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做主要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样的办法,竟然让这铃铛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白瑾疏当时就是瞧中这香味了,就把这贡品拿来了。这香味算是天下独一无二的,而且都知道是被太子殿下拿了是以唐裳拿着这铃铛去城门那,守卫会将她带到太子府。“收着吧,让这位爷帮忙可是很难得的。”说不定唐裳要帮忙得事情是小事,这铃铛还不止用一次。南秋叶在心里这么想着。唐裳没说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

我家暗卫的作死之路小说精彩试读

  

  南秋叶总觉得冥司局的在他现在的这具身体上做了什么手脚,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伤好的速度会这么快?

  就拿他和白瑾疏比,虽说白瑾疏的伤比他重些,但是他也受伤不轻啊,有谁两个人同时受的伤,本来要一起花个十天半个月痊愈,而他就几天的时间他的伤口就已经开始结痂了!

  冥司局为了让他活下来,也太不折手段了!

  就因为伤好太快的事情,南秋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了,平日里偶尔会露出的笑容也没了,整天拉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他几个亿一样,搞得在这里的氛围都变得有些沉闷。

  “我还是第一次见伤好快了而不高兴的人。”白瑾疏饶有兴致的看着拉着一张脸的南秋叶。

  “你懂个屁。”粗俗的话从南秋叶的嘴里说出来,白瑾疏听着虽有些不适,但却莫名的觉得想笑,想笑也笑出来了,这下轮到南秋叶觉得尴尬了。

  他活了这么些年,还真的没说出什么粗鄙的话,从小到大收到的教养不允许。

  但是冥司局是真的有点惹毛他了,他还是第一次想做一件事做不到的。果然是凡人和神仙作对凡人只有吃亏的份?

  他就不信了,他还死不成!

  南秋叶一个人坐在那里冷着一张脸越想越气,而白瑾疏是坐在旁边看着他是越看越想笑,这点从他翘起来的嘴角就看得出来。

  这两人坐在院子树下的石凳上,两个看起来不应是凡人的人却穿着最粗制的麻布衣服坐在那里,画面还莫名的和谐。

  唐裳抱着衣服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笑了。

  “两位公子,这是连夜为你们赶制的衣服,明日你们就要离开了,这是小女子最后一点心意了。”

  唐裳怀里抱着两件衣服,布料看起来要比此时南秋叶、白瑾疏穿在身上的要好些,分别是黑白两色。

  不得不说,唐裳算是将寻常百姓女子能会的都会了,这做的衣服也是订好的,衣服上的花纹也是精美。

  最主要的是南秋叶还发现这位唐姑娘的医术好似不比她爹的差,这些时日由于有他们两个病患在,唐老每天都上山采药去了,听唐裳说原本平常都是他们父女俩一起去的。

  这样的女子要是放在寻常地区而不是这深山老林这里,想必是有许多人求娶的。

  “多谢姑娘。”很多时候有些感谢不说出口不是不报答,只是记在了心里等时机到了,自然会涌泉相报。

  南秋叶说着站起来接过唐裳手上的衣服,自然而然的将那件黑色的衣服递给了白瑾疏。

  白瑾疏看着黑色的衣裳,皱了下眉:“为何给我黑色的?”他倒觉得黑色应该挺适合南秋叶的。

  “我不喜欢黑色。”南秋叶淡淡的话语让白瑾疏不禁抬眼看他,几秒后白瑾疏还是伸手接过。

  这一次白瑾疏没有像以往那样感谢的话都是让南秋叶来说。只见他从胸前掏出一个金色的铃铛递到了唐裳的面前。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姑娘日后若是有事解决不了需要在下帮助的,可以拿着这个铃铛到京都城门,把它交给守卫。”白瑾疏没忘记南秋叶的话,因为他觉得南秋叶说得挺有道理的。

  只是南秋叶却不知道这么个铃铛竟然还起到令牌的作用。

  没原来十三记忆的南秋叶自然也就不知道白瑾疏这铃铛来历不简单。这是一个战败国送上来的,铃铛采用金子所做,上面的花纹是那个战败国最顶级的手艺人做成。

  做主要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样的办法,竟然让这铃铛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白瑾疏当时就是瞧中这香味了,就把这贡品拿来了。

  这香味算是天下独一无二的,而且都知道是被太子殿下拿了是以唐裳拿着这铃铛去城门那,守卫会将她带到太子府。

  “收着吧,让这位爷帮忙可是很难得的。”说不定唐裳要帮忙得事情是小事,这铃铛还不止用一次。南秋叶在心里这么想着。

  唐裳没说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

  白瑾疏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再次说道:“这几日在这里叨扰了,我们走后姑娘和令尊最好也离开这里,免得有性命之忧。”

  他们走后说不定那些人会找到这里到时候唐裳父女俩或许会被他们牵连,受皮肉之苦不说还很可能会死。所以白瑾疏才这么说。

  唐裳点点头:“多谢提醒。”这两日的相处她就察觉白瑾疏和南秋叶不像是普通人,两个人一个看起来高贵,一个看起来矜贵,反正普通人是不会有这样的气质的。

  再加上救他们的时候,两人身上的伤口皆是剑伤和刀伤,显然是遭遇了刺杀,平民百姓可不会有人被刺杀。

  医者救人不问身份,救白瑾疏和南秋叶只是尽他们作为大夫的职责罢了,完全没想过要他们回报。

  不过大夫也是要收诊费的,这个诊费虽不是钱财,但是却比诊费好用多了。

  “不说了,我回房试试这件衣服。”恩情的事暂时解决了,南秋叶放心了一半,抱着刚得来的新衣服就回了房。

  这古代的衣服他还不怎么会穿,这几天穿衣服他都要琢磨一会儿,这会他要回去趁白瑾疏不在,一定要搞清楚怎么穿。

  等南秋叶将里衣和外衫分清,规规整整穿在身上,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没有什么能难得了他。

  “你们是何人?”才穿好没多久,南秋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唐裳的声音。

  南秋叶整理衣袖的动作一顿,觉得有点不对,立马转身开门查看怎么回事。

  一出去他就看见白瑾疏动作利落的将他屁股下的石凳一脚踹向了院子里忽然多出来的一群人。

  这群人跟南秋叶刚来这里看到的要杀白瑾疏那群人的装扮一样,大概有二三十人的样子。

  终究还是来了。

  南秋叶面色一凝,立马飞身挡在了白瑾疏的面前。

  他知道白瑾疏会武,但是现在白瑾疏身上有伤,根本不能用力过猛,刚才踢石凳就已经耗费了白瑾疏不少的力气。

  “唐姑娘等会儿我掩护你先走。”唐裳之前被白瑾疏护在身后,南秋叶也趁这个时候和唐裳说话。

  没办法,唐裳不会武功,白瑾疏虽然受了伤但好歹会,而且这些人的目标本来就是白瑾疏,他现在是不能和白瑾疏分开的。

  对于南秋叶的话白瑾疏没有反驳,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