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全章节阅读

小说: 撩完就失忆 作者: 渐却呀 字数: 3283 更新时间: 2021-01-14

					          简栗像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摆在膝盖上,红着脸颊听喻城讲戏。
  
  他本来有些分心,喻城的声音一直在耳边低低沉沉的,让他不住的回想起昨晚的梦境。
  
  简栗甚至怀疑昨晚的梦是系统搞的鬼,不然为什么早不做梦晚不做梦,他一说就做梦了呢?
  
  “在这里,黎小离的情绪看似害怕,但他的眼睛不能骗人,他是期望高陌琛生气的。”
  喻城指着剧本的一处缓缓讲解,简栗看着剧本上的字,慢慢专注起来。
  
  《囚你爱我》并不是多复杂的剧本,比起曲折离奇的故事,这部电影更想表达的只是两个人至深至热的爱情。
  
  剥离黎小离和高陌琛复杂的人格,他们两个和无数男男女女一样,只是渴望爱的普通人。
  
  简栗跟着喻城的话点点头,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了剧本里的场景,对于下一场戏,他已经有了把握。
  
  “谢谢……”简栗对喻城道谢,眼睛却没看喻城。
  
  喻城合上剧本,微微靠近了一点,黑眸仔细打量简栗的脸,半晌才说道:
  “你之前走神……都在想些什么?”
  
  好不容易淡忘的梦境又浮现在脑海,简栗猛地站起来跑了出去。
  “没想什么!没睡好而已!”
  
  喻城在简栗身后起身,缓缓跟上,他微眯双眼,看着简栗步伐凌乱的跑远。
  
  杨絮将几个配角的戏提前,直到快天亮才拍简栗和喻城。
  
  对于简栗的不专注,杨絮相当不客气地批评,但重新开始拍,他也没再旧事重提。
  
  简栗不负众望,重新拍不再NG,直接一条过。
  
  杨絮摸了摸下巴,觉得简栗就算来影视圈发展也不错。
  
  他是听说了一些的,简栗这个顶流更多的是靠着颜值在支撑,这些年出的歌质量都挺差劲。
  
  不过好友喻城在场,杨絮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他也就是想想罢了。
  
  下了夜戏,简栗疲惫地回到保姆车,于蔓蔓坐在驾驶座,有点忐忑的回头道:
  “简哥,万涛说在酒店等你,他用别的号码打过来的,我不知道才接的。”
  
  简栗靠着后车座闭目休息,缓缓点了点头,热搜闹得那么大,万涛早晚都要露面,况且……也该出下一个季度的新歌了。
  
  此时已经过了八点,早晨的阳光温度刚好,不热不燥。
  
  于蔓蔓偷偷从后视镜看简栗,简栗的头微微后仰,就是这个角度也依旧好看,简直无死角美颜。
  
  其实于蔓蔓是不追星的,像他们这种内部工作人员,基本是不追星的,这也算是行业内的默认规定。
  
  简栗的歌于蔓蔓也听过一些,哪怕在简栗独特的音色和成熟的技巧下,那些歌也算不上优秀,只能说歌曲简单洗脑,传唱度不错,但抛开简栗的流量和技巧外,歌曲本身很差劲。
  
  她也是这些天跟简栗相处过后,才慢慢放下戒备的,也决定以后都好好跟着简栗干。
  
  车稳稳的开回酒店,简栗睁开眼睛,眼底布满红血丝,有点疲劳过度。
  
  万涛没有简栗房间的钥匙,正在大厅等候,一看到简栗进门就迎了上来,面上有些压抑的怒气,但开口仍旧和缓。
  “下戏了?”
  
  “嗯。蔓蔓你先回去休息吧。”
  
  简栗看了一眼万涛:“我们去房间说。”
  
  万涛没有异议,他拿着厚厚的公文包,里面都是为简栗挑选的最新季度该出的新歌。
  
  进了门,万涛把文件袋递过去:
  “下一季度的新歌,这里的都不错,你挑出来五到八首,做下一张EP,你一边看我们一边谈。”
  
  简栗接过文件袋放在一旁,并没有看。
  
  万涛皱了皱眉,想要发火,还是忍住了。
  
  他又递过来薄薄一个文件袋,没明说是什么,只是催促简栗:
  “先看看,你满意我们就签字,我帮你争取的。”
  
  简栗这才拆开看了,文件袋里是股份转让的合同,造星将转让百分之二的股份给简栗。
  
  “我已经入股了造星,栗子,刨开经纪人的身份,我先是你哥,有好事不会忘了你,你也入股造星,好处不会少的,造星发展前景不错,我们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在造星待着,不会错的。”万涛说得诚恳,只是眉宇间一直有些不耐。
  
  简栗把两份文件放在了一起,直言道:
  “还有呢?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只为这两件事吧。”
  
  万涛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面前的简栗让他觉得有点陌生,他没猜错,只要简栗和喻城扯上关系,什么都会变得复杂。
  
  他重新戴上眼镜,耐着性子说道:
  “我看了喻城的热搜,他既然有女友,厌恶你应该是真的,等这部电影拍完上映,热映期过了,我帮你公关,将之前你们在颁奖典礼的事锤成是为了电影营销。”
  
