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说完,人就已经朝着肖伽禾的方向跑来,一头就撞进他怀里,然后惊喜又奇怪的大声道,“小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不是已经……已经……”陈心想说刚才副院长伯伯不是说小哥哥已经被人给接走了吗?肖伽禾看向小女孩方向,他就这么看着女孩良久,视线逐渐对焦,眉目很快变得柔和,方才阴翳尽数散尽,想到什么,微牵唇,突然嗓音轻柔的对着身前女孩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未婚夫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一个周末。

  

  下午三点多,陈心从隔壁医院的舅舅那里跑来救助站,结果却竟被再一次告知小哥哥一个小时前又被一个长得很美的阿姨给领走了!

  

  陈心站在通往救助站大铁门冗长大路尽头的廊檐下,小小的脸蛋上挂着些委屈和遗憾。

  

  小哥哥又这么突然的就离开了,她还不知道他名字呢……

  

  一个小时前,肖伽禾跟一个女人走了。

  

  他牵着女人的手,一路安静又乖顺的走向大铁门,肖伽禾偶尔会忍不住抬头看一眼身旁的女人,嘴角不时极淡的抿成一条微上扬的弧线。

  

  少年的眼神中好像也有着某种不易察觉的满足……但同时依稀仿佛也藏着很深的……不符合少年人这当时年龄的隐忧。

  

  女人很美,穿一条修身的黑色包臀长裙,细高跟,长及腰的栗色大卷,乍看是一种很犀利的妩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跟随的目光。

  

  女人牵着少年的手,一直走出救助站冰冷的黑色大铁门,到路边准备拦一辆车。

  

  的士开近,女人刚拉开车门,不经意抬头,视线却定定的看向了大街对面的左前方街道,突然就停下了动作,手还扶着车门。

  

  而街对面的左前方不远处现在正停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同样撑着车门,他显然也没意料到会这么碰巧的遇见女人,视线直直投向这边,看着对面女人熟稔又有些意味的笑了笑。

  

  男人一只手摸出电话,抬手放在耳边,腕上戴了一串暗褐色的白奇楠沉香佛珠手串。

  

  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女人醒神,手忙脚乱的从红色手提袋里掏出手机接起,听着电话……渐渐女人目光中竟仿佛重燃起了某种希冀,只听她轻喊了声男人的名字,声音中有着浓浓的眷恋、惊喜以及——很久没有过的兴奋。

  

  接着又听女人嗯了几声,过了一会儿才缓缓挂断电话,放下了拿在耳边的手机。

  

  肖伽禾感觉到女人的异样,他手不自主更握紧了女人牵着自己的手,没想女人却使劲将手缓缓抽了出来,然后突然将少年往后一推给狠抵到了铁门上,有些激动又兴奋的对少年道,“伽禾乖,你……你在这里再待一段时间,我过段时间……过段时间再来接你……啊。”

  

  说完女人又回头看了眼对面街上,肖伽和顺着女人的视线看去,虽然有出租车的遮挡,他看不清楚对面情况,对面自然也看不见他,但他却知道女人是在看着谁。

  

  不仅是因为只有那个人才会让女人失态成这个样子,还因在方才刚走出大门时,肖伽禾就看见了从对面商业大楼里走出,一开始却并没注意到他们方向的中年男人。

  

  少年的目光流露出了一些嘲弄。

  

  他的视线又重新放回身前面色看着有些着急的女人面上,双手往后,不自主紧抓住了黑色铁门的钢条,白瓷手背上鼓起了嶙峋的青筋。

  

  铁门上生锈的地方有些扎手,但肖伽禾却依旧没松手。

  

  他这样看着女人,半晌,终于再一次轻喊出了很久没再出口过的称呼,“……妈……妈……”

  

  女人没在意,只又道,“好孩子,你今天先回去,我……我突然有点急事……过段时间,过段时间,我再来接你,啊。”

  

  今日的天气不是很好,空中阴云密布,天色晦暗,偶尔还会刮起一阵强风。

  

  铁门边一大一小,两人的衣服和头发都被风卷着,肖伽禾注视着女人的脸,见女人面上焦急不耐的神色,他总算垂眸,渐渐松开了抓着铁门的手,然后顺从的应了声,“好。”

  

  说完,还更明事理的推开铁门自行走了进去。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