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沈竹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阿棠之前不是养了只猫么,豹子也是猫科动物,养安德烈和那只猫差不多……” 随着沈竹的话音一句句落下,沈棠的脸色也一点点阴沉下来,他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低垂着眼眸盯着自己的指尖。沈竹这才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妥,也讪讪闭了嘴,“我不是故意提起那只猫的……” “没事,生老病死对人来说都是常事,对于猫来说也不算稀奇。” 沈棠打开了笼子,伸手摸了摸那团橘色,目光也跟着柔软了起来,“他长得和葱花倒是很像,就留下来吧。”

兽神大人救救我(安德烈沈棠)精彩章节

“我拒绝。”

“拒绝?为什么啊?安德烈这么可爱,现在还受了伤,我但凡可以把他带去出任务,也不至于现在在这里求你。三弟你就当帮帮二哥,就收留他半年,就半年,我一回来就把他带走。”

沈竹还欲再劝,坐在一旁的宋启洲及时拉住了他的手,摁住沈竹的肩膀,让他坐在沙发上。

“三少。”

沈棠抬眼扫了扫宋启洲对自己二哥亲密的动作,抿了抿唇没有出声。宋启洲对上他那双洞悉一切的双眼,干笑了两声,又在沈竹的对视下无奈开口:“我知道三少的顾虑,安德烈作为X计划的幸存者,一旦暴露,联邦那边一定会对沈家不利……”

还没等宋启洲说完,沈竹抢着说道:“要是因为这个,阿棠你大可以放心,联邦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以往的安德烈已经在X计划中死掉了,现在只有沈竹痛失爱宠,寻来一只相似的豹子安德烈,以做怀念而已。”

“没错,这只豹子与以往的安德烈没有丝毫关系,宠物死了一只再找一只再平常不过,长官只是把新爱宠交给弟弟照顾,不会引人注目。”

沈棠听两人的解释,淡淡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沈竹拿捏不准自家弟弟的意思,试探地问了句,“阿棠,你还有什么顾虑都一起说出来,二哥帮你都办好。”

“不是我不愿养他,只是二哥想过没有,你一个联邦少将,养只豹子,将来还能陪你上战场杀敌,这倒没什么不对。但你把他交给我一个普通人养,这已经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问题了。”

何止是引人注目,他怕是牵只豹子出个门,别人都会报警把他抓起来。

“嗐,我以为什么问题呢,我去第九团给你开个养豹子的证明去,还有这个,”沈竹往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拿出来一条黑色的项圈,“这是我团里最新的研究成果,内置定位,还有个强控电击按钮。你把手机给宋启洲,之后安德烈要是有什么不对,你摁一下,别说是安德烈了,就算来只大象也能撂倒。”

“可我从未养过豹子。”

沈竹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阿棠之前不是养了只猫么,豹子也是猫科动物,养安德烈和那只猫差不多……”

随着沈竹的话音一句句落下,沈棠的脸色也一点点阴沉下来,他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低垂着眼眸盯着自己的指尖。沈竹这才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妥,也讪讪闭了嘴,“我不是故意提起那只猫的……”

“没事,生老病死对人来说都是常事,对于猫来说也不算稀奇。”

沈棠打开了笼子,伸手摸了摸那团橘色,目光也跟着柔软了起来,“他长得和葱花倒是很像,就留下来吧。”

葱花就是那只已经死去的猫。

见沈棠应了下来,沈竹也弯了弯嘴角,“好,我团里的医生,叫张渺远的那个,他还要在国内留一段时间,我把他联系方式发给你,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自己问。”

“好。”

手下的小豹子还在昏睡着,除了胸膛处呼吸的起伏,就像是死去了一样。就是这么脆弱的小东西,沈棠的眼中浮现了一丝爱怜,“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送走了沈竹和宋启洲两人,沈棠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小豹子抱出笼子,然后在沙发上放了个软垫,将他安置在了那里,好让他能舒舒服服地睡个觉。

身为公司的总裁,沈棠日常工作还是很繁忙的,他匆匆看了几眼安德烈,就不得不回到办公桌后,拿起之前还没看完的文件继续看了下去。

时间一晃而逝,办公室里翻文件的轻响声和小豹子清浅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不算过分的安静,反倒显得十分温馨。等到暮色四合,夕阳的余晖也探进了房间,沈棠才从座椅上站起,他走到沙发边,就着地毯就坐了下来。

他开始打量这只贪睡的小豹子,虽说豹子是凶猛的野兽,可是安德烈却幼小的可怜。因为实验的缘故,他瘦弱的就像一只大猫,毛色也暗淡很多,好在那些花纹流畅地附着在他的身体上,威风凛凛的,若是能够正常长大,倒也不输王者的气势。

“豹子吃什么呢……”沈棠给张渺远发了信息,不久便收到了回信,“奶粉,肉,不能多吃人类的调味料。”

“你还真是好养活,等你醒来,就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手艺,”沈棠勾起嘴角,一双清冷的杏眼也瞬时温柔了起来,“话说你怎么这么贪睡,从二哥来时就没有醒,是不是身体还没好……”

就在沈棠轻声呢喃间,他手底下的小豹子微微晃了晃脑袋,像是在沈棠的掌心蹭了蹭。软和的毛带来的触感一瞬间酥麻到了心里,沈棠心中一动,再看小豹子时,就对上了一双圆滚滚的眼睛。那双眼睛金灿灿的,耀眼的就像是小太阳,好像能点燃万物,连带着沈棠心中无限的情绪都能一同点燃引爆。

 “你醒啦,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哦。我叫沈棠,你好啊,安德烈。”

这个叫沈棠的人,是自己在这个陌生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安德烈望着他柔和的眉眼,也渐渐放松了紧绷的身体。

兽人世界的战争,自己的死亡,实验室里冰冷的灯光和刺耳的警告声,这些仿佛都在沈棠眉眼弯弯之下逐渐远去。安德烈静下心来,冲着沈棠低声叫着,可是因为身体虚弱,发出来的声音柔弱的像是嘤咛一般。

一直作为部落首领的安德烈顿时愣住,他又不信邪地又吼叫两声,可发出的声音却像是“嘤嘤嘤”一样,与记忆中威武霸气的声音大相径庭。

这是怎么了?!

沈棠刚从茶水间回来时,就望见小豹子垂头丧气地趴在沙发上,那双圆眼睛湿漉漉的,好像委屈的要哭出来。他顿时心疼的不行,“这是怎么了,安德烈是饿了么?”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