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可恶的学霸全文目录阅读

小说: 【娱乐圈】仿生人会梦见霸总吗 作者: C 字数: 3722 更新时间: 2021-01-14

					          温言并不在意周围的人,大步走到台前,眼神依旧冷冽。

  他没说话,向舞蹈老师鞠了个躬,“是对着您跳还是对着他们呢?”

  老师指了指前面,“你跳给他们看。”

  温言点点头,跟着音乐的节奏跳起来。

  一曲毕,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温言,蒋思皓先带头鼓掌,其余人才跟着惊叹。

  老师也忍不住赞叹:“竟然一点错误都没有,之前有舞蹈基础吗?”

  温言:“没有,只是记忆力比较好。”

  “那是真的挺有天分的,就是动作还有些僵硬,多练习几遍肯定很完美。”看的出来她对温言的态度明显改观了很多,一开始知道是华星塞进来的人,以为只是个花瓶,没想到实力这么强。

  温言顶着众人艳羡的目光面无表情地回到蒋思皓身边,蒋思皓跳起来扣去他脖子,嘴里念叨着:“温言,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呢。”

  温言思索了一下,认真道:“我确实不会唱歌跳舞,不过这个只要复制一遍就行。也不算太难。”

  蒋思皓露着小虎牙有些不服气:“哼,可恶地学霸。”

  温言被他这副猫装老虎地样子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只是复刻一下动作,对于人类来说这么难吗?

  人类还真是弱小。连基本的复制都做不来,哥哥是怎么被欺负的呢。难道人类还有大杀器没有亮出来?

  温言低头思索,没有注意到一旁晨阳有些探究的目光。

  因为温言总能一次就学会老师教的东西,几堂课下来,大家对他明显改观了很多,加上,只要有人请教温言任何关于课程方面的问题,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回答他们,像一个永动机,不会疲倦。

  连一旁地晨阳都忍不住皱眉头,问他要不要休息一下。

  温言话很少,只是摇摇头:“我不会累,谢谢关心。”

  说实在温言说话地语气完全说不上友好,甚至带着天然的冷漠,但却不会让人觉得不礼貌,反而是认为他真的在好好回答别人发出的所有疑问。

  这种矛盾太诡异了,晨阳张了张嘴,还是没能问出心中的疑问。

  温言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您有什么疑问吗?”

  晨阳难得表现出一丝窘迫:“为什么从来不掩饰自己,你没有感情吗?”

  温言:“感情?有灵魂的东西才会有感情。”

  晨阳还打算说些什么,就被蒋思皓打断,他拽着温言去吃饭,温言回头朝晨阳摆摆手:“放松一点,我不会是你的对手。”

  蒋思皓被他的话说得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对手?这里所有人都是竞争关系啊大哥,能不能有点上进心,还有晨阳长得好看能力又强,说不定就是c位了,你给我争气一点。”

  温言:“你不想做c位吗?”

  蒋思皓:“我想就有用吗?宿舍里四个人,我算是最没特色的了,我也就是想来参加拉点人气,就算这个节目不能出道,攒点人气以后还有别的机会。”

  温言看他肉眼可见的消沉下去,伸手用力揉了揉他的脑袋:“可是你不是很努力吗?人类不是总说有志者事竟成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会开心,不过如果你想出道,我倒是可以帮帮你。”

  蒋思皓立马瞪大他亮闪闪的狗狗眼:“怎么办?”

  温言似乎能看到他屁股后面摇着的尾巴,叹了口气说:“帮你好好练习。”

  “哦......我们去吃饭吧。”蒋思皓又耷拉下脑袋,拉着温言往食堂走。

  日子过得很快,每天都很枯燥,不停的在重复同样的事情,但温言似乎很习惯这样的生活,就在所有人都哭天撼地要死要活的时候,温言还是早上六点起,晚上十点睡,除了时不时被蒋思皓骚扰。

  “啊啊啊,温言,你不觉得无聊吗?”蒋思皓坐在床上捶胸顿足的问道。

  “明天就要比赛了,所有动作都学会了吗?”柏常安盯着蒋思皓,语气有些轻蔑。

  他就像炸毛的猫,“腾”地从床上跳起来,温言却眼疾手快地在他即将碰到柏常安的时候拉住他的说,皱着眉毛对他说:“你打不过他,不要自讨苦出。”

  蒋思皓气的快要吐血:“你你你,哎哟,气死我了,温言你怎么跟他一伙儿啊。”

  温言:“你确实打不过他呀,昨天你还被他压在床铺上呢。”

  “我怎么.....哎不是......卧槽,温言你怎么知道。”蒋思皓说到一半立马捂住自己的嘴,瞪了一眼撑着双臂在床上坏笑的柏常安。

  “你们动静很大,我被吵醒了,你们下次去阳台打架,动静小点,不然会被发现。”温言好心劝道。

  “噗嗤。”晨阳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水呛死自己。

  到底忌讳着有摄像头在不敢说太过分的话,笑着摇摇头,对着蒋思皓说:“快听听温言的吧,你俩都把他吵醒了,难怪今天缺觉一整天都蔫巴着。”

  蒋思皓原本就有些娃娃脸,现在脸红的都快要爆炸了,小声说:“我们没打架,你听错了。”然后风一般的往屋外跑。

  “我听力很好,不可能听错的。”温言有些无措的看着屋子里的两个人。

  “嗯,我知道你没听错。”

  得到柏常安的肯定,温言才松了口气。

  原来自己的听力系统没有问题,差点以为自己要报废,连耳朵都老化到听不清声音了。

  晨阳歪头问柏常安:“要熄灯了,赶紧把蒋思皓哄回来。”

