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陈国元慧帝十三年,冬岁。大雪陈魏两国于魏水河相戎。十二日后陈国骠骑少尉元裴趁夜率兵一千为前锋奇袭敌军,天明时破陈军退数十里,大捷。五日后天明再战,大捷。此番三战而大捷,满朝震哗。魏人悍野,此战陈国领军为老将徐长文,此人纵横沙场二十余载尚不能胜,而如此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郎初出茅庐却大败陈国,至此百姓都传言说此为天降战星而兴大陈,洛阳城内多了一位鲜衣怒马少年郎。天子大喜,封元裴为襄候。“襄”者,安邦定国,足见天子对其之器重。元裴本是宗族世子,天子喜爱为其开府加封,更是长宣召入宫一席同食帝十五年,盛暑。

皇夫在线阅读

自初元祖开国历经百年后,王无道,酒色昏聩荒于朝政,以至王室渐微被吞灭。此间各国势利纵横,各怀异心,数年后唯有三国,南陈,西梁,北魏势最为强大。

  陈国元慧帝十三年,冬岁。大雪陈魏两国于魏水河相戎。十二日后陈国骠骑少尉元裴趁夜率兵一千为前锋奇袭敌军,天明时破陈军退数十里,大捷。

  五日后天明再战,大捷。此番三战而大捷,满朝震哗。魏人悍野,此战陈国领军为老将徐长文,此人纵横沙场二十余载尚不能胜,而如此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郎初出茅庐却大败陈国,至此百姓都传言说此为天降战星而兴大陈,洛阳城内多了一位鲜衣怒马少年郎。

  天子大喜,封元裴为襄候。“襄”者,安邦定国,足见天子对其之器重。元裴本是宗族世子,天子喜爱为其开府加封,更是长宣召入宫一席同食

  帝十五年,盛暑。

  这日酉时,台城外头鼓楼暮钟过了一百零八声,昏黄日落,庭前那海棠花在此时落了一地,几分薄云褪去荼色,天渐暗,承明殿里头开始掌灯。

  这正是两班当值的殿卫轮班之时,殿外一殿卫抬首忽见那远远而来那身影。

  来者却是一内侍。他一身八宝赤色莲鹤服青冠,狭目细长,抹了口脂的唇猩红更衬得肤苍如青玉。

  那是天子近侍兼内侍总管陈使。

  殿卫待他上前忙低首唤了声,“公公。”

  “嗯。”

  陈使抬了抬下巴拿眼睛睨了他一眼,淡应了声便入了大殿。

  这个时辰殿内正在洒扫。几个忙活的小宫女转身见他提着罗裙连连后退惶然道,“陈公公…”陈使见此便不耐挥了挥手,道:“都退下吧。”

  “是。”几人低首匆匆退下,殿门“吱”一声合上,

  陈使瞟了殿里一圈儿找着什么,待他看见青芙帐幔后隐隐捡烛那人忙疾步上前弓下身,面上挤出一脸笑凑上天子楚容仙跟前低着眉眼唤道:“陛下...”

  “你回来了?”

  这声音就如主人般,淡如冷泉。方才陈使上天子跟前时,便远远的便闻见一身药用的苦莲味。楚容仙自幼长年抱恙,样貌虽是生的极清丽,可那苍白的面隐在一盏簌簌的明灯下,也淡的叫人看不清。

  天子闻得动静并未回身,他用那剪子仔仔细细减掉烛中枯芯,转过眸淡道一句:“事情做好了?”

  陈使仿佛没闻见那药味儿,面上依旧笑的讨好,:“禀陛下,都办妥当了。”

  “哦?”楚容仙放下那剪子,他取过御案上一只玉笔以尖微沾墨,按袖低眉敛目在白宣上勾上几笔,淡道:“如今外头如何传闻的?”

  陈使笑呵呵道:“如今外头在说顾史典一家子染了急诊,连那位女公子昨个儿也突发急诊,不知怎么就没了,眼见今儿个就发丧了。”陈使斟酌着仔细道,“陛下…只是不知元小将军那里……”如今大军开拔在外头,想必这洛阳城里头消息也飞不出去,就算得了消息,元裴也来不及赶回来。

  听他如此道,楚容仙笔锋一滞,低着眉眼道了声:“也好。”

  “只是陛下,”陈使小心翼翼抬起头话里有话,“奴才怕…”

  “怕什么?”

