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宅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娱乐圈】仿生人会梦见霸总吗 作者: C 字数: 2207 更新时间: 2021-01-14

					          温言的侧脸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都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顾俢珩放下手里的pad摘下金丝眼镜。他托着腮盯着目不转睛看着窗外的温言。

  他很白,在阳光的照耀下,几乎能看见他脸上细细的绒毛,长长的眼睫毛搭在眼睑上,在眼睛下方落下一层阴影。顾俢珩连呼吸的频率都变得缓慢,他怕过重的呼吸惊扰到现在的宁静,这一刻仿佛被定格在倒映着温言侧脸的玻璃窗上。

  温言注意到顾俢珩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没有回头,轻声说:“先生,您喜欢晒太阳吗?我很喜欢晒太阳,只有被太阳的温度环抱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没有等到顾俢珩的回答也不气恼,依旧自顾自的看着窗外。

  今天是工作日,广场上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行人,还有零散的游客在喷泉周围拍照,司机把车停在离广场有些距离的地方,温言下车观察着周围,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风景,即使是在自己星球的战前,那里只有永夜。

  他新奇的东张西望,不断吸收数据,刚想往前走就被顾俢珩拉住,对方皱了一下眉毛,“帽子太阳镜带好,不要老盯着太阳看,伤眼睛,你是小孩子吗?还看着别人手上的泡泡机看半天。”

  “那个泡泡机很漂亮,吹出来的泡泡有彩虹,我第一次看见彩虹。”温言难得有些放松,伸手去碰飘过身边的泡泡。

  还没能碰到,它就炸开,温言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两步把手放到侧腰手,摸索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一个和平的星球上。

  一旁的顾俢珩对他一系列的动作感到莫名其妙,“你在掏什么?”。

  温言摇摇头,拉着同样带着墨镜的顾俢珩往冰激凌车旁边走。

  他仔细思考了半天说:“我要一个巧克力球和一个开心果味的,先生您想吃什么味道的,我们可以买两个,这样就能吃到四种味道的了。”

  “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冰激凌吃太多闹肚子,你只能吃一个。”

  温言道:“好的先生。”

  说完转头对着老板说:“做成双球就好了。”

  顾俢珩无语的看着温言,“你挺聪明啊。”

  “如果按你们的标准,我确实很聪明。”

  他懒得再和温言计较,一遇到温言他就开始自动变成老妈子,这个小孩是完全没有生活常识吗,全靠本能生活。

  还在走神的时候却被出现在眼前的冰激凌打断,“先生,您吃。”

  顾俢珩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尝了一下开心果味的冰激凌球,他回过神和温言对视着,温言脸上似乎划过一瞬间的温柔,随后,拿回去自己也低头尝了一口,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很好吃。”

  他拿着冰激凌和顾俢珩走在凹凸不平的石砖路上,路砖已经被磨得光亮,冰激凌化的有些快,来不及吃掉的部分滴在温言的手指上,他用左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为什么没有刚刚顾俢珩吃过的部分甜?明明他们的成分是一样的,地球真奇妙。

  顾俢珩实在是看不惯他邋里邋遢的吃相,冰激凌都快化完了,滴在手上一塌糊涂。

  他黑着脸拿出手帕给温言擦手,帮他吃掉融化的冰激凌,“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以后吃不完就直接丢掉。”

  温言像小狗崽一样把剩下的冰激凌一口塞进嘴里,把小嘴巴鼓鼓囊囊的生怕下一秒顾俢珩把冰激凌丢到垃圾桶里。他鼓着腮帮子跑到喷泉水池边,把手伸进水里,喷泉池里的水被太阳晒得温热,温言觉得自己的情感调节器肯定出现了故障。

  心脏连着手臂,仿佛温热的喷泉水从心脏中间穿过,他全身都暖洋洋的被包裹。

  “先生,这里。”他朝顾俢珩招招手,水珠顺着手臂沾湿了他的衣袖,像刚浮出水面的美人鱼,刚刚学会走路,刚刚学会说话。

  顾俢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轻笑着,这个想法过于荒诞,怎么可能会有美人鱼,不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美人鱼,那一定是温言这个长相。

  “喷泉也看过了,可以回去了吗?”顾俢珩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温言乖巧的点点头,起身跟着顾俢珩往回走。

  一路上温言还是趴在窗户上看着不断变化的风景,从喧嚣的城市慢慢变成人烟稀少的住宅区,来到一片无人的区域,周围被茂密的树林遮挡住,只有一条长长的望不见尽头的小路,汽车平稳的行驶在水泥地上。

  “这里很漂亮,我生活的地方没有植物,能看见这么多漂亮的植物,又能吃到冰激凌,还有太阳,先生,您这是人类所说的幸福吗?”

  顾俢珩苦笑一下:“幸福吗?我也不知道,或许我和你一样,不知道什么是幸福。”

  温言道:“先生,我们不一样,你会得到幸福的。”

  顾俢珩不再回答,想着等会儿会发生的事,就一阵头疼。

  “之前让你背的资料都记住了吗?我的家庭关系和我的个人喜好。”

  温言点头道:“都记住了先生,所以我的任务是让您的家人都承认我的存在,可是您和父亲还有继母兄弟的感情并不好,要我帮忙处理他们吗?”,他淡漠的说出这句话,并没有多余情绪,前面的司机先生却吓得一身冷汗,抹了把额头,心里暗暗想,这个小少爷长得这么漂亮没想到和少爷比更加吓人。

  “哦?你有本事处理掉他们?”,顾俢珩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眼神上下打量着,不过回忆起之前他出手狠厉,迅速解决掉别人的样子,他大概能明白温言口中的处理掉是什么意思。

  “对,我之前的工作是‘清洁工’。”

  “清洁什么?”顾俢珩对温言的兴趣越来越浓,调查资料背景一片空白,完全就像是凭空出现,现在又在说自己是清洁工。

  “垃圾。”

  “......”

  这死孩子脑袋里一天天都装了些什么,反正他迟早什么都会知道,不急在这一时。

  “我们今天要在老宅住下,你和我一个房间。”

  “需要履行夫夫义务吗?”

  “咳,不用,我不会碰你。”顾俢珩推了下眼镜,继续低头办公。

  树林逐渐消失,眼前突然变得开阔,道路尽头是一栋华丽的欧式建筑,看上去有些年头。

  下车时只有一个老管家站在门前,顾俢珩伸手拉住刚准备下车的温言,温言看着伸过来的手,软软的把手搭在眼前的大手上,顾俢珩的手很大,包住他的白皙纤长的手,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