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 撩完就失忆 作者: 渐却呀 字数: 3676 更新时间: 2021-01-14

					          万涛没想到简栗做得这么绝,居然已经想跟他断绝情分了。
  
  “栗子……你……”万涛的语气又软了下来。
  
  简栗将身边的两个文件袋往前推了推:
  “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万涛看简栗这样,以为还有转圜的余地,立刻坐在了简栗对面。
  “你问。”
  
  简栗直视万涛的眼睛,他有一双很清澈的眼睛,仿佛能看清人心,照进一切丑恶。
  
  万涛在这样地注视下,忍不住侧开了头。
  
  简栗问他:
  “《你的歌神告诉我》当真是我失忆那一年,你不得已帮我推掉的?”
  
  万涛没想到简栗会问这个,有些闪躲:
  “是啊……当时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出了车祸住院没醒,赶不上录制,我也是没办法……”
  
  “真的吗?”简栗冷声问。
  
  “真、真的啊……”
  
  “我问你最后一次,”简栗眼眸半抬,无端让人觉得有些睥睨:“你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吗?”
  
  万涛沉默了。
  
  他不回答,简栗也不急着追问。
  
  过了许久,万涛才说道:
  “你知道那档综艺,有一个原创环节吗?你去参加了那个节目,不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也跟你说过了,你写的歌音乐人听到后是什么评价,好好当一个顶流不行吗?”
  
  简栗闭了闭眼睛,他拍了一夜的戏,今天下戏又晚,这会儿因为万涛一直休息不了,过渡熬夜导致太阳穴针刺一样的疼,他有些失了耐心。
  
  “第二个问题,在我出车祸的那段时间,你动过我的手机吗?”第一个问题有了答案,简栗不给万涛喘息的时间,立刻抛出了第二个。
  
  “你什么意思?我是你的经纪人,经常帮你接打电话,你的讯声之前也一直是我在管理,这有什么问题吗?”万涛打算混淆视听。
  
  简栗勾了下唇角,笑容有些讽刺。
  
  这个笑容刺痛了万涛,这让他想起了一年多前,简栗来找他,跟他说想要公开和喻城的关系,他拒绝后简栗也是这个笑容。
  
  当时简栗这么笑着看向他,说的话更是让万涛心惊。
  “涛哥,我感谢你,也一直在报答你,但我不能一辈子只当你的赚钱工具,我有自己的规划,我明白我要走什么样的路。”
  
  那是简栗第一次透露出想好和他拆开单干的意思,当时的万涛慌了,正慌乱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简栗出了车祸,醒来后失忆了。
  
  这就像老天爷给他的一个机会。
  
  可没想到不过一年后,简栗又想脱离他。
  
  “我直白一点问你,你动过我的飞信,对吗?”简栗问道。
  
  “当年我出车祸失忆,你后来给我解释,是怕媒体做一些不实的报道影响到我,所以连着媒体一起隐瞒了,正好出车祸的地方偏僻,没什么人发现。”
  
  “你到底是怕媒体报道什么,还是为了隐瞒一个人?不想让他知道我失忆?”
  
  面对简栗一个比一个直白、犀利的问题,万涛说不出话。
  
  可他神情慌张,面色发白,额际冷汗涔涔,他的表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简栗肩膀微微下垂,神情充满失望。
  “我很累了,你走吧,之后我的行程我自己安排,到了时间我自会去造星解约,没什么事就不要再联系我了。”
  
  万涛彻底慌了,他拿起两个简栗看都不看的文件袋,慌张起身:
  “栗子,你先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在谈,别急着作决定。”
  
  话落万涛就走了,连门都忘记关。
  
  简栗起身关门,匆匆洗了个澡,就把自己摔在床上。
  
  万涛的反应很能说明问题,瞒着他出车祸的事,其实是为了避免喻城知道他失忆,喻城的飞信也是万涛删除的,不只是飞信,可能万涛还做过别的什么事情,才会导致喻城这一年来看到他总是冷笑轻嗤,要不就无视。
  
