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退出书房下楼,打开一把雨伞朝别墅外走去,浓重的水汽在天际肆意滚动,风起云涌中,能看见一两片氤氲着水渍的灰褐色瓦檐,瓦檐深处是一副男子的轮廓,丰神俊朗,英气有型,他被一株硕大茂密的树冠挡住,挡得严严实实却又多此一举,他身型太挺拔,在何处都醒目,挡了他的面容挡不了他的气度,只仓促一瞥便是惊鸿,让人目光不由自主的定格住。雨水从他周身扩散浇下,若隐若现的黑色衣袖朝着我的方向浮动,带起一缕暗香。

诱局(林姝沈怀南)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红拂分类:现代言情字数:10681字更新时间:2020-02-1822:24:24

我立刻爬向许崇文,匍匐在他脚面,狼狈哭泣着,“我和向博三四年不来往了,年初他到海城进货,听说我结婚了才联系道喜,许家在海城盛

名煊赫,一般人敢染指分毫吗。你不信我的品性,你该信许家牌子的震慑,我们只在茶楼见过几次,见面也清清白白,如果我欺骗你,你怎样处置

我都无怨言,只是你别冤枉我,我自从进许家门,不贤惠也本分,就因为我年轻你年长,什么难堪的流言结婚至今我都听腻了。柏承——”我哽咽

着叫他,“你父亲给了我15%的股份,你们要是怀疑我联合外人谋财,我心甘情愿交出股份,洗清我的嫌疑。”

许柏承不露声色窥伺许崇文,后者脸色也阴晴不定,我抹了把眼泪,“崇文,能嫁一个带给我富贵荣华的男人,我何必委屈自己将就一个碌碌

无为的男人,我衡量自己的生活不代表我贪婪无度痴心妄想,人往高处走错了吗,就要承担蓄谋的骂名吗。”

我跪地崩溃痛哭,许崇文面无表情看着我,良久才无比烦躁说,“好了。”

我惨烈的哭声戛然而止,泪眼朦胧望向他。

我沙哑着嗓子说,“崇文,我冤。”

他皱眉,忍耐到极限,“柏承你跟我来。”

他不再理会我哭哭啼啼,许柏承搀扶他上楼。我摸了一下胸部,汗涔涔的,衣服都塌了。

许崇文到达书房,他驻足,“林姝。”

我顿时一激灵。

他背对我警告,“你挑战我适可而止,我能给你富庶的生活,也能将你打入地狱。”

许崇文说罢进入书房,许柏承稍微侧身,我们对视了一眼,他关上门。

躲在厨房的保姆心急如焚冲进客厅,她扶起我,“夫人,我请个大夫来。”

我制止她,“别兴师动众,我又不傻,能和自己过不去吗,划破的小伤,苦肉计。”我撩起裙子,“养几天就没事了。”

保姆欲言又止,“您可别留疤…”

我轻笑,“疤没长在脸上,怕什么,愈合后就不碍事了。”

她说,“许董还在气头,我去书房送茶,您歇一歇。”

我点头,自己回卧房反锁了门,坐在梳妆台前查看被打的左脸,火辣辣的像燎着了似的,一碰痛得倒抽气,许崇文扇得狠极了,他发力时身子

都弹了起来,当时我就头晕眼花,但是狠点也好,许柏承的眼睛看尽人际的勾心斗角,商场的风云波诡,不揉一丁点沙子,不豁出去只会适得其

反,我现在也不确定这出戏扳回了几成的局面。

我从抽屉夹层找到一盒药膏,用小拇指蘸了涂在膝盖和巴掌印上,又敷了坛子里的冰块消肿,折腾了许久,门外忽然传来蹬蹬的叩门声,我把

棉签药盒胡乱的往抽屉里一扫,“什么事。”

“夫人。”保姆停止敲门,“许董让您去书房。”

我一愣,“柏承不是在书房吗?”

保姆说,“许总刚离开。”

我擦了擦镜面,“他离开时神情有变化吗?”

“和往常没分别。”

我拉开卧室门,保姆嗅到我身上呛鼻的药味,“储物间有药贴,是消肿化瘀的,我帮您贴上吧。”

我脑海里琢磨了下那副面貌,实在难看,“黄乎乎的膏药贴着多显眼,本来涂粉看不出,这下大张旗鼓的全晓得我挨打了。一群闲得慌的富太

太,编排出八卦当乐子,上次我做噩梦打翻台灯,肩膀剐出一道口子,工商行的王太太背地里讹传崇文在床上虐待我。”

保姆也匪夷所思,“您在人前顾全许董的面子,说他老当益壮,她们东拼西凑的,把许董揣摩成夜夜笙歌的好色之辈了。”

“她们是小人之见,功成名就的男人哪有谁成天沉湎于裤裆里那点事,老当益壮不许是日以继夜的加班了?不过崇文这把年岁娶二十出头的妻

子,都指指点点他不能人道,用凶猛的法子折磨我。我不说好听的,污言秽语还多,我维护崇文,也维护自己。”我用手扇着风给红肿的脸降温,

“你送茶时,崇文和柏承在谈什么,提我了吗?”

保姆摇头,“是公事。”

我饶有兴味打量保姆,她是李秘书安插的奸细,我虽然收买了她,但她这颗心究竟是真的归顺我这头还是顺水推舟,我没把握,许家窝里的反

间计还少吗。尹正梧为向上爬不也是左右逢源,利益当头谁会岿然不动,我故意透露自己保全许柏承的立场,“你瞧崇文的反应,很激烈吗。”

保姆说,“许董出手真重,幸亏许总拦着,他第二巴掌差点就打下来。”

我长吁气,“总算逃过一劫。”

“您的苦心,许总会明白。”

我偏头问她,“是吗?从来被辜负的都是女人。”

“我不懂这些,但夫人千方百计洗脱许总,换做是我,我会铭记于心。”

我嗤笑,“女人与男人哪是相同的物种呢。女人精于情,男人精于权,混为一谈的都自食恶果了。”

这时鸦雀无声的书房传出许崇文开窗的动静,我立马对保姆说,“晚餐你随意弄,估计崇文没食欲下咽。”

她不解,“许董没原谅您吗?”

我说,“他确实松口气,向博是谁他不在乎,只要不是许家内部的丑闻就行。我毕竟是外姓人,假设我脏了他的门面,他丢脸好歹能补救,自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