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全本章节阅读

小说: 撩完就失忆 作者: 渐却呀 字数: 3562 更新时间: 2021-01-14

					          围读剧本的办公室挺大,冷气也开得很足,可简栗还是觉得热,特别是喻城坐在他旁边,他一边看剧本,一边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衣领透气。
  
  简栗第一次参与剧本围读,在场的除了影帝就是老戏骨,剩下的几个年轻演员也颇有实力,他不敢怠慢,全程认真,倒也没出什么错。
  
  中场休息,两名老戏骨一个叫陈敬,一个叫胡鑫,都不是喜欢安静的人,他们互相说笑,纷纷夸简栗的台词功底好。
  
  “小简的台词不错,看不出来没演过戏,倒像是挺有经验。”
  
  “我是歌手嘛,算是有点基础。”简栗谦虚道。
  
  胡鑫笑着点头,突然话锋一转:
  “倒是小喻,你怎么回事?谈恋爱了?”
  
  简栗刚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听到老戏骨的话,立刻竖起了耳朵,拧瓶盖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喻城随意的翻了翻剧本,说道:
  “没有。”
  
  陈敬和胡鑫对视一眼,接话道:
  “那你这脖子上的印子,是怎么回事?”
  
  喻城依旧平静,稳坐在椅子上:
  “猫咬的。”
  
  “猫咬得这么急着显摆?”
  
  “衣服挡着伤口好得慢。”
  
  简栗捏着水瓶,视线盯着矿泉水上面的文字不敢乱看,他听着喻城和老戏骨的对话,本就觉得热,这会儿更是热得待不住,心脏也嘭嘭嘭的乱了起来。
  
  “拧不开?”喻城的声音突然贴着简栗耳边响起。
  
  他手中的水瓶被喻城抽走,喻城十分自然的帮他拧开水瓶,又递了过来。
  
  简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喻城。
  
  这还是一见到他就冷眼嗤笑的喻城吗?不过两天没见,变化这么大?
  
  简栗看向喻城颈边的牙印,心想难道是伤口感染影响了喻城的智商?
  
  喻城继续翻剧本,拿起笔在剧本上不停勾画着什么,简栗的视线太过直白,想让人忽略都难,偏偏喻城什么都没说,任由简栗这么看着他。
  
  陈敬和胡鑫似乎还不甘心,没调侃够,突然又说了一句:
  “我看那印子可不像猫咬的,痕迹那么平缓,应该是人咬的。”
  
  简栗刚喝了一口水,立刻呛咳起来,他放下水瓶,慌里慌张的去拎喻城的衣领,试图把喻城宽松的衣领往上拽一拽,挡住牙印。
  “咳咳——喻影帝,屋里冷气足,太冷了,你挡着点,挡着点啊,小心着凉。”
  
  喻城缓缓看过来,盯着简栗红扑扑的脸颊,拍开了简栗的手。
  “怎么会冷?我看你就挺热的。”
  
  陈敬和胡鑫见没调侃到喻城,倒是快把简栗吓死了,两个人互相对视,主动换了话题,放过简栗一马。
  
  简栗深吸一口气,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狂跳,他悄悄往旁边拽了拽椅子,试图离喻城远一点,免得喻城听到他的心跳声。
  
  好在喻城没再管他,休息时间结束,很快开始了下一轮剧本围读。
  
  系统在简栗的脑海里出声,四平八稳的机械音总让简栗觉得系统在嘲笑他。
  
  “提醒宿主,喻城是你的攻略目标,宿主应多和目标相处,提升好感度,而不是躲避。”
  
  “知道了!知道了!别说了!”简栗在脑海里回答,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便唾骂自己不争气的心脏。
  
  下午的围读结束,简栗一个人站在门口,翻开手机看了看万涛的名字,还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自从上次和万涛不欢而散,简栗并没有主动跟万涛汇报自己的行程,万涛自然也不会来接他。
  
  不远处喻城正走向自己的保姆车,周清柏下车打开了车门。
  
  简栗想着系统无数次的催促,又想着他只有61分岌岌可危的好感度,鼓起勇气跑了过去。
  “喻影帝!”
  
