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别闹~”顾成说这口吻好像是猫奴在安抚闹腾的小猫。陈契阔僵住,不敢再有所动作。再眼瞎的人都看出来这有些猫腻了,赵察心里暗叫不好。他只好默不作声降低存在感,也不敢走。“你说你脑子不好也就算了,年纪轻轻的咋就眼睛瞎了?”顾成说笑得格外灿烂,像极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我这不是为学长你们打抱不平嘛。这不一不小心误会陈同学了……”赵察越描越黑。

董锵锵留德记(董锵锵)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脑海中故事在重演,陈契阔自己却像是旁观。

“为什么他们不打别人,就专门揍你?”老师的话像一把霍霍生风的刀斩断了植株最后一丝根基。

陈契阔本以为可以和尤子形一起熬过那段时间的,可是尤子形又找人揍了那些人,下尽了狠手。几个家长向学校讨个说法,尤子形没有把陈契阔的事情说出来,被勒令下次再犯就退学。

陈契阔没敢问是哪来的那些人,只知道自己去找尤子形的时候,看见了他和西校北街痞子萧不渝拥吻……陈契阔不动声色退了出来,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尤子形了。

一是尤子形和陈契阔刻意保持距离;二是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不能抹尽。

唯一能让陈契阔觉得两个人之间还有联系的是:每一个给自己使绊子的人后来都得到了惩罚,后来都没有什么身体上的伤害了。

陈契阔再知晓尤子形的消息就是谣传他被萧不渝给甩了,还被揍的不轻。那天陈契阔跌跌撞撞的跑到尤子形的班级,可是他所有的东西都被收拾干净,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退出了陈契阔的生活。

随即而来的是萧不渝被一个初中生戏耍感情的消息。好像所有人都遗忘了陈契阔,随即有了难得的安逸,虽然周围人还是把他当瘟疫。

陈契阔打开尤子形的窗口,看见只有一条孤零零的消息:

-陈契阔,这是我尤子形最后能为你做的事了。

陈契阔心猛地一揪,他怀疑真相:这一切是不是都跟自己有关……陈契阔心里五味杂陈,编辑打删着文字,很想回一句“我等你回来”。最终还是改发了一句:

 -安好

可是只有一个鲜艳的红色感叹格外刺眼,系统弹出了一条:该用户已注销。

陈契阔大脑一片空白,把所有能联系尤子形的方法都试了好多次,全部被注销了……

陈契阔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过来的,直到尤子倩后来找来告诉他尤子形没事,他才恍惚清明。

那些人说的话陈契阔不愿意相信,而尤子倩的话,纵使陈契阔怀疑也说服自己相信。

而今天,赵察来找茬又让陈契阔响起尘封已久的回忆。

 突然的手机铃声响起,才拉回了陈契阔游离的思绪。陈契阔本能按下了接头键……

“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我给你发消息,我还以为你丢了呢!”顾成说焦急的声音给陈契阔当头一棒立即清醒。

“我这不是手机没电了嘛……”陈契阔随口胡诌了一个借口。

“……怎么又是这个借口?我怀疑你在敷衍我,但是我没有证据!”隔着手机陈契阔都能猜到顾成说在瘪嘴。

“爱信不信!”陈契阔没好气的反驳道。

顾成说刚想开口,却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以顾成说对陈契阔的了解可能是出什么事了,因为陈契阔真的很少炸锅……那又究竟是什么呢……顾成说自己也有些懊恼。

陈契阔挂了电话就把手机甩在床上,自己在瓷砖上平躺。死气冰冷的地板,贴合着陈契阔的身体和神经。

为什么认识顾成说只有不到一年,就会任由他靠近?

为什么自己忘不掉尤子形,却又不喜欢?