  陈使似极痛惜道:“陛下恕罪那奴才便说了,您也知道小将军那脾气,若是他回来知道了。那可不得闹上一通?”整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元裴与顾大人之女顾沅自小便是眼对着眼长大的,两人可是在元老夫人跟前定了亲的,如今老丈人重症,未婚妻身故这未来夫君却不知,来日知道了可不得闹一场儿吗?

  “无妨,阿裴那里等他回来寡人去说便是。”楚容仙将笔于砚台一搁,微敛睫看着字墨。

  纸上墨水未干,寥寥几笔一支兰将开未开清逸脱尘,似有一股烟云无杂的仙气,然不知为何却隐隐藏着几分凌厉的杀意。

  “陛下……”陈使抬起头望着楚容仙还欲再说,楚容仙将纸一合转过眸却道:“时辰差不多了,寡人还要去母后那里用膳,你陪着寡人吧。”

  陈使垂下首应声,“是。”

  太后寝宫启凤殿。

  陈太后自天子登基来便笃佛尊道,前些年这宫内又找了几位已位列仙班的道长布置风水布置一番,楚容仙来时但见园前芳草内养的几只白鹤振振而飞,庭前池中盛月,芳草异香。因太后不喜太监怪里怪气的惹人厌烦,启凤殿宫内便一水儿都是娇美的小宫人。

  “陛下。”殿前那青衣小宫女见楚容仙娇羞一拂。

  楚容仙站在殿外头却步不前,他抬了抬颔,深目望着殿里头:“寡人来见母后,觅儿你进去通传一声。”

  “是。”

  楚容仙静静候着。

  稍顺小宫人匆匆出来,“太后口谕请陛下入内。”

  楚容仙这才整顿衣摆踏入殿内,落定,他却步负手侧眸望了一圈,见北窗下翠玉屏后几道隐隐人影落在几颗巴掌大明珠制成的灯下,隐隐卓卓。

  楚容仙上前几步,抬起眼看着高榻上那人影淡唤道,“母后。”

  小宫人将玉屏退去。

  高榻上的李太后正小憩,她身旁两个哑巴宫人手持轻扇孔雀屏,死沉沉的眸见他也只低首稍稍一拂身。

  楚容仙安安静静候着。等好一会儿太后似才听到动静慢慢睁开眸,欣喜道:“皇儿来了?”她凤目挑笑慢慢撑起身,袖上的那朵浓如血色的裹金缠枝赤色牡丹开的极好,随着她一动,似活了过来。这李氏太后如今也年不过四十,年轻时生的貌比牡丹娇艳无双,如今也自有一番花开极致饱熟的美态。

  “是,母后。”楚容仙遥遥站着看着她艳丽的容姿眸光暗烁,忽笑:“孩儿来陪母后用膳,母后莫是忘了不成?”

  “倒是难为陛下有心了。”太后微微一笑,两指捻过身旁青案的玉杯低首慢慢撇开茶沫子,“哀家这里日日食素三食寡味,你到一日不落陪着哀家。”

  楚容仙顺从的望着她应了声,“是。”

  “阿奴,”太后吩咐身旁那宫女,“你去把哀家前先日子抄的佛经拿给陛下。”

  哑巴宫人得了令拂一身,慢慢退下转身。

  楚容仙便垂首恭谦道,“儿臣谢过母后。”

  “你我母子,何必拘礼?哀家日日念经吃斋,便是祈求上苍令皇帝的身子早日好起来,也好,叫哀家能舒坦的去见先帝。”

  “是孩儿令母后忧心。”

  跟自己前儿的少年郎,眉目修挺,清姿如仙,也算有些模样。“皇帝,”太后瞧着他将茶杯一放,略抬起目话语间一转,那凤眸忽有些深意:“这几日哀家听闻那顾家,突逢变故,实在可怜。”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