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瞥之下,两颊飞红,芳心暗许,愁肠百转。展昭却连她是眉长目短都未看清,见许家下仆过来,匆匆转身离去。这相遇,于她,是寡淡生命中的惊鸿绝艳,是至此后时时刻刻心心念念梦牵魂绕;于他,只是区区小事举手之劳。展昭当然不会知道,这就是整件事的开端。

霍格沃茨之钢炼(阿尔冯斯)免费在线阅读

事情源于两个月之前。

那日展昭自外办案归来,路过西四大街,正值午市,熙熙攘攘分外热闹,不知是谁家马惊,一头往街心冲撞过去。众人惊吓而散,推搡间,一名荷衣女子被撞倒在地,眼见马蹄翻飞美人溅血……

好吧,不在这儿酸溜溜回溯当日场景了,总之是展昭出手,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回美人。

美人名唤琼香,是开封城中大户许家独女。你莫问我深闺娇娥缘何现身闹市,许是一时兴起,许是偷出闺阁,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窈窕千金素日养于闺阁,父兄行商,钱眼里讨生活,家中的小厮不是贼眉鼠目便是唯唯诺诺,何曾见过这样英姿飒爽、剑眉星目的谦和男子?更何况方才生死悬于一线,若不是他……

一瞥之下,两颊飞红,芳心暗许,愁肠百转。

展昭却连她是眉长目短都未看清,见许家下仆过来,匆匆转身离去。

这相遇,于她,是寡淡生命中的惊鸿绝艳,是至此后时时刻刻心心念念梦牵魂绕;于他,只是区区小事举手之劳。

展昭当然不会知道,这就是整件事的开端。

“展大哥,展大哥……”展昭方跨出开封府大门,就听到王朝在身后唤得急切。

展昭回转身,险些撞上急急奔来的王朝。

“听先生说展大哥要去端木草庐。”王朝笑得喜气洋洋,“刚买了二两核桃桂花糕,我端木姐喜欢吃。”

你……端木姐?端木翠比你还小了几岁,是你哪门子的姐?

好吧,展昭承认,自从六指一案后,端木翠在开封府的声望节节飙升,不但包大人说起时赞不绝口,就连公孙先生也尽力克服自身的惊惧与端木翠互通往来,但是张龙、赵虎一干人的表现,也未免太过狗腿奉承了。

展昭无语,接过王朝手中的核桃桂花糕,然后挥挥手,示意王朝可以哪儿凉快去哪儿了。

“其实还有枣泥的云片糕。”王朝继续絮絮叨叨,“这次忘了买,端木姐要是喜欢……”

抬头看时,展昭早去得远了。

路过西街集市,无意中看到街边有卖人偶娃娃,其中一个碧色衣衫的女童人偶,打眼看去竟有些像端木翠的娃娃版。展昭的唇角不由漾出笑意,那摊主察言观色,忙将那娃娃包起,递与展昭。

展昭付了钱,接过娃娃转身欲走,迎面撞上个破落的江湖术士。那人四十上下,鹑衣百结,腌臜不堪,留着两撇山羊胡子,一双鼠眼滴溜溜乱转——尽在展昭身上打转。

展昭被那人看得心中发毛,正欲绕开了走路,那人却啊呀一声扑将上来,大声嚷嚷道:“公子有福啊,红鸾星动,将遇大喜啊……”

幸亏展昭没有在喝水,否则铁定活活呛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那人,赶至端木草庐时,端木翠正要出门。

“西山妖气大盛,不知要生什么精怪,我得过去看看……王朝送的桂花糕?正好路上吃……人偶也是王朝送的吗?人家送的娃娃好歹似模似样,不像你总送些妖魔鬼怪……”

“你……”展昭未及开口,端木翠已如一阵风样,刮得无影无踪,只余展昭气结,立于当地。

气了一阵,摇头苦笑,待要进屋将人偶娃娃放下,端木翠却又倏忽回返:“忘了同你讲,桌上有春秋时太吴公做的鱼羹,最是滋补不过……喝了之后,把汤碗给我洗了。”

初听微觉暖意,再听如被冰霜。

端木翠转身欲走,忽似又发觉了什么,咦了一声:“展昭,你红云罩顶……”

“红鸾星动是吧?”展昭没好气。

“红鸾星动?美得你。”端木翠啐一声,“红云罩顶印堂发黑,桃花成劫才是真的,又招惹哪家姑娘了?”

未及展昭回答,端木翠又如风样,呼啦啦刮得无影无踪。

从端木草庐回来,迈进开封府的第一步起,展昭就发觉有异样。

门口守卫的衙役见到展昭,按捺不住一脸笑意;进得门来,迎头遇上两个洒扫小厮,两人朝展昭作揖:“展大人大喜。”

大喜?这是唱的哪一出?

展昭心头发毛,进得厅中,公孙策笑得春风得意,伸手拍了拍展昭的肩膀:“展护卫,恭喜啦。真是看不出来,平时不声不响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瞒得我们好紧。”

展昭彻底糊涂了:一鸣惊人?自己干什么了?

公孙策笑得合不拢嘴,朝堂上示意。

那案前一脸憨笑的,竟是……

展家老仆展忠!

展忠为了展昭的婚事而来。

“主母已经应下了这门亲。许家是京中大户,听闻那琼香小姐姿容出众贤良淑德,跟少爷是再合适不过了……”展忠眉开眼笑,浑然没注意到展昭的眉头越锁越紧。

“展护卫也该成家了。”不识趣如公孙策者,言笑晏晏,“既有媒妁之言又有父母之命,看来开封府是要有喜事了……”

“可是展叔,这件事太过突然……”展昭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突然?这不是少爷应许的吗?”展忠愕然,“媒人还带来了少爷赠与琼香小姐的剑穗。那剑穗是主母亲手所结,上绾三颗如意珠,主母一眼便认出,知道是少爷先应许,这才顺水推舟应了亲事。听说琼香小姐回赠了少爷翡翠玉珠剑穗,少爷不是一直在用吗?”

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用了那许姑娘的翡翠玉珠剑穗,我明明用的是……

展昭将巨阙横于胸前,正要唤展忠细看,自己却忽地傻了眼。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