陈契阔想自己也是喜欢顾成说的,虽然不浓烈……而对于尤子形,陈契阔也有些释怀了:在自己心里,尤子形就像哥哥一样是至亲,不可替代。确实是很重要,却只是兄弟情深。

那些复杂的思绪陈契阔也不想再思考,索性洗澡后蒙着被子痛快睡了一觉。

次日——

陈契阔以往给顾成说捎带早餐都是早自习下了送上去,谁知今天顾成说突然说自己下来取。陈契阔嘴角还是有些许乌青,不过赵察也没往面上揍。他也不知道顾成说会不会发现,发现了又会怎么样。陈契阔想到这里,嘴角也跟着上翘。

赵察总是没事找事,非得贫一下陈契阔,他也是清楚在班里没哪个没脑子的乱来,动作不大罢了。只是现在又来作死了……

“啧,今天怎么不给高三的跑腿呢?”赵察讥讽道。

“我跟你很熟吗?就这么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啊?”陈契阔轻笑,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陈契阔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无厘头的仇恨。

“不是我说你,干什么不好?非得做高三的一条狗!玩什么不好?非得和女生玩欲说还休!”赵察的口劲越来越嚣张了,还带着搅混水的意味。

陈契阔大脑飞速运转思索怎样可以尽量解释清楚,又不会被人说三道四。周围这么多吃瓜群众,要是八卦一下,那版本各有千秋!好不容易安逸一段日子,又要不平静了……

“你在说谁是狗啊?”顾成说礼貌性敲了敲门,大步流星走过来。一屁股坐在陈契阔的桌子上,两手随意撑在桌子的两角。

赵察面上有点挂不住了,连忙赔笑。毕竟打狗看主人,这道理他是懂的。高二绝对是跟高三干不起的……不过如果陈契阔变成垃圾,还配不配做一条狗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赵察这样又有了一肚子坏水。

“顾学长说笑了,这不是我们发现这厮,仗着你们高三的帮衬时常戏耍我们!我们这不是给您调教一下吗?”赵察给陈契阔硬生生的扣上一个黑锅。

“哦?那你们说说该怎么教训呢?”顾成说原本还在一面严肃的凝视着陈契阔微青的嘴角。他突然扭过头嘴唇轻启像毒舌吐着性子,很是危险。

赵察自以为顾成说上了套,连忙殷勤的补充道:“这怎么能劳烦您呢!昨天我把他堵着想教训他一下,哪知他拿您们的身份压我!看在您们的面子上只是稍稍动了些拳脚,哪知那小子不识抬举,您看我这胳膊都是青的!”

“哟!我怎么不知道小阔阔这么喜欢拿我的身份出来混啊!”顾成说脸上挂着痞笑,眼神深不可测。

陈契阔嫌弃的推了推顾成说,想把他从自己桌子上推下去……

“别闹~”顾成说这口吻好像是猫奴在安抚闹腾的小猫。陈契阔僵住,不敢再有所动作。

再眼瞎的人都看出来这有些猫腻了,赵察心里暗叫不好。他只好默不作声降低存在感,也不敢走。

“你说你脑子不好也就算了,年纪轻轻的咋就眼睛瞎了?”顾成说笑得格外灿烂,像极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我这不是为学长你们打抱不平嘛。这不一不小心误会陈同学了……”赵察越描越黑。

陈契阔如愿看见顾成说从自己桌子上下来了,那样傲视的站在赵察他们面前。顾成说伸手快速擒拿住赵察另外一只没有被陈契阔弄伤的胳膊,反手一扭;另一只手顺手把赵察的肩膀往下一压。

“嘶~”赵察的表情狰狞,五官紧紧拧在一起,还是不敢说出反驳的话来。顾成说理智得很,给了个教训就松开了。

“我真不知道我们团宠是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狗?也不清楚要是裴诀他们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你们最好识相一点!”顾成说细眼一眯,故作慵懒,却字字句句透露烦躁。

“抱歉。”赵察这脸像极了千年粪坑——又臭又硬。连这简单的道歉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