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 撩完就失忆 作者: 渐却呀 字数: 3492 更新时间: 2021-01-14

					          简栗眨眨眼睛,看着喻城近在咫尺的脸。
  
  心想这就加3分了?已经66分了?
  
  亲一下就加3分,那他亲个十一二下的,不就满分了?
  
  简栗本来是被喻城压在气垫上的,听到加分提示后有点激动,一把推开喻城,翻身又压了上去。
  
  他捧着喻城的脸颊左看右看,低头吧唧亲了一口。
  
  喻城微微扬起一边眉毛,简栗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吧嗒吧嗒又亲了上来,亲得一下比一下响亮。
  
  刚刚还沉浸在小时候阴影中的喻城,这下什么都顾不得了,双手下意识的扶住简栗的腰,被简栗亲得嘴巴周围一圈都湿漉漉的。
  
  偏偏简栗这个亲人的还一脸的纯真模样,眼神干干净净的,越亲眼睛越亮。
  
  简栗在心里默数着,一下两下三下……
  
  系统安静如鸡,一直没再播报好感度。
  
  杨絮爬到气垫边上扒住,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忍住吹一声口哨。
  
  他立刻回头对下面几个没他爬得快的工作人员摆摆手:
  “行了,别上来了,人没事,正忙着呢。”
  
  几个工作人员一头雾水,忙着呢?忙什么呢?
  
  于蔓蔓眼眶都红了,强忍着不哭,简栗刚刚往下掉的时候,她都快担心死了。
  
  旁边周清柏递给于蔓蔓一包纸巾,拍了拍她的肩膀。
  
  简栗亲满十一下,骑在喻城身上,期待地等着系统播报。
  
  系统一直没动静,简栗迟疑的弯腰,又去亲了第十二下。
  
  正准备亲第十三下的时候,喻城轻轻掐了下简栗的腰。
  
  简栗吃痒,立刻滚到一边去了。
  
  他还不忘在脑海里问系统:
  “怎么样?满分了吗?”
  
  系统:“……目标喻城好感度未变。”
  
  简栗瞪圆了眼睛,一抹嘴巴坐了起来,差点惊呼出声。
  
  没变?那他不白亲了?
  
  这回激动褪去,理智回笼,简栗僵硬着转头,看到喻城和趴在一边看戏的杨絮都在看他。
  
  一个一脸沉默,一个一脸兴味。
  
  “呵呵……”简栗干笑。
  
  喻城抬手用拇指缓慢的蹭掉了唇边未干的水痕,问他:
  “亲够了?”
  
  简栗咽了咽口水,万分尴尬:
  “够、够了……”
  
  杨絮到底没忍住吹了一声口哨,在喻城瞪他之前一溜烟爬了下去。
  
  周围的早就安静了,气垫下面围了一圈工作人员,简栗庆幸这垫子够高,别人看不到他们干了什么。
  
  他先发制人,爬到垫子边准备好往下溜的姿势,回头绷着脸,严肃道:
  “是你先亲我的!你不是从不吃亏吗?真巧,我也从不吃亏!”
  
  说完简栗就跑了,跑得特别快,等喻城下来,简栗都跑没影了。
  
  杨絮凑过来,挡着嘴小声说:
  “你行啊,进度这么快?要不要我帮你添把柴?”
  
  喻城凉凉看了杨絮一眼,没说话。
  
  杨絮跟喻城认识多年,被喻城看得有点毛,但再毛也抵不过他一颗八卦的心。
  
  喻城离开后,杨絮冷下了脸:
  “是谁负责清理台子的?找出来,直接开除。”
  
  简栗安慰了于蔓蔓,回到休息室。
  
  这场跳楼戏一会儿还要重拍,简栗趁机可以休息一下。
  
  他也没什么心思休息,在休息室里直转圈,不断回想着喻城那个黑沉沉的眼神,可太社死了。
  
  “系统,一分好感度都没再加吗?”
  