  喻城进车门的动作顿住,站在了原地。
  
  简栗跑过去,想着伸手不打笑人脸,抬头就冲喻城笑得特别可爱。
  
  此时正是黄昏,光线氤氲,照在简栗的脸颊上,像是撒了一层薄薄的金光。
  
  金光映进简栗的眼睛里,衬着颜色浅淡的瞳孔,如同一对透彻的琉璃。
  
  “喻影帝,捎我一段路呗。”
  
  喻城从简栗的脸庞收回视线,毫不犹豫地拒绝:
  “不顺路。”
  
  简栗眼看着喻城又要坐进车里去了,赶紧伸手抓住了喻城的手腕。
  
  这回喻城没穿外套,上衣料子纤薄,简栗又热,暖乎乎的掌心全都贴到了喻城的手腕上,像是粘上了刚出锅的小年糕,软哒哒绵呼呼,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
  
  “我还没说我住哪呢!怎么就不顺路了?”
  
  可惜喻城没去捏小年糕,他一一掰开简栗的手指,冷声道:
  “住哪儿都不顺路。”
  
  他们两个人站在马路旁边,虽然这里人少,可不代表没有人。
  
  周清柏坐回驾驶座,说道:
  “快上来吧,一会儿人就多了,我送你一程。”
  
  简栗使劲点头,躲开喻城先一步钻进车里。
  
  一进去他还十分自觉地往里面挪,给喻城让出了位置。
  
  喻城冷着脸坐进来,一言不发的关上车门。
  
  简栗偷偷看喻城,心想喻城这个人怎么这么复杂呢?主动把牙印露出来的是他,这会儿对他不假辞色的也是他,女人都没他那么复杂。
  
  可偏偏喻城的好感度没有波动,说明他刚刚的作为没有让喻城感到厌恶。
  
  周清柏问简栗的住处,简栗飞快报了住址,顺便还问了下喻城的住处。
  
  喻城没出声,简栗也没指望他回答,他眼巴巴地看向周清柏。
  
  周清柏笑了起来,直接告诉了简栗喻城的住处。
  
  喻城的住址和简栗南辕北辙,的确不顺路。
  
  简栗这回是真不好意思了:
  “这么远啊,要不在前面的路口把我放下来吧,我打车回去。”
  
  周清柏摇摇头:
  “没事,我们本来也不回住处,正好去你家附近办点事。”
  
  周柏清这话听着不像客套,简栗点点头,安安静静的坐了回去。
  
  保姆车很宽敞,虽然同坐后座,可简栗和喻城中间依旧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简栗数次偷瞄喻城,喻城在保姆车里也坐得笔直,正闭目养神,似乎打定主意不想搭理简栗。
  
  倒是周清柏主动找简栗搭话:
  “简栗,你的经纪人呢?怎么没来接你?”
  
  简栗舔了舔嘴唇,觉得嘴巴有点干。
  “他有些忙,我自己也能回去,不用他接。”
  
  周清柏皱眉,明显不赞同:
  “我听说万涛手下就你一个艺人,你都不忙,他怎么会忙呢?”
  
  简栗没想到周清柏会这么不客气的揭穿,有些尴尬的哈哈两声,不知道说什么。
  
  突然,简栗的手机响起,缓解了他的尴尬。
  
  来电人显示是万涛,简栗深吸一口气,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万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十分急促:
  “简栗!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你是不是跟着喻城走了?你跟着他干什么!我是不是提醒过你,离喻城远点!你怎么不涨记性!你自己去讯声看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都成什么样了!”
  
