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周梓林快走几步,穿过院子,来到炉房,炉房里的火炉平常都是用来烧制木炭的,正巧烘干湿纸也需要大量的热,放在炉房即能烘干又能烧炭,可以算是一举两得了。门一开就是一股热浪袭来,周梓林皱皱眉,伸手扇了扇,走了进去。昨晚留守的两个仙民见周梓林进来了,兴奋地迎了上来,虽然眼睛里布满血丝,脸上也满是倦容,但兴奋的神情却难以掩盖。“修士!这也太神奇了!茅草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东西来!您能想出这法子来!牛!”其中一个仙民激动地说道,还伸手比了个大拇指。另一个仙民也是从旁附和,言语之间都是对周梓林的敬佩。

当种田是为了修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

  周梓林又是早早地醒来了,穿好衣物,心怀忐忑地走进院子。

  想到一会就要决定自己今天早上是能用得上纸还是要继续使用树叶了,周梓林心中对此多少有些担忧。

  周梓林快走几步,穿过院子,来到炉房,炉房里的火炉平常都是用来烧制木炭的,正巧烘干湿纸也需要大量的热,放在炉房即能烘干又能烧炭,可以算是一举两得了。

  门一开就是一股热浪袭来,周梓林皱皱眉,伸手扇了扇,走了进去。

  昨晚留守的两个仙民见周梓林进来了,兴奋地迎了上来,虽然眼睛里布满血丝,脸上也满是倦容,但兴奋的神情却难以掩盖。

  “修士!这也太神奇了!茅草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东西来!您能想出这法子来!牛!”其中一个仙民激动地说道,还伸手比了个大拇指。另一个仙民也是从旁附和,言语之间都是对周梓林的敬佩。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日后还有的你们大开眼界呢!”周梓林表面云淡风轻,故作高雅,实则心里暗爽,终于可以摆脱竹筹的梦魇了!

  “你们在这儿守了一夜,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晚会找福伯领赏吧!”

  两仙民作揖道谢,随后出门回去了。周梓林则走到抄纸槽前,用手捻起一张放在眼前端详。

  整张纸颜色泛黄,摸起来有些粗糙,而且有的地方厚薄还不均匀,看上去也是简陋至极,不过它至少是个平滑的整体,比起竹筹和树叶来,那简直算是天差地别,这质感厚实的纸,给人一种能够触摸到文明的感觉。

  不用再有使用树叶时的小心翼翼,也不用再经历那种担惊受怕,周梓林简直是要高兴地流下泪来。

  周梓林用刀把整张纸切成数片大小适中的纸片,然后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茅房。

  ······

  半刻之后,周梓林神清气爽地坐在石桌边上与福伯吃着早餐。

  “修士!”福伯喝了一口灵米粥,说道:“上个月收成还不错,每亩灵田大约能有二百来斤四季稻,刨去给仙民们的,还能剩下不少!过半个月就是大集了,到时候还能有余粮去购置些其他灵植!”

  “四季稻?大集?福伯你仔细说说!”周梓林还没完全消化原主几十年的记忆,之前回忆原主的记忆的时候也光顾着看那些大背景、大事件了,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事反倒没怎么注意。

  “恩?修士不是都知道这些吗?”福伯有些奇怪,这些常识周梓林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周梓林登时被惊得一身冷汗,一时好奇,不由自主地就问了出来,竟然差点忘了这茬,险些被福伯看出端倪来。他急中生智,不动声色地擦擦头上的汗,然后故作镇定地解释道:“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难道没看出来这是我对你的考验吗?不可能吧!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原来如此!倒是老仆唐突了!”福伯将信将疑,没看出什么破绽,也就权当做是周梓林在开玩笑了。

  “四季稻,顾名思义,只要气候适宜,四季都能生长,而且四季种下来收成也差不多,受天气影响不大,最适合我们这种条件一般的门派耕种!”

  四季稻?四季都能生长,灵稻每个月都能长一茬的话,照这个意思岂不是每个月都能种吗,可惜每亩才产两百来斤灵米,这未免也太少了。周梓林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在犯嘀咕,把问题埋在心底,然后微微点头,示意福伯继续。

  福伯咽了咽口水,继续解释道:“许久以前这附近的门派每个季度都会齐聚南阳镇交换产物,久而久之也就形成这个赶集的传统了。每个季度赶集的时候就是南阳镇最热闹的时候,四方各地的人都聚在一块儿,彼此互换灵植产物。偶尔也会有从远道而来的商队,带着闻所未闻的灵植或是其他珍宝,那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福伯属于典型的慢热,一开始不愿意开口,你不问他他就不说话,傲娇的不行。现在聊的时间长了,话匣子也打开了,不用周梓林发问,自己就能挑起话题。

  “上次那个北薯界来的商队带的金丝木薯,嘿呀!那味道是真甜!只可惜咱们上个季度的收成不是很好,没有多余的灵石来买苗子,要不然咱们种一点应该也是很香的!”福伯略带惋惜地说道:“也不知道这次他们还来不来。”

  “确实!要是他们这次还来的话我们一定要买上些苗子。不过要买咱们也得提前准备好灵石,哎!福伯,咱们林庄账上还有多少灵石?”周梓林问道。

  福伯掐着指头算了算,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账上大概还有十来颗灵石吧。”

  周梓林一听吓了一跳:“啊?就十几颗?”一个季度就攒了十几颗灵石,这不就和自己上了一个月班却只发了十几块的工资一样,让人震惊。

  “能有十几颗已经很不错了,上个季度的太阳太毒了,四季稻的长势不是很好,导致收成不行。不过这个季度的天气还不错,前两个月的收成也还可以,到时候赶集再换一些,这样灵石应该就够用了。”福伯絮絮叨叨地盘算着。

  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放下筷子,然后说道:“哎呀!差点忘了,修士前几日身体不好,一直都没有给灵田浇水,灵田里的四季稻才刚出苗,可不能缺水呀!修士快些喝完,趁着现在天色尚早,水汽还足,赶快给灵田降降雨!”

  周梓林一听也是来了兴致,昨天一天都在忙着造纸,一直没有机会往灵田里跑,更没有机会去尝试记忆里的修仙法门。现在正好可以去尝试一下修仙的道法,也顺便再去田里看看四季稻的长势。

  周梓林端起碗,一口气把碗里剩余的粥喝完,然后起身,和福伯走出院子,往门外的灵田走去。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