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混蛋,是哪个白痴放的箭,是哪个混账不听我的号令!”亚雷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但他毕竟贵为公爵,很快便冷静下来。他知道经此变故这一仗已经不可避免了。:“卑鄙的西方人,竟然使出如此下流的手段!”罗普特王国的众骑士乱作一团,但在他们每个人眼中跳跃的却是愤怒的火焰,“杀啊!弄死这帮混蛋,杀了他们。”在短暂的混乱后骑士们很快便重整了队形,他们将手中木盾高举过顶,重重护卫着受伤的老国王缓缓向后方撤退,而站在队伍最前端的骑士们却依旧保持着战斗的姿态。所有在场的罗普特人都被愤怒点燃,纷纷对西方人的卑劣行径破口大骂,一瞬间咒骂声与武器敲击声此起彼伏。事情终于衍变到无法控制的地步,群情激愤的北方群雄再也不管凯多国王当初的严令,王家游骑兵团长努尔·克哈伯爵更是一马当先,大叫着率先向亚雷恩冲杀过去,“罗普特万岁,凯多国王万岁,复仇!复仇!复仇!”

七宿游龙传精彩章节

  噗!半截箭矢如同捅破了一个气球般刺入凯多右肩之中,轻易地洞穿了他右肩的环甲,深深扎入他的肌肉中。老凯多只感到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都快被这股力道从马上掀飞下来,箭矢射穿了他的右肩胛骨,箭柄连根没入肌肉中,只露出一头冰冷的沾血箭头。

  :“混蛋,是哪个白痴放的箭,是哪个混账不听我的号令!”亚雷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但他毕竟贵为公爵,很快便冷静下来。他知道经此变故这一仗已经不可避免了。

  :“卑鄙的西方人,竟然使出如此下流的手段!”罗普特王国的众骑士乱作一团,但在他们每个人眼中跳跃的却是愤怒的火焰,“杀啊!弄死这帮混蛋,杀了他们。”

  在短暂的混乱后骑士们很快便重整了队形,他们将手中木盾高举过顶,重重护卫着受伤的老国王缓缓向后方撤退,而站在队伍最前端的骑士们却依旧保持着战斗的姿态。所有在场的罗普特人都被愤怒点燃,纷纷对西方人的卑劣行径破口大骂,一瞬间咒骂声与武器敲击声此起彼伏。

  事情终于衍变到无法控制的地步,群情激愤的北方群雄再也不管凯多国王当初的严令,王家游骑兵团长努尔·克哈伯爵更是一马当先,大叫着率先向亚雷恩冲杀过去,“罗普特万岁,凯多国王万岁,复仇!复仇!复仇!”

  一场人类之间的内战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发生了。

  在凯旋广场旁有一座贝恩大教堂,那里原本是宗教圣会所裁决罪犯所用,后交由帝国皇族管辖,成为他们用来祭祀先烈的地方,历代战死沙场的皇族英灵尽皆存放于此,接受一代又一代帝国臣民的参拜以昭示罗曼王朝昔日的强盛与辉煌,时至今日已经有逾四百年的历史。

  然而这座圣堂如今由于已经无人问津而变得破败,教堂内的诸多财宝在末代皇帝驾崩王都动荡时就已经被逃离的城市居民哄抢一空。如今这里早就已经人去楼空,留下一地凌乱不堪的杂物弃置于地。

  在教堂圆顶彩窗的上方,有一座高耸的钟塔。这里视野十分开阔,正好可以俯瞰到凯旋广场上的每一处角落。一个黑色的身影匍匐在穹顶上方的一块玻璃板上,观察着整个战场的形势,他的肩上背着一个黑色箭袋,而手中正拿着一张巨大无比的漆黑巨弓。

  黑影全身笼罩在一件黑色罩袍之中,宽大的兜帽遮盖住了他的容颜,分辨不出来是男是女。此前射入老国王凯多的暗箭正是出自他手,然而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出自何种目的。

  眼前的战场早已经乱作一团,罗普特王国的人数虽然较少,但是却悍然向敌人发起了数次冲锋,隐隐有压倒亚特兰军的气势。刀光剑影,血光四溅,原本祥和圣洁的广场此时早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黑衣人依旧没有动弹,但是从背影中却能够看出此时的他双拳紧握、全身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害怕。

  良久之后,在他胸前的衣袋内忽的闪起一片亮光。打开衣服上的夹层,黑衣人掏出兜内闪闪发光的物体,竟是一颗拇指大小的水晶石。他用力将水晶石捏碎,光芒也随之黯淡下去,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句似烟雾般漂浮在空气中的短语。

  ‘使命已完成,我同蝶舞将立刻撤离此地,请在灰港迎候’

  将烟雾吹散,黑衣人最后瞟了一眼那依旧在厮杀混战中的人群,忿恨地挥了一下拳头后离开了这里。

  罗普特国王禁卫军的骑士们勇武难挡,即使是失去了国王的指挥,也没有让亚特兰军的人讨到半点便宜。然而毕竟敌众我寡,在拼死支撑了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右翼被亚特兰军切断,亚雷恩公爵看准时机,亲自率领直属卫队冲入缺口,将罗普特人分割成两块,准备一举歼灭。

  罗普特人边打边撤,在留下了数百具尸体后最终被亚特兰人重重围困在广场的一个角落,眼看就要被尽数消灭了。

  亚雷恩公爵欣喜若狂,原本只打算虚张声势、乘机再占点地盘的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能在这一战中歼灭国王凯多亲率的骑士团,说不定还能生擒住那个老东西。虽然他自身也遭受了十分沉重的损失,阵亡的士兵人数几乎双倍于敌方,但是怎么想都是己方更有优势。

  内心不断感谢着那个放冷箭的兵士,亚雷恩挥枪向前,对着手下众将士大喝道:“众军听令,速战速决!给我杀光这些北方蛮子,将他们赶回老家去。不要杀了凯多那老家伙,我要活捉他!”

  战斗越来越向着罗普特军不利的方向发展,凯多亲率的王家禁卫差不多已经死伤殆尽,剩余的军队围成一个圈,将重伤昏迷的国王凯多层层保护在队伍中央,与亚特兰人做着殊死的抵抗。

  厚重的盾墙层层叠叠,将刀剑阻挡在外,罗普特人依托这铁桶般的防御向广场外围撤退着,一时半会间亚特兰人竟也拿他们毫无办法。死者相互堆叠,围绕着罗普特人所筑起的盾阵竟堆起一层半人高的尸墙。

  战线被一度压缩,数以千计的亚特兰士兵将广场围的水泄不通,他们踩着敌人的尸体翻入盾墙,与罗普特人近身接战。即使剽悍的北方人以一当十,混乱的指挥之下也很难组织起十分有效的防御。

  不一会儿,罗普特军的后方忽地响起阵阵急促的号角声,一时间杀声大作。在亚雷恩公爵统帅的一波绕后攻击下,亚特兰骑兵终于撕开了盾阵严密的防御冲入阵中。骑在马上的士兵们见人就砍,如同一柄带血的利刃刺入敌人腹中,杀得这伙北方人丢盔卸甲、抱头鼠窜,没有了盾墙防护的步兵在骑士的冲击面前简直就是一块块肉盾,不是被杀就是投降,胜利终于在望。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