝!
陈昊元想到,三清此时刚刚拜师,对于天道法则对了解恐怕还不如自己,有三大量劫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力量创出一番基业,何须仰仗他人鼻息!
正所谓无欲则刚,他放下对鸿钧师徒的奢求贪着,自然道心通达,身子向上飘起,飞到跟鸿钧同样的高度,平视对方,大声说:“你即为道主,可知‘天可驯否’?若有人妄图驯天伏地,是否逆天悖道,该当天诛地灭,万劫不复?既然不能学得混元大道,我便就此谢过道友好意,我自有我的道可修,你那大道天宫,不去也罢!”
他这番话说出口,鸿钧背后的三清同时变色,他们还不是日后的混元圣人,虽然作为先天神灵,喜怒与凡夫不同,但陈昊元对他们新拜的老师无礼,他们也无法忍受。
只是三清各自的道力心性不同,想法也不一样:
太上老君是奇怪居多,在来见陈昊元之前,他明明推算判定,昊天见到鸿钧要收他去紫云宫做童子,会欣喜若狂,立即跪下磕头认主,可是实时结果却使相反。
他为自己判断失误暗暗警醒,默默修正自己对未来天数的推算方法。
元始天尊最看重根基,他在心中为陈昊元算出身,定品级,觉得作为未来天主的昊天给老师做童子刚刚好,做弟子属实不配,他认为陈昊元无知者无畏,太过痴心妄想。
通天教主想法很简单,他就是觉得陈昊元不识好歹,老师是盘古识神,与天地大道合而唯一的混元圣人,这洪荒世界里不知有多少先天神灵抢着要来紫霄宫服役,昊天虽然是未来三界之主,在他眼里也算不得什么,胆敢如此跟老师说话,实在是主动找死。
他是盘古元神中专注杀伐的那一面,初生时拥有四道盘古神意伴随,开天辟地之后化作四口宝剑,虽然还没开始祭炼,也有剖地裂天之能。
他起心动念,想要放出神剑,将这个狂妄无知的乾天精灵斩了!
在他看来,你便是天,惹了我我也把你斩碎,老师有定立地水火风只能,又有鸿蒙紫气在手,灭天生天聚在一念之间。
这便是通天教主此时对于天道领悟上且有限的缘故,此时天地分开时间不久,尚未稳固定位,一旦昊天陨落,天地立时重归混沌,盘古费了那么大力气,不惜身陨开天辟地,作为盘古识神的鸿钧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么?
鸿钧是能开天,但作为识神,没有盘古肉身,很难辟地,只能依托现有的世界,在天上另行开辟一重天境而已,若陈昊元死了,整个世界归于混沌,他刚刚开辟出来的大道天一样会随之崩坏,化入混沌之中。
因为知道这些,陈昊元毫无畏惧,直视鸿钧。
鸿钧作为道主,自重身份,自然不会死缠烂打,只说了句:“既然如此,你变好自为之吧!”说完将手中竹杖一摆,鸿蒙紫气涌动起来,托着四人向上飞起,顷刻间消失不见。
望着紫气消失的余晕,陈昊元暗暗松了口气,他成功预测了鸿钧的意图,对于天道的理解,又增加了几分信息,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一次预测,但对象是鸿钧,就很不容易,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预测圣人下一步会做什么,尤其是自己身处居中的时候,哪怕是天也不可以!
不过就算是圣人,既然在这天地之间,也不能违逆天道,我才是这洪荒世界里的主人!
他知道,要当洪荒主人,最重要的是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不然所有的雄心都是笑话。
他将心收回,于虚空之中,参悟天道。
却说这天地自开辟之后,清气不断上升,越生越灵动,浊气不断下降,越降越凝重,天地不断分离,不断生长,天长一分,地厚一分,在天增地涨的同时,乾坤二气相互感应,循环往复。
先是天气下降,阳入阴位,乾坤交媾,坤地初爻变卦,生出震卦。
震为雷,属木,主少阳生发之气,洪荒大地上开始出现雷霆闪电,初时只是一两道电光,后来越生越多,越来越密,雷光电影,照亮整个洪荒!
其中有混沌雷,有紫霄雷,有剥复雷,有寂灭雷,有天罡雷,有地煞雷,有太乙雷,有阴阳雷……各种颜色的雷电在洪荒世界里,东生西灭,此起彼伏,到处电蛇狂舞,天地间光怪陆离。
天地震荡,少阳之气愈演愈烈,如同惊蛰雷起万物复苏,带来无穷生机。
却说在大荒东极,有一株自开天辟地之前就在混沌之中诞生的神树,本是两棵,同根并生,相依相偎,长在一起,宛如两个相爱之人相互掺扶,是为扶桑。
这株扶桑神树高达数千丈,树冠罩地方圆两千余里,本是先天木气所孕育,此时震卦所形成的后天木行精气受其吸引,纷纷聚拢而来。
无穷无尽的先后天木气在树上聚集,引发雷劫,无量天雷接连不断地狂轰滥炸,凿入不断翻滚的木气之中,过了万余年之久,自其中诞生了一位神灵。
此神身高千丈,长发飘扬,穿着木气凝聚的墨绿色法袍,双目之中,射出数千里的青芒,向上直射天壤,向下透入地层。
他脚踏虚空,向天地诚信叩拜,感谢生养之功,是为东王公。
与此同时,地气升空,回馈中天,乾天初爻变卦,生成巽卦。
巽为风,洪荒大地上迅速开始起风,有鸿蒙风,有卷天风,有刮地风,有卷水风,有磨尘风……各种风或强或弱,或裂或柔,上拂苍穹,下掠大地。
风雷搅在一起,足足肆虐了一个元会,天气再度下降挺入大地,坤地二爻变卦,生成坎卦。
坎为水,无穷无尽的水凝结出现,这些水有天一水、有玄阴水、有无根水,有三昧水,有的在地极深处涌动化为黄泉,又在天上奔流成了天河。
地泉乱涌,骤雨倾盆,积水为湖,湖溢为海,海聚为洋,形成山河湖泊,四面大海。
在西方有盘古右眼所化成的一座太阴神山,本在低洼处,此时洪水暴涨,将神山根基淹没,山中有一女神常羲,见状施法收敛坎元精气,与身上内部的太阴精华连成一体。
万余年间,太阴星泡在水里,精气环绕,忽然“喀吧”一声巨响,山根断裂,与大地分离,得精气托举向上升起,直至西天,悬浮于苍穹之上。
常羲在太阴星上,遥遥施礼,答谢天地之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