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就连他这次特意休了个小长假回来,就是要、、、、、、不过他应该感谢孙宝的那一巴掌,将他彻底打醒了,或许是时候直接摊开来说了。“起来”,霍溪反手抓住还在他手上作乱的手,用力将人拉了起来。手上传来轻微痛感,上半身被拉离床板,孙绍再醒不来,就真和死猪没区别了。

穿成炮灰要翻身(孙绍霍溪)小说精彩试读

不明亮的柔黄灯光下,霍溪的黑眸里染上一丝疲累之色。

“孙、、、、、、”宝、、、放手、、、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老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老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篮摇你快快安睡,睡吧,睡吧,被里多温暖。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老师的手臂永远保护你,世上一切幸福的祝愿,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

轻柔的歌声将霍溪到嘴边的话语冲散了,还没抽回的手被温柔的轻抚着,霍溪身体霎时僵硬,竟一时失了反应。

屋内很静,很静,静得只剩下孙绍的歌声。歌声缭绕,霍溪脑中不自觉的咀嚼起听到歌词,这是一首他从来没听过的歌。

不可否认,歌声轻柔甜美,让人听了很舒服,似乎真的能起到催眠的效果,歌词也很温暖人心,只是,霍溪很快收拾起歌声对自己的影响,眼睑低垂,眸中云雨翻涌。

一个屋檐下住了十几年,仅管平时霍溪对孙宝根本就不亲近,两人可以说很少交流,可是该了解的他一点不落下,更何况这人现在还是他的法定另一半。今天的种种串联起来,看来还真是重新找了个”好老师”。

“老师”,霍溪轻声吐出两个字,而且还不仅仅只是给自己找了个老师,这回入戏挺深的!

想到孙宝下午说要去当幼儿园老师的事,霍溪眸光瞬间冷冽起来。

先是一个冯海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去解决,是打算留着给孙宝长长脑子,顺便等着孙宝使劲闹,看看什么时候磨光了他的耐性,顺便也让老爷子看清。没想到孙宝不仅人蠢,还是那种容易招惹乱七八糟东西的体质。今天孙宝的反常,应该就是那腌臜东西背后教唆的。之前小打小闹他可以置之不理,可是现在——

霍溪心中升起浓浓怒意,他在气孙宝的愚蠢、不争气,更怒那些在孙宝背后挑拨唆使的人,特别是这回竟然敢明晃晃的算计到霍家来,直接打脸,看来是他之前实在太纵容了。

霍溪不是冷心冷情的人,他对孙宝是没有爱情,可是一个屋檐下住着,不可能连半点亲情都没有,不然他当初也不会满足对方的要求,领了证。

就连他这次特意休了个小长假回来,就是要、、、、、、

不过他应该感谢孙宝的那一巴掌,将他彻底打醒了,或许是时候直接摊开来说了。

“起来”,霍溪反手抓住还在他手上作乱的手,用力将人拉了起来。

手上传来轻微痛感,上半身被拉离床板,孙绍再醒不来,就真和死猪没区别了。

不用想也知道谁拉的自己,他心里一个咯噔,自己等人等得睡着了。不用看,光用脚趾头想,就知道现在准又是被误会了。特别是他刚才习惯性把霍溪当成圆嘟嘟给、、呃、、轻薄了,简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圆嘟嘟是他任课大班一个十分惹人怜爱的小朋友,小圆嘟嘟是个可怜娃,两岁时高烧没能及时得到医治,高热导致失语,之后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门口。

原本像圆嘟嘟这样的特殊儿童是应该送去上特殊学校的,而不应该来孙绍所任职的这所乡村幼儿园,毕竟他们园里没一个老师会手语。可是圆嘟嘟情况十分特殊,经医生的诊断,圆嘟嘟小朋友的声带并没有损坏,意思就是小家伙的失语很可能是心理原因,为了让圆嘟嘟能开口说话,就更不能把他放到特殊学校去,小圆嘟嘟需要尽量去接触正常环境,才能刺激他发音。

圆嘟嘟是个相当怕生和没有安全感的小朋友,第一天来园里,躲在送他过来的孤儿院院长身后,只露出一双乌黑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孙绍,当时孙绍心中顿生酸涩。他莫名的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双亲皆在却胜似孤儿,应该说比孤儿活得还苦。