  简栗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讽刺。
  
  万涛还在自顾自地说:
  “公司最近签了一个新人,实力不错的女歌手,比你小两岁,你多带带他……”
  
  “你想要我炒绯闻?”简栗打断万涛,声音已经有些冷了。
  
  万涛深吸口气,对简栗的语气不满,但还是未发作:
  “什么叫炒绯闻,只是让你带带她……”
  
  “万涛。”
  简栗叫了万涛的名字,从这次见面起,他就没再叫过哥。
  
  “我刚出道的时候,因为没名气,只能选择造星,当时我们约定,攒够了钱就出去单干,做自己喜欢的音乐。”
  
  简栗提起了以前,可语气里并无什么叙旧的意思,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造星如今也算是娱乐业的佼佼者,但发家史并不光明,喜欢广撒网签一些有着明星梦的年轻人,能火起来的,赚一两年快钱没流量了就任其自生自灭,火不起来的就扔着,拖到那些人受不了,靠额度高昂的解约费也能赚一笔。
  
  近年造星知名度高了,开始爱惜羽毛不这么干了,可依旧喜欢用一些低端的手法去经营自己手下的艺人,蹭热度、拉踩、捆绑营销、搞人设,怎么来钱快怎么来,只把艺人当赚钱工具。
  
  也因此,简栗宁可忍受着十分苛刻的分成,也只跟造星签一年的合同,到期续约。
  
  他虽然是顶流,但手里其实没什么钱,大部分都进了造星的腰包。
  
  “你不是在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吗?你不是一直在唱歌吗?你还有什么不满?简栗,知足吧,不是所有人想当歌手都能当的,你有一副好嗓子和一张老天赏赐的脸,好好利用不行吗?”万涛话说到最后,更像是逼问,又像是嫉妒。
  
  曾几何时,万涛也有一个音乐梦。
  
  可惜他先天条件就不行,嗓音难听,长相一般,更别提一点天分都没有,这才做了经纪人。
  
  “我要唱我自己的歌,我自己写的歌,而不是这些垃圾。”简栗强调了自己,又把文件袋扔回万涛怀里。
  
  万涛挥开文件袋站了起来,终于忍不住大声吼:
  “什么叫垃圾?唱这些歌不好吗?这都是公司专门找人做的,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听这些!你的长相是优势!你只需要打扮帅气,在舞台上蹦一蹦,自然有人会喜欢你——”
  
  “蹦一蹦?”简栗闭了闭眼睛,不想再跟万涛多说。
  
  “年底我跟造星的合同到期,我不会再续约。”
  
  “你什么意思?你想单干?你要离开造星?”万涛大声反问。
  
  “几年前你不就知道了吗?我一直想单干,从没想过在造星长待。”简栗说道。
  
  万涛气笑了,面上露出讥讽来。
  
  他上下看着简栗,打量的眼神让人厌恶。
  “简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出自己的歌吗?”
  
  简栗抬头看万涛,等着他说下去。
  
  “你刚出道的时候,我拿着你的歌去找了一个知名音乐人,我求了很久,托了很多关系才见到他,给他看你写的歌,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简栗神情不变,只是冷冷地看着万涛。
  
  万涛嘴角上扯,皮笑肉不笑:
  “他说你写的是垃圾,几岁的孩子也写不出那种垃圾!他们还把那些歌当场扔进了垃圾桶!这几年你一直很听话,老老实实的唱公司买的歌,我以为你是有自知之明……原来你没有啊。”
  
  万涛说完,恶意地看着简栗,等着简栗面上出现窘迫或是难堪的神情。
  
  可惜简栗依旧平静,他只是问:
  “当初你带着手稿出去,回来的时候我问你去干什么了,你说本来想找一个音乐人看看,可惜人家不在,我问你手稿呢,你说不小心弄湿烂掉了,让我重做一份,原来是在骗我?”
  
  “简栗,我一直在维护着你的自尊心,只求你能听话……你怎么现在这么不懂事呢?当年我就不该帮你!”万涛越说越痛快,像是找到了某种发泄方式。
  
  简栗看着面前一身名牌的万涛,有些恍惚,记忆里温和的表哥似乎已经消失了。
  
  当年简栗家出事,只有万涛伸出援手,顶着他父母的痛骂把简栗接回家住了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简栗虽然总是被舅舅、舅妈责骂,但好歹有口饭吃,万涛也会偷偷给他一些小零食。
  
  万涛和简栗一样,自小就喜欢唱歌,简栗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所以成年后再遇到万涛时,简栗留住了万涛想要扔掉的手稿,好好整理重新装进了崭新的文件袋,他怕万涛扔了以后会后悔。
  
  万涛也从没有拿走过他的手稿,他拿去给音乐人看的,是万涛自己写的歌。
  
  简栗还以为万涛是后悔了,偷偷把手稿拿走收了起来。
  
  收起回忆,简栗看着面前的万涛,说道:
  “你从来没有听过我写得歌,我听你的话,只因为你是我的表哥,你帮过我。”
  
  “这些年分成剩下的钱,有一半我都汇给了舅舅和舅妈,你知道也一直没阻止。”
  
  “你的情分我早就还清了,以后各走各的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