  柏常安啧了一声,撸了一把头发,面色不善的出去找跑掉的小野猫。

  “他们不会再打起来吧。”温言真的很担心蒋思皓的小身板,虽说力气大,但技巧不行,在柏常安这种人手里铁定要吃亏。

  “放心,睡你的觉,他俩不会打起来的。”晨阳好笑的看着温言,这个少年古怪又莫名其妙,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从来没沾染过世俗,却又通透的很。他从来都很羡慕,甚至讨厌这样,可以爱憎分明,无拘无束的人。

  可温言让人讨厌不起来,他不是完全的天真到让人憎恶。他太聪明了,像一阵雾,拨不开,但又一直迷着人的眼睛,看不分明。

  他说他没有感情,可他总是关心着蒋思皓,不厌其烦的帮助他,还有别人,是天生善良吗?倒也不像。这更像是一种本能,像是被设定好的程序,无法对任何人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明明是一个鲜活的有血有肉的躯体,看着却是一团死气沉沉。

  晨阳觉得自己想太多,安抚完温言,自己倒在床上却难以入睡。

  另一张床上的温言心里想着蒋思皓打架不要吃亏,想着想着脑子里划过顾修珩的脸,他打开电子脑里顾修珩的照片看了半天。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先生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吃好喝好休息好,资料显示他总是熬夜忘记吃饭,胃病严重,又容易头疼。

  温言有些犯难,像顾修珩这种人到中年很容易过劳死,可别还没等他笼络到顾修珩他就挂了,这可就糟糕了。再找下一个目标实在是有点困难。

  不行不行,的赶紧比完好好叮嘱顾修珩注意自己的身体。

  另一边还在书房开会的顾修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揉揉鼻子,是不是换季了,怎么好好的就要生病。

  温言不出所料地被蒋思皓和柏常安地打斗声吵醒,“你们快别打了,明天要起早呢。”

  紧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夹杂着蒋思皓低声地咒骂。

  温言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学习人类睡觉,直接关掉电源最好。

  第二天一大早节目组就扛着摄像机进到房间拍摄,首先是还在沉睡地蒋思皓,其次是陷入清晨沉思的柏常安,还有正在整理床铺的晨阳。

  温言站在阳台晒太阳,可惜今天阴有小雨,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到房间才发现节目组正在拍摄。

  他露出事先训练好的微笑和工作人员一次打招呼,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下,扛起蒋思皓就往厕所丢。

  “温......温言,现在在直播。”摄像老师小声说。

  直播间弹幕瞬间爆炸:

  “这个小哥哥也太好看了吧!”

  “哈哈哈,xswl,蒋思皓小小可怜一脸懵b的样子。”

  “这是什么怪力少年,爱了爱了。”

  “这个房间颜值过高,让我缓缓。”

  温言却不在乎,礼貌的和直播间的观众打招呼。

  “谁能救救我,他长得太好看了。”

  “我要这个男人所有的信息。”

  “这就是上帝都偏爱的人吗?也太完美了吧。”

  “有人注意到旁边的黑皮酷哥吗?”

  “你们都忘记被丢进厕所的蒋思皓了吗?哈哈哈哈。”

  没想到直播间早上也是一波超高人气。

  倒是蒋思皓因为被丢进厕所,小小的上了一下热门。

  导致蒋思皓气呼呼地不肯理温言。

  温言有些不解,这不是日常操作吗?平时都是这样把蒋思皓叫起床的啊,怎么今天还生气了呢?

  “晨阳,蒋思皓为什么要生气啊?”温言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因为你让他社会性死亡了一把。”晨阳忍住笑,拍了拍温言的肩膀,故作深沉。

  他在电子脑内搜索了一下“社会性死亡”,才恍然大悟。

  这很丢人吗?仿生人表示很费解。

  虽然但是,他还是用两个布丁,一包薯片,一包螺蛳粉哄好了蒋思皓。

  “你别生气了,虽然我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你还涨了不少粉丝呢。下午彩排录制可千万不要受影响。”温言依旧耐心的哄着小朋友。

  蒋思皓吃着布丁,嘴里嘟嘟囔囔:“我还得感谢你呗。不过看在零食的份上,暂时饶过你,哼。”

  温言揉了揉他的脑袋,放柔语气:“一定要加油。”

  临近比赛,一个星期没见彭朗,温言见到还是不吝啬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彭哥,顾先生最近还好吗?”

  “臭小子,你还有没有人性,第一句话就问顾修珩。”彭朗被气得没脾气,他似乎是习惯了温言的跳脱,也没太诧异,小声和他说:“比完赛顾修珩会来看你的。”

  温言几乎要跳起来,终于有了历史性的进展,等会儿得好好表现。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蒋思皓脸色有些僵硬在后台拉了拉他的手,温言回手拍了一下蒋思皓的手背:“有我在,不用怕。”

  音乐声一响起,灯光打在温言毫无瑕疵的脸上。剪裁得当的西装在他身上发挥出最大的魅力,额前留着几丝碎发,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台上就已经让人移不开双眼,他天生就属于舞台。

  场外直播间再一次爆炸。

  #神颜练习生##温言练习生#立马冲到热搜榜第一。

  跟着最后的节奏,一个飞吻,温言的眼神一下子就锁定住顾修珩,两个人明明隔的老远,温言知道,顾修珩看到自己了。

  顾修珩插着口袋,有些诧异的看着温言,今天的他太耀眼了,像初生的狼崽,急等待长大和蜕变。

  他不可察的轻笑起来,“温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