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人家才10岁,本来就是一个孩子啊!”裴曦拯救下来自己的脸蛋又道,“爹爹不要瞎操心了,云雾宗里有老祖,有伯父还有哥哥,谁会欺负我啊?”“傻孩子,你当云雾宗还和家里一样,人人都让着你?咱们裴家在这开云城里算是个人物,可跟云雾宗相比,就什么都不是了,你若是进了云雾宗,一定要收敛你的脾气,知不知道?”裴朝雨想起小女平时的骄纵不放心的叮嘱道。“知道了,爹爹。女儿会好好修炼,跟哥哥一样,早日成为内门弟子,不让爹爹费心。”裴曦保证道。裴朝雨有些吃惊,平时说起这些,她都甚是不耐,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不以为然,今日竟然如此乖巧应下,但总归是好事,也许是离家在即才有此转变,裴朝风想了想也就撇下了。

穿成王爷的神医小甜妻(言诗晗)精彩章节

“你啊!让爹爹说你什么好?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喜欢使性子斗气!” 裴朝雨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这么件破玩意竟还受了伤。”

“这件事情可不能怨我,明明是她想要来挑衅,如若不是,以她宫馥媛鼻孔朝天的模样能看得上这个锈迹斑斑的铁铃铛?我这厢刚先拿到手,她就跳出来要抢,难道咱裴家就怕她宫家不成,她要我就乖乖送上?”裴曦偏头问道。

“那自然不行!爹爹没说我儿做错了,只是再有这样的事只管让随侍的人去交涉罢了,没得伤着自己。” 裴朝雨安抚小儿,眼中冷芒一闪又道,“看来这段时间宫家是过得太顺遂了些,竟敢朝我儿下手,若不是云雾宗开山在即,爹爹定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哎!只是委屈了我儿了,这个时候那宫家怕是也不会狠罚那宫家小儿了。”

“爹爹,我有什么委屈的?不过是一时不查被那宫馥媛推了一把,爹爹不是已经帮我出气了吗?而且宫馥媛还乖乖的将这个双手奉上,以她那脾气,现在指定气得要死。她要生气,我就开心,哪里还有什么委屈?”裴曦得意地摇摇手中的铁铃铛说道。

“你啊。。。。。。” 裴朝雨捏住小儿的一侧脸蛋,无奈的道,“你若是到了云雾宗,还是这般孩子气,爹爹怎么能放心呢?”

“人家才10岁,本来就是一个孩子啊!”裴曦拯救下来自己的脸蛋又道,“爹爹不要瞎操心了,云雾宗里有老祖,有伯父还有哥哥,谁会欺负我啊?”

“傻孩子,你当云雾宗还和家里一样,人人都让着你?咱们裴家在这开云城里算是个人物,可跟云雾宗相比,就什么都不是了,你若是进了云雾宗,一定要收敛你的脾气,知不知道?” 裴朝雨想起小女平时的骄纵不放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爹爹。女儿会好好修炼,跟哥哥一样,早日成为内门弟子,不让爹爹费心。”裴曦保证道。

裴朝雨有些吃惊,平时说起这些,她都甚是不耐,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不以为然,今日竟然如此乖巧应下,但总归是好事,也许是离家在即才有此转变,裴朝风想了想也就撇下了。

云雾宗开山在即,裴朝雨作为一族之长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打理的,因此没有久待,又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裴曦等裴朝雨离开后,只说累了想休息,挥退了丫鬟等人,坐在床上,甚是激动打量着这个铁铃铛。

裴曦之所以激动,当然不是因为是人家赔礼送来的,而是这个铁铃铛大有玄机,是原主双手奉给别人的第一份机缘。

当时也是原主与宫家大小姐宫馥媛相争,二人其实当时谁也没看上这个铁铃铛,不过拿它做个斗气的由头用,最后是原主赢了,为了进一步羞辱宫馥媛,原主便随手将这个铁铃铛扔给了宫馥媛身后,其最讨厌的,名为庶妹实则仆役的宫馥雅,事后二人皆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铁铃铛竟然是一件能储物古宝,并且其中还藏着一颗古丹药—洗灵丹。

宫馥雅就凭着此丹药一举将自己水土火三灵根洗成了地级单水灵根,被云雾宗秀水峰的妍筠真人收为座下弟子,后晋级为内门弟子,为宫馥雅一路青云而上奠定了一个相当高的起点。而原主一直到最后一次与宫馥雅对决时,才从宫馥雅口中得知此事,那宫馥雅也曾明言是原主予她人生中的第一次机缘,所以为了这因果,宫馥雅在战赢原主之后,便大慈大悲的没有痛下杀手,而是将原主封住全身灵气扔在了秘境之中,此曰为生死由天定。

原主一个炮灰的命,自然没有踏着五彩祥云的酷霸狂拽□□炸天的男主来救,也没有让魔兽妖兽纷纷视而不见的冲天气运,其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当原主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幼年,可以从头再来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将这个铁铃铛找回来,决不能让宫馥雅得逞。可等原主赶到小摊刚拿起这个铁铃铛时,宫馥媛又同上一次一样来搅局。而这一次,因为原主心急,并没有带侍卫出来,身边只有个小丫鬟,自然抢不过宫馥媛,见其得意的将铁铃铛随手抛向身后的宫馥雅时,过去的种种不堪回首在原主的脑中闪过,自己的重生难道不能改变既定的命运吗?难道自己又要走以前的老路?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吗?一瞬间极致的绝望席卷了原主,原主刚刚重生本就离魂不稳,在这样强烈的情绪冲击下,竟然魂魄破裂,当场变身陨了,也因此被裴曦捡了个漏,附生在了原主身上,而周围之人都以为原主只是晕了,现在醒了过来,倒是方便了裴曦掩盖身份。

现在裴曦没想到铁铃铛转了一个圈竟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心中很是激动,不是因为这份机缘,而是证明了只要努力,剧情的小翅膀还是可以煽动几下的,自己完全有可能不重蹈原主的覆辙。那么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令裴曦激动的呢?

哎,只是原主显得就有悲催了,上一次抢到了机缘,拱手送给了宫馥雅,而重生以后因为没抢到而魂魄破裂,最后又白白给了裴曦。

即使是得了便宜的裴曦也不由得为原主叹气,这孩子也太倒霉了。不过裴曦也不是完全没受影响。

因为原主魂魄破裂,所以裴曦不自觉的就融合了原主的灵魂碎片,所以她不仅有原主的记忆,也承袭了原主一部分的情感,但好在裴曦的魂魄完整所以还是她自己的情感占有主导地位,可以用理智去摒弃掉一些绝望、悲愤等消极情绪。这也是为什么裴曦在面对裴朝雨时能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孺慕之情,可以轻松地处理彼此的父女关系。裴曦能感觉得到裴朝雨的舔犊之情出完全自于真心,所以这种感觉并不排斥,也希望借此次重生能弥补一下自己在亲情上的缺失。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