知道圆嘟嘟的特殊情况后,孙绍平时会多加注意、特别照顾。久而久之,圆嘟嘟也特别黏他。圆嘟嘟平时很乖,不用多操心,可是每到中午午睡时,孙绍就要犯头疼了。

可能是圆嘟嘟被扔在孤儿院门口时,正直大中午,所以之后每到中午时,圆嘟嘟就显得特别躁动不安,仿佛是他此时再次被抛弃在孤儿院门口,顶着烈日炎炎,小人儿倔强的坐在孤儿院大门前台阶上,一动不动的。

孙绍试过多种方法来哄圆嘟嘟午睡,最后发现唱摇篮曲有效果,刚才睡梦中霍溪拉住他的手,他直接把人当成了圆嘟嘟,下意识唱起摇篮曲来。最重要的是,要是单单只唱歌还好,他还来着对方的手摸起来,当然他那肯定不是摸,是安抚,安抚,可是对方会信吗?

“呵、、呵呵”,孙绍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想着要不要解释一下,又想着等下会不会越描越黑,实在是娇少爷遗留下来的黑历史太强大了。

“说说吧!为什么?”

霍溪甩开孙绍的手,双手抱胸,目光平淡的注视着孙绍,他想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被打一巴掌,当然这个他如果真想知道,完全可以让人去查,不过原本他是没想知道的,只是现在临时改变主意了,就想听听这人怎么说。

“为什么?”

孙绍呐呐开口,实在没明白什么为什么,不确定的反问,“你,是在问床垫为什么跑地上去,而我为什么睡在床上吗?这个,这个我真的可以解释的。”

也不等对方给个肯定,孙绍直接解释起来,“说了分床睡,我肯定不会食言的,可是屋里找个遍、、、、、、”

孙绍巴拉巴拉的把事情前因后果,包括自己怎么就在床上睡着了全都解释一遍,至于后面把人错当成圆嘟嘟的乌龙,也诚恳的简单说明一下。

破天荒的,整个解释过程中,霍溪竟没有出声打断过。

孙绍以为对方这是把自己的解释听进去,人还犯着困,便打着哈欠道:“两张床,让你先选,我睡那张都可以的。”

“孙宝”,两个字,霍溪几乎是磨着牙说出来的,他也不兜圈子了,“打了我一巴掌,难道不应该给个解释吗?还是你以为我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脾气。”

霍溪算是被气很了,后面的话下意识脱口而出,隐隐有威胁之意。

孙绍先是愣神,对于孙宝这一叫法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自己被点名了,就要报个”到”。没成想对方后面说啥了?一巴掌!又是一巴掌!!这是打算开始秋后算账的节奏么!!!

月黑风高杀人夜,难怪,难怪他下午多次找机会道歉,对方冷冷淡淡没给反应,原来是憋着等现在来算总账,就跟对方说的,谁会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脾气,就算是他孙绍平时是能忍就忍,可是要是有人敢打他脸,那就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孙绍脑袋快速运转起来,对方要的解释肯定不能说,要真照实说,或许他很大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因为换成孙绍自己被人打脸一巴掌,而且被打的原因还是打人的人,想证明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份量,证明自己是否在乎他,这是多么鬼扯打人理由啊!

“这个,那个,我。”

孙绍吞吞吐吐好一会儿,根本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小声道:“那个,如果我说,咳,我当时手滑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脸,你信吗?”

“孙宝!”

“到!”

霍溪笑了,被气笑的。他其实真的很不能理解像孙宝这种人的脑回路,自己蠢,就以为全世界的人和他一样的蠢,“孙宝,我最后说一句,别再挑战我的耐心,后果绝对不是你承担得起的。”

冤枉啊!

孙绍觉得他简直比窦娥还冤!

自己不就是等人时,不小心睡着了,那也罪不及死,怎么就演变成现在这副剑拔弩张的局面,呃,不对,是刀架他脖子上的局面。

孙绍觉得他要说点什么自救,他怕自己再不说点什么,等下对方自己把自己气昏头了,然后摔门而去,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误会就真的大了,以后就更难化解。

娇少爷以前作的死都作了,前科太惨烈,就怪不得人家动不动就提刀相见。孙绍是挺能理解霍溪的,要是换成他自己也会动不动就把对方的举动”阴谋化”。

毕竟现在的娇少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娇少爷了,现在娇少爷身体里住着的是他孙绍,可是这谁知道。

娇少爷之前犯的混,那是实实在在摆在那的,接收了娇少爷的身体,他孙绍也就要连同娇少爷留下的烂摊子一起接收了。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