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于时皓回过神,面露歉意,“抱歉,念烟,我临时有些事要处理,没办法陪你吃午饭了。”周念烟神色一滞,但很快有换上善解人意的笑,“没关系,工作重要,我们下次再一起吃饭。”“嗯,好。”他本来打算让人送周念烟回去,但她说不用,坚持要自己回去,不给他添麻烦,于时皓便也不再坚持,只是和她一起走到门口,送她上了计程车。

对你情深如故(苏梨落于时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翌日,于时皓准时回到公司。

早上会议还在进行中,周念烟就找了过来。

何洁原本想带她到招待室等着,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周念烟便自己推门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何洁连忙跟了上去,“周小姐,这里不能随便进来。”

周念烟斜了何洁一眼,不咸不淡地说:“没关系,时皓的办公室我又不是没来过,你给我冲一杯热咖啡吧,不要糖,谢谢。”

何洁微微蹙了眉,周念烟这种女主人作风,她实在有些反感。

见她还没动作,周念烟双手环胸,不屑地哼了一声,“怎么,我的话不管用,一定要时皓开口才行?”

“怎么会,”何洁脸上挂上职业假笑,客气道:“周小姐,请稍等。”

周念烟趾高气扬地坐到真皮沙发上,偏过头,仿佛不屑去看别人。

何洁嘴角微抽,仍保持着专业秘书该有的礼仪,微笑着走了出去。

十一点半,会议结束,于时皓回到办公室便看到不约而来的周念烟,有些微讶,“你怎么来了。”

周念烟放下手中的咖啡,迎了上去。

“昨天约某位大忙人吃饭没约成,今天我只好亲自上门找人了。”

于时皓坐回椅子上,看着桌面上堆积成山的文件,无奈道:“我可能没那么快。”

周念烟体贴道:“没事,我等你忙完。”

于时皓嗯了声,“好,你先坐一会,需要喝什么跟何洁说就行。”

“嗯嗯,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于时皓好不容易处理完部分紧急文件,刚想起身带周念烟去吃饭,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于时皓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他这个是私人手机号,很少有人知道。

手机那端的声音很冷,“于时皓,我是聂星诺,你现在来一趟警局吧。”

于时皓淡声问:“什么事?”

他与聂星诺之间,除了苏梨落再没有别的交集。

聂星诺的声音冷如寒冰,“梨落的尸体要火化,火化流程需要你的签字。”

火化流程需要死者亲人签字,聂星诺虽然是苏梨落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却不能代替她的亲人帮她签字。

而苏梨落的父母早已去世,除了于时皓,她也没有其他亲人了。

虽然她签了离婚协议,但两人还没办理最终的离婚手续,因此,在法律上,于时皓仍是她唯一的亲人。

于时皓眯了眼,“你说什么?”

尸体?火化?

开什么国际玩笑。

聂星诺冷漠地重复了一遍,“我说梨落的尸体要火化,需要你的签字。”

于时皓显然不信,沉声道:“这些把戏很好玩吗?”

周念烟疑惑地看向他,有些好奇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不是把戏,你来了不就知道了。”说完,聂星诺便将电话挂断了。

于时皓的嘴角淡淡勾出一个嘲讽的笑,躲了两天,终于舍得露面了。

周念烟走近于时皓,柔声问:“时皓,谁的电话啊?”

于时皓回过神,面露歉意,“抱歉,念烟,我临时有些事要处理,没办法陪你吃午饭了。”

周念烟神色一滞,但很快有换上善解人意的笑,“没关系,工作重要,我们下次再一起吃饭。”

“嗯,好。”

他本来打算让人送周念烟回去,但她说不用,坚持要自己回去,不给他添麻烦,于时皓便也不再坚持,只是和她一起走到门口,送她上了计程车。

去停车场拿了车,他朝警局驶去。

来到警局,他以为会看到一脸奸计得逞模样的苏梨落。他一直认为这是苏梨落与聂星诺联手玩的把戏,不过就是为了挽留他。

可是没有。

来到警局,他只看聂星诺站在几个警察中间,神色悲痛。

他蹙起眉头,走了过去。

聂星诺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对身边的警察说:“他是梨落的丈夫,他可以签字。”

聂星诺的眼睛很红,好像刚哭过一样,声音也很沙哑。

于时皓不耐烦地问:“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聂星诺这下看都懒得看他了,更别说回他话。

其中一位警察拍了拍于时皓的肩膀,安慰道:“节哀。”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