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个房间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娱乐圈】仿生人会梦见霸总吗 作者: C 字数: 3544 更新时间: 2021-01-14

					          顾俢珩恍惚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牵着的那双手,手腕很细,露出的皮肤白的几乎透明。

  奇怪的是像温言这样无依无靠一直漂泊,甚至格斗技能报表的男孩子,皮肤细滑的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他仔细打量着温言,一身得体的西装,贵气的像豪门出来的小公子,哪里能想到,这是个前段时间穿着旧衣服窝在廉价出租房,连个身份都没有的无家可归的少年。

  管家上前关上车门,看着这一对天作之合,少爷是他从小看顾到大的,现在遇到这么漂亮的小公子,温温顺顺,少爷能获得幸福就好了。

  两人不知管家爷爷内心的小心思,顾俢珩十分尊重这位老管家,礼貌的同他问好,温言跟着顾俢珩,乖巧温润,让管家更喜欢这个小少年,乐的嘴角都合不拢。

  顾俢珩带着温言往客厅走,算不上友好的牵着他的手,温言轻轻挣脱了两下,对上顾俢珩警告的眼神,才放弃自己小小的反抗。

  老远还没进客厅就听见里面说说笑笑,他跟在顾俢珩身后,高大的身影把他的视线挡了个干净。

  突然声音安静下来,温言在顾俢珩身后露出一个脑袋看过去,沙发上坐着四个人,其中唯一一个女人先开口道:“快看看这是谁回来了,修珩啊,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看看你爸和爷爷,大家都挺想你的。”,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看的出来年轻时候是个漂亮的美人儿,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哼。”女人刚说完话,就被一旁的中年男人打断,温言一眼就看出这是顾俢珩的爸爸,高大的身形,皱起的眉眼几乎一模一样,“天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在外面鬼混什么。”,说罢朝温言瞪了一眼。

  女人扶着中年男人的肩膀,安抚的拍了几下,“修珩啊,还不来陪你爸说说话,他是见你老不回家,想你了。”

  又像刚看到温言一样,上下打量着,“修珩啊,不是说好不往家里带人的吗?今天是家庭聚会,这......”,话说一半就被拐杖杵地的声音打断。

  她瑟缩了一下,偷瞄声音的来源,坐在单人沙发上,双手撑着拐杖的老人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顾俢珩,“回来就好。”,目光移到温言身上,眼神算不上友好。

  顾俢珩将他从身后牵出来,面无表情的介绍:“这是温言,我的......伴侣。”

  像是平地一声雷,本来就尴尬安静的客厅,气氛变得更加凝重,所有人都僵在原地,连老爷子都有些吃惊,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顾俢珩,同样另外三人也是。

  一个尖锐愤怒的声音穿进温言耳朵里:“顾俢珩,你有必要为了和爸妈作对,随便带一个人回来,膈应谁呢。”,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拉住,对他摇摇头,示意不要再说话。

  这时温言才注意到旁边原来还有一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认真看才会发现和顾俢珩的样子有一丝丝相似。

  还是顾俢珩好看。

  他转头望着顾俢珩,对着资料能猜出几人的身份,温言有礼貌的往前走了一步,对众人鞠了个躬,“爷爷,伯父伯母,弟弟,你们好,我是温言,顾先生的合法丈夫。”

  没有多说一句话,说完朝顾俢珩看了一眼,有飞速低头,不知道的都以为他在害羞。

  顾俢珩轻轻勾起嘴角,这个小孩真有意思,不去演戏太可惜了。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啊。

  显然对面的人都被震惊了,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精致的小公子会和顾俢珩扯上关系。

  中年男人假装咳嗽了几声,“咳咳,既然是在谈恋爱,那就一起坐下吃个饭吧。”

  顾俢珩没有理会他,对温言柔声说:“不用理他们,想吃什么和我说,我让陈阿姨给你做,陈阿姨做饭可好吃了。”

  被无视掉的顾正存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刚想拍桌子骂他,被老爷子一个眼神吓住,鹌鹑一样缩回沙发里。

  “真的吗?我有好多想吃的东西呢,先生。”他眼睛亮亮的,顾俢珩看着他,刚踏进这座宅子里的阴郁散去不少,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上翘着嘴角,捏了捏温言的手,“嗯,你想吃的都能吃到。”

  这旁若无人的互动像刀子一样扎在中年美妇的心里,温言注意到她的目光,和她对视着,刚刚还柔软温顺的少年,嘴角依旧含笑,眼神却冰冷的看着对方。

  “这是我父亲现在的妻子,韩欣蕊,旁边是他儿子,顾诚铭。”

  “爷爷,我带温言参观一下。”

  顾俢珩明显不想搭理剩下的三人,也不等顾老爷子回答,转身就走。

  要吃什么呢?

  蒋思皓说墨鱼烩饭好吃,晨阳告诉他酱大骨好吃,柏常安经常吃的三文鱼起司沙拉......

  陷入沉思的仿生人屏蔽掉周围的杂音,一门心思流着口水。

  结果一脑袋撞在顾俢珩后背上,他抬头揉了揉被撞的有些发酸的鼻子,顾俢珩脸色显然没有刚刚的温柔,有些居高临下,“这么大人了,还走路发呆,这样很危险。”

  “先生,我很耐撞的。”,温言希望顾俢珩多了解自己一点,但又怕自己的身份曝光,说的话也是没头没尾让人摸不着头脑。

  “先生。”,温言有些踌躇,“我真的可以点菜吗?”

