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许轻歌的禁忌之恋连续几天都登上了娱乐杂志的头条,微博热搜几乎也全是许轻歌。许轻歌将手机关机,也不去公司,经纪人在沈家等不到她又去沈子臣的公司,却被告知,沈子臣也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两个都不是好惹的主,如今各个杂志社和娱乐头版头条都是关于许轻歌的负面新闻,她倒好,就这样失去联系,电话也打不通,留下这么大个烂摊子给公司。他的手机已经都要被打爆了,先是被大老板痛批,然后又是媒体挖一线。

步步情深(沈子臣 许轻歌)免费在线阅读

许轻歌的禁忌之恋连续几天都登上了娱乐杂志的头条,微博热搜几乎也全是许轻歌。

许轻歌将手机关机,也不去公司,经纪人在沈家等不到她又去沈子臣的公司,却被告知,沈子臣也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

两个都不是好惹的主,如今各个杂志社和娱乐头版头条都是关于许轻歌的负面新闻,她倒好,就这样失去联系,电话也打不通,留下这么大个烂摊子给公司。

他的手机已经都要被打爆了,先是被大老板痛批,然后又是媒体挖一线。

“沈总裁什么时候会回来?”方莫趴在前台的大理石台上,不得不说沈子臣公司美女真是多,随便拉一个都能比过娱乐圈那些大红大紫的女星。

“不好意思,我们也不清楚。”前台小姐微笑礼貌的回答,大老板的行程一般都轮不到她们过问,就算知道,她们也有权保密。

方莫干笑两声,黑着一张脸走了,许轻歌就从来没让他省心过。

沈子臣的独居公寓里。

许轻歌窝在沈子臣怀里睡的很死,长发随意的散在他胸膛上,未施粉黛的小脸也是格外清美,闭着眼睫毛微颤微颤的有些撩人心炫。

沈子臣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牵起嘴角,高挺的鼻梁,下颚的轮廓清晰,深邃的欧式双眼皮垂着,又长又黑的眼睫毛简直让女人都心生羡慕。

轻歌啊!终于终于你又回来了。

沈子臣放松身体靠在床背上,许轻歌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挪了挪,靠近他怀里更深处。

沈子臣闭眼小憩,脑子里放电影一般闪过他死亡时的画面。

他是怎么死的?车祸?枪杀?溺水?坠楼?好像都不是。

沈子臣眉头皱着,若是此刻飞过来一只小蚊子,兴许都能被他皱着的眉夹死。

许轻歌已经冰冷的身体,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被玻璃扎伤辨不清面容的脸。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认领尸体的?好像是看到了她留下的笔记,所以知道她是如何如何深爱他多年的笔记。

那是她出事后的第三天,助理再次拿着医院开的证明过来敲开他的门,照片上,贴着她生前的照片,红唇动人,一张脸更是绝代芳华。

可是,有人告诉他,她死了。

沈子臣又一次将助理赶出了办公室,眼里的猩红怎样都无法掩饰。

他怎么敢相信?他看着她上车的,看着车子渐行渐远。是他提出离婚让她心如死灰的。这样的他算不算罪孽深重?害死了最爱他的女人,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沈子臣眉头有些舒展,许轻歌的葬礼上,他抱着她的骨灰,笑容充满了绝望,许轻歌死了。真的死了。

一个月,他死于她死后的一个月。

他从酒吧出来,烂醉如泥的他意识不清,被人连捅数十刀,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是笑着的,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呀。

大概是事先设计好的,他被拖到他的车上,他看到他的血从他身体里流出来,长长的蔓延了很长一段路,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血?像他这样冷血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车子刹车被剪短,同许轻歌乘坐的车一样,车子底部也放了炸弹,车子冲破防护栏落入海里的时候,他看到许轻歌了。

“小叔,我等你好久了。”车子在半空爆炸,残骸掉入深海,他似乎是死无全尸。

后来清醒,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生动的脸,蠕动的红唇,他抑制不住的狂喜。

或许,这是另一个机会。

本该就是情缘未了,许是上辈子孽债太深,所以才落了个家破人亡,死无全尸的地步。

沈子臣手臂收紧,许轻歌更深的贴近他的身体,温热到有些烫人的温度传至全身。

“轻歌,我们结婚吧。”许轻歌眼睛半睁着,迷迷瞪瞪的看着沈子臣,似乎是还没有睡醒。

“我再睡会儿。”许轻歌觉得她可能听错了,重新闭上眼睛,翻出他烫人的怀里。

跟沈子臣结婚的事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他可是她的叔叔。

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他也是她半个名义上的叔啊,沈自诩一天不放过她,他们就多一分阻碍。

沈子臣垂眸,不多言。她大概是顾虑他们的关系吧。

“轻歌,我认真的。”沈子臣俯下身,脸几乎要和她贴到一起。说话吐气时就喷洒在她脸上,许轻歌装不下去。

许轻歌翻身面对着沈子臣,由于离得太近,柔软的唇有意无意的擦过沈子臣的脸,沈子臣噙着笑,许轻歌微微脸红。

“爷爷会不会同意?”沈老爷子那样在乎沈家的名声,怎么会允许他们这样的丑闻,还是败坏家门的丑闻。

她又何尝不想与他在一起,可他是沈家的儿子,她是沈自诩户口本里姓许的女儿。

“他会同意的。”沈子臣似乎很有自信,修长有力的手臂伸到许轻歌脖子下面,收紧,许轻歌的脸紧紧贴在他胸膛上,那就全部交给他吧,她只需要安安心心的等着做沈太太就好。

沈子臣势在必得,沈老爷子一直都同意他们的事,虽然看重沈家的名声,可许轻歌自小就是养在沈家作为他未来妻子的名义。

只是沈自诩非要进来横插一脚,收养轻歌为女儿,结果却让她受尽委屈。

沈子臣薄唇落在沈轻歌头顶,黑眸里暗藏的痛苦也渐渐消失,换之是轻松的释怀。

重生了也好,死亡了也罢。重要的是能和她重新开始,就什么都不再重要。

许轻歌是笑着的,即使沈子臣抱她抱的很紧,紧到让她有些呼吸困难,可她还是笑着的,因为沈子臣不会娶别人,他要娶的人是她,是许轻歌。

窗帘打开,窗外已然黑成一片,高大的梧桐树随着风摆动着它的躯干,两三片树叶也随着空气掉落,在空中旋转着优雅落地。

许轻歌赤着脚在房间里转悠,沈子臣在厨房里煮着方便面,偶尔回头看看在客厅转悠的许轻歌,嘴角噙着的笑一直都不曾消失。

许轻歌膝盖上破皮的地方已经用创口贴贴了起来,擦了药后也没有很疼,沈子臣擦药的时候亲了一下她的腿,从膝盖到脚掌,轻轻的,柔软的触感让她觉得她是真的被他深爱并且珍视。她现在心里甜的冒泡泡,一切疼痛都无法感知。

替她上药,向她求婚,又做饭给她吃,虽然他只会煮方便面,但也足够了。许轻歌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多的殊荣,沈子臣以往都不会准许她踏足他公寓半步的。

本以为,她还要偷偷抗战良久,没想到他这样简单就屈服了。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