  “没加。”
  
  简栗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刚要坐下,门就被敲响了。
  
  门外周清柏递过来一个保温杯,精细的浮雕配着夸张的色彩碰撞,有点眼熟。
  
  “喻城让我给你,说是压压惊。”周清柏解释道。
  
  简栗接过保温杯,有些疑惑:
  “这不是杨导的杯子吗?撞款了”
  
  周清柏笑了笑:
  “应该是之前借给杨导了,这款被子是定制的,只此一个。”
  
  周清柏走后,简栗打开保温杯,入鼻的梨子清香,是还温热的冰糖炖雪梨。
  
  他赶紧喝了一口,跟试镜时杨絮给的味道一样,是他一直忘不了的好喝味道,比最贵的那家私厨炖得还好喝,等有时间他一定得问问喻城,这冰糖雪梨是哪儿买的。
  
  一口气喝完雪梨汁,简栗拿着保温杯打量。
  
  喻城平时的穿着色调都比较单一,又冷淡又禁欲,没想到他对小物件的喜爱还挺特别的,简栗又想到喻城的那个兔子药箱,心想喻城这方面的喜好居然跟他很像,包括这个杯子,都是他会喜欢的款式。
  
  趁着休息时间,简栗刷了刷手机,打算看看网络上的风向怎么样了,却看到了《你的歌声告诉我》的官方声明,因为筹备和改版问题,今年的节目录制推迟到了年末。
  
  “年末吗。”简栗看着手机有点入神。
  
  比起直接用自己写的歌出专辑,在《你的歌声告诉我》里面杀出一条路似乎是更好的选择,前提是他当真有那个实力。
  
  往年这档节目都是夏季开始录制,秋季末就开播了,今年却直接将录制推迟到初冬。
  
  拍完这部电影,刚好是初冬,简栗恰好可以参加。
  
  这就像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他需要一个打响第一炮的契机,上天就把这个契机送到了他面前。
  
  简栗犹豫着,还是找到了郑鸿令的电话打过去,对于简栗有意向参加节目录制,郑鸿令自然是百般愿意。
  
  他才不在乎简栗是不是有实力,会不会在节目中丢人,他看到的是简栗身上的巨大流量。
  
  挂了电话,郑鸿令若有所思。
  
  之前他去喻城工作室,是因为喻城打算花大价钱来赞助《你的歌声告诉我》。
  
  其实他们节目很火,并不缺赞助,但喻城说的数目,是完全可以让他们的节目更上一个档次的巨大款项。
  
  相应地,喻城也提出了他的要求,他的要求很简单,简单到郑鸿令不得不动心。
  
  “第一,如果简栗联系你想上节目,你不能拒绝。第二,我要求你们请最权威的音乐人,绝对公平公正的录制节目。”
  
  郑鸿令想了想,给喻城打了个电话,告知他简栗的事。
  
  另一边,喻城挂了电话,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他伸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唇,想到简栗之前小狗一样的亲吻方式,眼神也温柔了不少。
  
  周清柏在一旁看得忍不住抖了抖肩膀,又来了又来了,只要一和简栗扯上关系,喻城就这副德行。
  
  “没想到你那种小学鸡行为,还真有用。”
  
  喻城现在心情好,懒得跟周清柏计较,就当没听见。
  
  这一年多来,只要简栗去了什么活动,喻城有时间就一定会去。
  
  去了也不好好跟简栗说话,每次都要臭着脸,简栗跟他打招呼还要特意无视人家,时不时冷笑一声,幼稚的像个小学鸡。
  
  因为这个,周清柏没少笑话喻城,当然是私下里的。
  
  没想到喻城这个小学鸡方法,还真引起了简栗的注意。
  
  周清柏暗道,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什么水煮什么汤,喻城这种硬骨头,就得简栗那种小甜汤慢慢熬慢慢炖。   
  
  另一边,简栗联系完郑鸿令,确定了年末上节目,高兴的翻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的吉他,即兴弹唱了几句。
  
