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太难了,这倒霉丞相会不会因此大发雷霆给她一刀啊,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实在不行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江离看眼前表情变幻莫测的女子皱了皱眉,末了,用清淡的声音道:“男女授受不亲,阮姑娘还不起来?”“咦,你没生气?”阮芙先是有些诧异,随即才发现两人现在倒在地上的姿势太过暧昧,连忙慌乱的爬了起来。江离抿了抿唇,“我为何要生气。”

萌医嫡女:我家丞相又受伤了(阮芙江离)免费章节阅读

江离幽幽的看着阮芙没有动弹,阮芙猜出了他的想法皱了皱眉一字一句道:“丞相大人,现在的我于你而言是大夫,你于我而言是病人,世俗礼仪大可抛诸脑后。”

江离依旧沉默,他就那般看着面前严肃的女子,一张俏生生的瓜子脸尽是认真之色,虔诚到没有任何算计和杂念。

以往也不是没有旁的女子用各种手段试图爬上他的床,但他却可以确定,阮芙绝不在此列。

沉默了片刻,最后到底是阮芙等不住了没好气道:“我一个女儿家都不在意,丞相大人怎的如此扭扭捏捏,若是您不想解毒的话那么便早点请回吧。”

她有她的高傲,人家要是实在不愿意她自然不会强求。

“你以前经常这般给男子施针?”江离抬眼,看她熟练的叫他脱衣服模样可不像是第一次。

阮芙愣了一下,看见对方修长的手指开始解起衣襟,优雅的像是一幅画,“当……当然没有了。”

“哦?”明显有些不信。

“不过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不论男女我都义不容辞。”阮芙澄澈的目光中带着信仰,声音坚定,这是她学医时的初心。

江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脱下最后一件里衣背对着阮芙盘腿坐下,“没想到阮大小姐还有这样高的情怀。”

阮芙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调整了一下呼吸就全神贯注的开始为江离施起了针。

“阮二小姐的脸是你动的手?”

忽而,磁性温和的声音响起。

阮芙拿着针的手顿了顿,接着一脸平静道:“是。”

“毁了女子最为珍重的脸,你倒是下得去手。”声音带了笑意。

“她三番五次坑害我,这次更是要杀我,我没有直接取她性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阮芙手中动作没有停下。

江离眸色平和,一双恬然的眸子在烛光下看不清楚情绪。

一个时辰后,阮芙收起了江离身上最后一根银针长长的除了一口气,她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渍,此刻才有时间拿出手帕擦擦。

“恭喜丞相大人,您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被我疏导了出来。”

江离默默的穿好衣衫,“阮大人若是知道你医术如此了得只怕早就将你供起来了,你在阮府也不至于混的如此差。”

“我姑且当江丞相这是在夸我啊。”阮芙狡黠的眨了眨眼并不想多说这个,顺手开始收拾起一旁的银针。

“不是姑且,我就是在夸你。”江离语气和煦,从榻上站了起来。

阮芙正在忙忙碌碌的收拾,不防一个转身,撞上了一堵人墙。

来不及有多余的反应,身体因为惯性向后倒去,阮芙情急之中顺手抓住了一片月白的衣袖。

砰的一声,是身体砸在地上的声音。

阮芙有些呆滞的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子愣神,造孽啊,她一个顺手竟然把丞相大人给顺下来了,能不能不要这样作死!!

阮芙小脸有些发白,脑海里瞬间闪过惹怒江离后的一万种死法,下意识的开始认错,“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错,话音一转道:“丞相大人明鉴,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自己突然挡在那里,你没摔坏吧。”

那个时候本来是她要着地,千钧一发之际是江离搂住她的腰肢一个旋身,她便到了上边的位置。

太难了,这倒霉丞相会不会因此大发雷霆给她一刀啊,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实在不行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江离看眼前表情变幻莫测的女子皱了皱眉,末了,用清淡的声音道:“男女授受不亲,阮姑娘还不起来?”

“咦,你没生气?”阮芙先是有些诧异,随即才发现两人现在倒在地上的姿势太过暧昧,连忙慌乱的爬了起来。

江离抿了抿唇,“我为何要生气。”

“我不是害你跌倒。”阮芙脸色难得的有些发红。

话音刚落,手腕忽然感觉被人抓住,紧接着被用力一扯,整个人便重新倒向了江离的怀里。

四目相对,阮芙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江离泰然自若的在她耳边道:“扯平了。”

他的声音像是三月的春风,微热的鼻息扑打在颈畔,再加上一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

阮芙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成功被蛊惑了。

“妖孽。”细弱微蚊的吐槽。

江离勾了勾唇,“你说什么?”

“没有啊,您听错了吧。”心虚的再次爬起来,阮芙立马避了三尺远道:“丞相大人,时候不早了,您该回去歇着了。”

江离扬眉,他又不会吃了她,躲那么远做什么。

慢条斯理的从地上站起来,他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好的好的。”阮芙眉开眼笑的点头。

江离余光瞥见女子一副巴不得他快点走的模样不由得微微有些郁闷,不过到底是什么也没说,默默的走了出去。

夜色如水,主院那边依旧是吵吵闹闹着,直到江离月白的身影轻盈的越过院墙消失,阮芙这才熄了灯躺到了床上。

可是一闭眼,脑海里全是江离拉着她腰肢近在咫尺的模样,就连空气中都似乎还弥漫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最后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天快亮的时候,阮芙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到了现代,她看见自己爸妈痛不欲生的站在她的墓碑前,幸好弟弟孝顺,一直乖巧懂事的陪在他们身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的眼角挂满了泪水,整个人沉浸在悲伤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时候门外猛地响起一阵砸门声,“阮芙,你给我出来,快出来!”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