  简栗没有细想,他太累了,很快睡着。
  
  这一觉睡得并不舒服,他一直在做梦,混乱的、没头没尾的梦。
  
  上一秒他还在床上睡觉,下一秒就坐在了不断翻滚的汽车里,随着路边的斜波往下掉。
  
  剧烈的疼痛如此真实,持续数秒又突然消失。
  
  简栗看到了万涛,皱着眉神情激动的万涛。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说:
  “我打算公布我和喻城的关系。”
  
  万涛歇斯底里的怒吼:
  “简栗,你TM疯了?你犯傻别拉着我一起,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我们就完了?你以为喻城在乎你吗?你以为自己有多特别吗?你要公布,他同意了吗?”
  
  画面又一转,简栗看见了喻城,笑容温柔的喻城。
  
  简栗听到自己的声音正在打趣他:
  “你长这么高,怎么还怕高呢?”
  
  喻城轻轻抬手,摸了摸简栗的头,声音显得有些幽远,他嘴唇开开合合,似乎说着什么,简栗明明听见了声音,大脑却好似当机一样无法记住。
  
  突然一片雾气弥漫,等雾气消失,喻城面上的温柔已经不见,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总是无视简栗的喻城。
  
  他站在简栗面前,嗤笑道:
  “滚开,别挡路。”
  
  喻城话落,简栗的心跟着刺痛了一下,他睁开了眼睛。
  
  室内光线昏暗,天已经快黑了,他睡了将近一天。
  
  简栗从床上缓缓坐起,按了按发胀的脑袋,总觉得他似乎做了什么梦,梦里有喻城还有万涛,刚睁眼的时候他还记得一点,等一坐起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心脏轻微刺痛着,简栗想,总归不是什么好梦。
  
  系统突然出声:
  “做那种梦了?”
  
  简栗脸一红,斥责系统:
  “什么那种梦!你一个系统怎么思想如此肮脏!”
  
  系统:“……我都没说哪种梦,你就知道是那种了?”
  
  简栗:“……”
  
  他不想跟一个系统计较,利落起床去找于蔓蔓。
  
  既然打算跟造星和万涛扯开关系,以后接触的工作就需要重新规划。
  
  于蔓蔓听到简栗的打算震惊不已,她虽知道简栗和万涛有些矛盾,但没想到简栗居然这么果断。
  
  “你以后的责任重一点,我忙的时候,接到工作方面的联络都需要你来进行沟通……”简栗慢慢跟于蔓蔓讲着,不慌不忙的,让有点紧张的于蔓蔓也慢慢放松下来。
  
  “不知道你有没有打算当经纪人?”简栗突然问道。
  
  于蔓蔓惊呆了,她磕磕巴巴地回答:
  “啊,怎么突、突然问这个,我才刚入行呀,我……”
  
  简栗打断她的犹豫,又问了一遍:
  “你想吗?”
  
  于蔓蔓也不墨迹,果断道:
  “当然想啦!”
  
  简栗笑了起来,于蔓蔓受到了美颜暴击,捂住了小心脏感叹简栗真是有一张老天爷赏赐的脸。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经纪人了。”简栗说得有点草率,但他已经脱离了造星,一时半会儿也不打算接触别的经纪人,于蔓蔓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他也不需要于蔓蔓帮他拉什么工作,现在他只想先拍好手头的戏。
  
  今天依旧是夜戏,两个老戏骨年纪不小了,熬不了夜,杨絮尽量白天把老戏骨的戏赶出来。
  
  这一晚的夜戏是冲突很大的一场,很考验人,简栗从睡醒就一直在反复看剧本琢磨。
  
  在这一场戏里,黎小离将要假装跳楼去威胁高陌琛。
  
  此时高陌琛已经开始掌控黎小离的生活,限制他的交友,黎小离表现得难以忍受,终于在高陌琛又一次禁止他和有点暧昧的朋友外出后爆发,深夜爬上了顶楼,用跳楼来威胁高陌琛给让他自由。
  
