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慕时笑了,他黑眸阴沉:“是吗,那改天可以把表嫂借我玩玩么?反正我也还小,闹着玩玩也没事吧?”“慕时,你!”顾斯延的表叔被慕时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以前,他知道了顾斯延从小是孤儿,被表叔一手养大后,慕时对沈家百般尊敬。可是他呢?他的女儿故意在他面前勾引自己的丈夫,任由沈娇娇无法无天的占有他的丈夫。

一吻情长(顾斯延慕时)免费章节阅读

时到今日,慕时仍旧心存幻想,那男人对自己,多少还有些情。

哪怕为了这一丁点,他也会好好珍惜。

可是,顾斯延摔门而去后,又是将近半个月的消失。

直到年关将近,男人才打电话来通知他来参加生日宴。。

然而令慕时难以置信的是,等推开酒店包间的门时,入眼便是沈娇娇那妩媚的嘴脸,她微笑着坐在顾斯延的身边撒娇。

“斯延哥哥,你尝尝这个嘛。”

说罢,像是不经意间抬头,看到慕时慌乱地站起身来:“啊,嫂子你来了,你别误会,我和斯延哥哥都是开玩笑的,我们闹着玩呢。”

“开玩笑?”慕时走到包间里,苦涩至极:“顾斯延,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他本以为这男人想通了,是要带他参加他朋友的生日宴,没想到,竟然是沈娇娇的生日宴。

他真做得出来!

沈娇娇立刻劝道:“嫂子,这真的不是哥哥的错,都怪我惹你生气了,都是我不好……”

她长了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如今再挤出些泪水,宛如梨花带雨,像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般。

顾斯延的表叔似乎看不下去,站出来主持公道:“行了慕时,娇娇是个女孩子,你不要为难他。小孩子闹着玩,你怎么这么小心眼?”

慕时笑了,他黑眸阴沉:“是吗,那改天可以把表嫂借我玩玩么?反正我也还小,闹着玩玩也没事吧?”

“慕时,你!”顾斯延的表叔被慕时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以前,他知道了顾斯延从小是孤儿,被表叔一手养大后,慕时对沈家百般尊敬。

可是他呢?他的女儿故意在他面前勾引自己的丈夫,任由沈娇娇无法无天的占有他的丈夫。

凭什么?

慕时心中刺痛,却听到沉默的顾斯延忽而开口,冷冰冰道:“慕时,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亏你还是慕家的独子,一点教养都没有。”

男人冰冷的视线向慕时投去:“给娇娇和表叔道歉,马上!”

“我为什么要道歉?顾斯延,我没有错!”慕时全身冰凉。

他知道自己在顾斯延心中没有地位,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就仗着他爱他,所以他可以把他的尊严放在地上任意踩踏是吗?

顾斯延却冷冷一笑,警告道:“慕时,你别忘了那天在别墅,我对你说过的话。”

慕时怎么会忘记?

他说过,他随时可以让他滚出这个家。

沈娇娇贴在顾斯延的胸膛上,用柔软的身体蹭着:“斯延哥哥别生气,娇娇好害怕呀。”

沈娇娇冲他勾了个挑衅的笑容。

下一秒,慕时便将玻璃杯中的红酒泼在了沈娇娇的头上。

包间内传来女人的尖叫与哭声,紧接着一道重重地巴掌落在慕时的脸上,顾斯延狠狠道:“慕时,你发什么疯?”

脸颊火辣辣的痛感,慕时冷笑一下。

没错,的确是他发疯,如果不是他疯了,怎么会爱上顾斯延!

“顾斯延,你放心,不用你赶我走,这个位置,我慕时他妈的不稀罕了,再也不稀罕了!”

他推门离开,眼角泛出泪水。

现在的沈娇娇,应该很得意吧。

心都死了,何必再那么狼狈不堪的挣扎呢?

口袋的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他的思绪,慕时接起来,那头传来好友秦正诺焦急的声音。

“慕时,你现在在哪?你爸爸他出事了!现在生死未卜!”

听到这话,慕时一阵眩晕。

“正诺,你、你说什么……”

医院。

慕时赶来时,慕世安已经被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患者仍未脱离危险,至于能不能醒来都不确定。

隔着玻璃看着插着氧气管的父亲,慕时难以置信:“不可能的……酒后驾驶?是不是搞错了?”

秦正诺在旁安慰:“慕时,你别伤心,我也相信慕叔叔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慕时却像是忽而意识到了什么,转头逼问道:“正诺,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我爸爸怎么会突然一个人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喝酒?”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