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唐律,您跟隔壁那个唐律……”小耿欲言又止。我坐在办公椅上,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朝办公室门外看了一眼,“韩晓,帮我去隔壁事务所做对接!”我们这个事务所一共三个人,我、耿邱、韩晓。韩晓是个初出大学校门的东北姑娘,粗旷豪爽。

遇见,唐先生(唐曜徐宁)精彩试读

我活这么大,就没见过像唐曜这样无耻的人!

他话落,我气得发抖,伸手指指房门,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次日。

因为唐曜的突然出现,我一晚上辗转难眠,差不多到清晨天泛了鱼白,才稍稍打了个盹。

祸不单行!

刚进律师事务所的门,小耿就抱着一捧文件上来,小声说道,“我们丢了三个单子。”

“怎么丢的?”我烦躁的把手包扔到办公桌上,从小耿手里接过文件。

三个单子?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事务所一个月的口粮!

我随手翻看了几下,三个单子需要跟我对接的律师都是同一个人——唐曜!

“唐律,您跟隔壁那个唐律……”小耿欲言又止。

我坐在办公椅上,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朝办公室门外看了一眼,“韩晓,帮我去隔壁事务所做对接!”

我们这个事务所一共三个人,我、耿邱、韩晓。

韩晓是个初出大学校门的东北姑娘,粗旷豪爽。

“好嘞!”韩晓应声,跑到我跟前,抱了一大堆文件离开。

韩晓离开后半小时,我心神不定,总觉得这次唐曜来者不善。

韩晓离开后一小时,我如坐针毡,胡思乱想、脑仁疼的快要裂开。

韩晓离开后三个小时,我还没开口,小耿已经按耐不住,“唐律,韩晓走的时间是不是有点长?”

“我去看看!”我起身,提步。

唐曜的事务所就在我隔壁,之间就隔着一道承重墙。

我刚进门,就看到方鸣礼正在冲咖啡,看到我,他坦然一笑,“好久不见!”

我迟疑了下,应答,“方哥,好久不见!”

方鸣礼跟了唐曜很多年,从我认识唐曜开始他就跟着,说是助理,但其实他连一点法律的基本常识都没有。

“方哥,我来找我事务所的人。”

“请便!”

方鸣礼给我指了指唐曜的办公室门。

我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纨绔浪荡的调侃声。

“为什么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呵呵,你想想,谁会在乎丑B活了多久?”唐曜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整个事务所荡漾,活脱脱像只开了屏的孔雀。

回应唐曜的是韩晓,声音娇滴滴的能掐出水来,哪里还有半分东北姑娘的大嗓门,“唐律,您真幽默,您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还没,准确点说,我正在追求。”唐曜修长的手指变着花样的转动手间的签字笔。

“是谁这么荣幸,能让唐律主动追求?”韩晓继续八卦。

唐曜手间转动的笔停住,一脸正色,而后又挑起一抹笑,“就是你们那位唐律,韩小姐回去之后没事多替我美言几句,事要是成了,回头我请您吃饭。”

韩晓抿着唇笑,唇角刚挑开,被我扬手的敲门声打断,“对接工作做完了吗?”

韩晓不知道我跟唐曜之间的矛盾,几步走到我身边,不轻不重的掐了我下,凑近,“英俊、多金、活脱脱的钻石王老五,唐律,你赚大了!”

我从鼻翼里轻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承蒙唐律抬爱,不敢当!”

从唐曜事务所出来,韩晓跟在我身后,看着我不悦的表情,大气都不敢喘。

“对接完了?”小耿问。

韩晓摇摇头,“我过去后那位唐律压根没提对接的事,就跟我聊了聊家常。”

“聊家常?你跟人家聊了这么久?”小耿声音不由得提高。

韩晓伸手扯他衣角,示意他别在说了。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