  表面上剧情是这样,实则黎小离是故意请朋友陪他演一出暧昧的戏给高陌琛看,刺激高陌琛进一步掌控他的生活,再用跳楼威胁高陌琛,不断下压高陌琛的底线,好达到他最后住进小岛的目的。
  
  在这场戏里,黎小离自认为是猎人,高陌琛是他掌控在手心的猎物。
  
  其实高陌琛早就知道黎小离是故意的,他陪着黎小离演戏。
  
  黎小离想看他疯,他就疯给黎小离看,在两个人的关系里,真正的猎人一直是高陌琛,他只是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猎物而已。
  
  这其中弯弯绕绕太多,黎小离和高陌琛在这一段跳楼戏里面,需要展现的情绪也太多。
  
  拍之前,杨絮特意询问了简栗怕不怕高。
  
  简栗自然是不怕的,高楼并非真的高楼,只是个两层小楼,但站在上面往下看也挺渗人。
  
  开拍前,简栗和喻城最后一次对台词。
  
  他发现喻城似乎有点不在状态,虽然他的台词没有出错,可眼神总是看向一会儿拍戏时要踩上去的台子。
  
  简栗微微皱眉,还是没有多问。
  
  服化道准备就绪,简栗穿着白衬衫站在了台子边缘,鼓风机吹起的风将他宽大衬衫的下摆吹起,猎猎作响。
  
  简栗闭了闭眼睛,在工作人员打板后,立刻进入黎小离的状态。
  
  他转头,神情凄惶地看着站在高台下的高陌琛。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自由了?”
  
  喻城扮演的高陌琛上前一步,声音冷寒:
  “你敢!”
  
  黎小离笑了笑,笑容惨淡:
  “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是跳一下的事,我有什么不敢!”
  
  黎小离说着转身,做出要跳的姿势。
  
  在剧本里,高陌琛会在这时冲上来将简栗拉下去紧紧抱在怀里。
  
  简栗微微转身,等着喻城冲上来。
  
  谁知他脚下的台子居然打扫不干净,留下了一块石头,简栗被绊了一下,身体开始晃荡。
  
  喻城微微睁大眼睛,猛地冲了上来。
  
  他两步跨上台子,拽住简栗使劲抱进怀里,奈何台子太窄,两个人根本站不住,顺着力道一起往外倒去。
  
  在一片惊呼声中,两人一起掉进了安全组准备的充气垫上。
  
  其实简栗压根没害怕,虽然小楼有两层高,可剧组准备的安全气垫都快比小楼一半还要高了,掉下去根本不会有事。
  
  可喻城却反应激烈,直到此时仍旧紧紧抱着简栗没松手。
  
  简栗轻轻拍了拍喻城的肩膀,昨夜零碎的梦境突然想起来一些。
  
  梦境里喻城缓缓地对他说:
  “小时候家里请来的保姆因为儿子意外去世,得了抑郁症。她为了这份工作一直隐瞒着,我当时和她儿子差不多大,她有一日犯病,思念儿子成疾,抱着我从楼上一起跳了下去。”
  
  “别墅不高,保姆因为头向下撞到地上当场死亡,血溅得到处都是,红白一片。我命大,只是几处骨折,在医院住了段时间。”
  
  所以喻城怕高,是小时候留下来的阴影。
  
  简栗感受着喻城抱着他有力的臂弯,更用力地抱回去,轻轻贴着喻城的耳边说:
  “喻城,没事了,我们很安全,我没事,你也没事。”
  
  喻城抬头,一双眼睛黑到容不下一颗星子。
  
  明明他什么神情都没有,简栗却在那一刻觉得他是被喻城依靠着的。
  
  周围是混乱的尖叫声,工作人员跑来的脚步声,喻城却好像只看得见简栗。
  
  他撑起身体,垂眸看着简栗,缓缓靠近。
  
  直到双唇轻碰。
  
  “恭喜宿主,目标喻城好感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