  简栗被万涛一通乱吼,大脑嗡鸣,心中也压不住怒气,他尽量平静地说道:
  “我的事我自己解决。”
  
  话落就挂断电话,简栗打开讯声,前面开车的周柏清也接了个电话,将平板递给了喻城。
  
  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刚刚简栗扯着喻城的照片已经被传得到处都是,关于两个人的猜测又霸占了各个热搜榜。
  
  事实上,上一次颁奖典礼的亲吻事件也不算彻底被摆平,媒体只是一直在观望,这次的照片再次唤醒了网民的记忆。
  
  简栗飞快滑动着手机屏幕,因为刚刚和万涛吵架太过生气,他控制不住的眼眶发酸,泪水在眼圈里打转,肩膀也跟着微微颤抖,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喻城突然抬手抽走了简栗的手机。
  
  简栗愣了下,不明所以的看向喻城。
  
  其实简栗不是真的想哭,他是气得不行,恨不得跟万涛打一架,但他体质这样,他控制不住。
  
  喻城将手机扔到车座上,也没看周清柏递过来的平板,而是翻出剧本打开。
  “不过被拍了几张照片,你怕什么?”
  
  简栗想说话,开口发现声音有点哽咽,他又立刻闭上嘴巴。
  
  喻城将剧本推过来,指了指上面被他划过横线的地方。
  
  简栗低头看去,嘴巴微张,恨不得钻进地缝。
  
  被划了横线的地方写着:
  黎小离被高陌琛压在桌子上,那些高陌琛专门为黎小离搜集来的漂亮瓷器都被挥到地上,高陌琛缓缓靠近,指尖探了上去……
  
  这是《囚你爱我》里面的一段戏,今天下午他们还一起围读过,简栗还记得。
  
  喻城当着简栗的面,又翻到另一页,上面的吻戏也被黑笔划了横线。
  
  紧接着喻城不停地翻着剧本,拥抱、接吻甚至是上床,凡是那些有激烈接触的戏份都被喻城用黑笔做了重点标记。
  
  简栗恍然想起之前一直看喻城用笔在划着什么,他还以为喻城在记什么重点,没想到他是在标记这些东西?
  
  喻城见简栗慢慢平复了情绪,问道:
  “看完了吗?”
  
  简栗点点头,眼泪已经憋了回去,他也恢复冷静,但他的脸颊和耳朵依旧红通通的,要不是脖颈被衣领挡着,那里一定也是一片绯红。
  
  喻城合上剧本,声音清冷却能安抚人心。
  “等电影上映,上亿人会看到我和你牵手、拥抱、接吻甚至是上床。”
  
  “简栗,你专业一点,这不只是你的电影,我不希望我的口碑砸在你身上。”
  
  简栗本来有点慌乱,如今被喻城一刺激,当真觉得媒体曝光的那几张牵手照片不算什么。
  
  再说了,他们连接吻照片都被爆过,还怕几张牵手照?
  
  喻城说得也没错,等电影上映,他们的牵手、拥抱、接吻甚至是……的确会被无数双眼睛看到。
  
  有什么可怕的!喻城都不怕!他更不怕!
  
  简栗猛地挺起胸膛,自以为凶巴巴的看向喻城,实则脸颊粉红,头发软绵绵地搭在额头上,浑身都泛着热气。
  
  “你放心,就算我是第一次演戏,我也绝对不会扯你后腿!”
  
  面对简栗的豪言壮志,喻城已经重新靠回座位闭目养神。
  “是吗?我拭目以待。”
  
  等送简栗回了家,周清柏调转车头,开往喻城的家。
  
  他透过后视镜观察喻城,调侃起来:
  “喻影帝,激将法好用吗?”
  
  喻城睁开眼睛,眼神里一片清明。
  “好不好用,以后就知道了。”
  
  另一边,简栗刚刚踏进家门,就听到系统播报:
  “检测到目标喻城好感度+1,目前好感度62分,请宿主继续努力。”
  
  简栗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加了一分?因为他跟喻城放了狠话?
  
  喻城……不会真有被-虐倾向吧!
  
  这也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