  顾俢珩嘴角抽搐了两下,这家伙当真了?

  “想吃什么等会儿直接和陈阿姨说就行。”

  他带着温言走到厨房,“陈阿姨。”

  一个正在剥蒜的胖胖妇人转头,愣在原地半天,眼眶微红,声音有些颤抖:“少爷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站起身,用围裙擦了擦手,左右看了半天顾俢珩,“少爷今晚也在这吃饭吧,想吃什么,陈阿姨给你做。这么久不回来也不知道阿姨烧的菜还合不合你胃口。”

  刚刚注意力一直在顾俢珩身上,等到她看见一旁的温言又怔了一下,再低头注意到他们牵着的手,一只手捂住嘴,笑意蔓延到皱褶的眼角,“这个是?”

  “陈阿姨好,我是温言,顾先生的伴侣。”

  陈阿姨上前一步,胖乎乎的脸笑起来,眼睛只能看到一条缝。“好孩子,这么多年,少爷可算是找到个喜欢的人了,我们少爷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容易亲近,其实心肠特别好。”

  顾俢珩有些尴尬的转过头,“阿姨,你和他说这些干什么。”

  陈阿姨捂着嘴偷笑,问道:“孩子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

  “嗯,只要你想吃阿姨都能给你做。”

  等到顾俢珩的肯定,他才放心。

  于是,顾氏一家人坐在桌子上,看着一桌,墨鱼烩饭,玛格丽特披萨,酱大骨,锅包肉,麻辣小龙虾......这些浓缩世界精华的菜。

  大家心照不宣的看着手大概被胶水黏在一起的夫夫俩。

  “没吃过饭是不是。”顾诚铭语气轻蔑,略带恶意的眼神看着顾俢珩和温言。

  “少说两句你会死吗?”顾老爷子很不满意这个小孙子,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都开动吧。”顾老爷子明显疲于应付这样虚假的家庭聚会,一个好脸色都没多给顾俢珩。

  “先生。”,温言在桌子地下悄悄用腿碰了碰顾俢珩的膝盖,小声说:“可以松手吗?我没办法剥小龙虾了。”

  顾俢珩面对温言是真的半点脾气都没有,松开因为长时间交握而微微发汗的手。

  失去手里的温度,他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天,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温言的气味,他自然的将那只手握紧,这样他的温度会消散的慢一些吧。

  一只油油的手伸到他嘴边。

  “啊。”温言半张着嘴,把刚刚剥好的小龙虾伸到他嘴边,顾俢珩勉强能辨认出那个是小龙虾的残骸。

  温言见他没有反应,固执的像对待小孩子那样又往他嘴边送了送。

  拗不过他,顾俢珩低头咬住小龙虾。

  嗯,今天小龙虾味道不错。

  温言等他咽下去才松了口气,继续和小龙虾战斗。

  人类食物可真有挑战性。

  一顿饭吃的各怀鬼胎,大家都没吃多少,只有温言,低着头不说话和一桌饭菜斗争,时不时给顾俢珩夹菜,或者凑到他耳边,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些什么,顾俢珩大多数时候不说话,偶尔也会回应他。

  韩新蕊出来打哈哈,言语关切的问温言:“小言啊,今年多大了,做什么工作?”

  温言咽下嘴里的食物答道:“伯母,我今年19岁,在华星娱乐做练习生。”

  “哟,这不又来一个爬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真爱呢。”顾诚铭又发出这种令人讨厌的怪腔怪调。

  “顾先生,爬床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爬过床啊。”

  顾俢珩摸着他的头,“不要听别人瞎说,我们是偶然遇到的不是吗?”,抬头阴狠的盯着顾诚铭,对方被他阴冷的目光盯得后背发凉,猛地一哆嗦,脖子憋得通红。

  温言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他确实和先生是偶遇的。

  吃完饭,顾俢珩被顾老爷子叫去书房,他跟着管家来到二楼的房间。

  管家老爷爷说,这里是顾俢珩以前的房间,顾俢珩交代让他睡在这里。

  和管家说完晚安,温言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有什么特点的房间,偏欧式的大床,还有一个有些旧的皮沙发,他感受着皮沙发上的痕迹。

  房间里还有一个书柜,他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书顾俢珩都看过,每一本或多或少都有些翻动过的痕迹。

  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顾俢珩,想了想先去洗个澡再和先生商量晚上怎么睡吧。

  房间里配套着浴室,温言今天不止一次感叹人类生活的真好,他以前在母星只睡过实验室的水箱和废墟。

  浴室里氤氲着水汽,温言穿着管家准备的白色睡袍,带着滴水的脑袋出来,赤着脚,他看见顾俢珩坐在床边,“先生,抱歉先用了浴室。”

  “过来。”

  “嗯?”温言有些迷惑,还是乖乖走过去。

  顾俢珩拉住他,让他坐下,用温言抓着的毛巾给他擦头:“不把头发擦干睡觉会生病。”

  “可是先生,我不会生病啊。”温言刚想转身,被顾俢珩一把按住。

  “你说不会就不会?听话,把头发擦干净。”

  还滴着水珠的头发垂在温言光洁的额头上,顾俢珩动作轻轻地。

  咚咚咚......那股熟悉的失控感又充斥着温言的身体,他按住心口跳动的心脏,强烈的心跳声几乎要刺穿他的耳膜。

  仿生人大概会生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