  他声音清亮,音色独特,指尖不过随便拨弄几下,就是一串好听的音符。
  
  简栗在写歌和唱歌方面天赋很强,他是天生的歌者。
  
  哪怕明珠蒙尘,也终会有耀眼的一天,因为明珠永远都是明珠。
  
  只是他弹唱几句,突然涌现出强烈的困意,竟是直接抱着吉他睡着了。
  
  简栗一睡着,系统便发出几声“滴滴”的响动,像是故障一样,断断续续。
  
  “系统修复进度百分之五十五——修复进度暂停,所需能量不足。”
  
  “警告!警告!能量不足!日常运行困难!关机倒计时一天——”
  
  一连串的警告结束,系统的机械音突然发出了一声咒骂。
  “草!”
  
  简栗是被于蔓蔓叫醒的,杨絮那边准备完毕,他过去重新和喻城将跳楼那段戏拍完。
  
  第二次拍摄十分顺利,一条就过了。
  
  简栗揉了揉之前睡僵的脖子,往休息处的椅子走,刚走几步,喻城突然跑过来猛地将简栗扯到了另一边。
  
  “嘭——”
  棚顶的大灯掉在了简栗刚刚站的位置。
  
  简栗被喻城抱在怀里,回头看着落地后砸得粉碎的灯,半晌缓不过来。
  
  “有没有事?”
  
  喻城皱着眉摸了摸简栗的脑袋,又摸了摸他的后背、肩膀,确认他没有受伤。
  
  简栗缓缓摇头,看着聚拢过来的工作人员,被于蔓蔓带去一旁休息。
  
  几个工作人员吓坏了,那盏灯差一点就砸到简栗的脑袋。
  
  要不是喻城,简栗的脑袋怕是会跟那盏大灯一样粉碎。
  
  简栗惊魂未定,又觉得有点奇怪,那盏灯明明之前还很牢固,怎么他一走过就掉了下来?
  
  “系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系统的机械音在此时听来格外冷漠:
  “之前跟宿主说过,你的生命本该在那次车祸结束,因为你攻略未成功,我强行将你的命救了回来,在这次攻略成功前,你随时会死在某一场意外中。”
  
  “意外?”简栗有些激动,“你管这叫意外?那灯就是故意来砸我的!”
  
  “请宿主冷静,以后这种意外还会非常多。”系统道。
  
  简栗觉得不敢置信,系统继续说道:
  “宿主只要一直待在攻略目标身边就可以避免这些意外发生,攻略目标都是系统库精选的气运之人,待在目标身边,自然能帮宿主避免一切意外,就像这次一样。”
  
  简栗反驳:
  “可我也不能24小时都缠着喻城,我……”
  
  “宿主,大局为重。”系统道。
  
  简栗长长叹一口气,只觉得眼前发黑,前途未卜。
  
  这时候杨絮一边指挥一边走了过来:
  “除了我点到名字的几个人留下外,其他人可以下班了!现在开始清场!”
  
  杨絮走过来先安抚了一下简栗,他比较心大,既然没出事就觉得不用太在意。
  
  他拍了拍简栗的肩膀,说道:
  “缓过来了吗?我已经叫人去检查了,保证不会再出事,为了缓解一下你的心情,不如今晚咱们加个班?通个宵?”
  
  简栗有点茫然:
  “通宵?”
  
  杨絮有点兴奋:
  “通宵拍个炕戏?”
  
  “什么炕戏?”简栗余光看到不远处的喻城看了过来。
  
  “炕戏就是床戏啊!激情戏!拼刺刀!”杨絮道。
  
  “床、床戏?拼刺刀??!!”差点出意外的紧张情绪一扫而空,简栗激动地站了起来。
  
  不是吧?这么快?
  
  拼刺刀又是什么东西!
  
  导演,他们真的是在拍正经电影吧?
  
  是吧?是吧?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