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老太太这回真的颤了颤,眼神直勾勾盯着贾赦,“你是在质问我?你觉得是我瞒着你做了些事?我做了有什么样?四王八公本就同气连枝,王家后辈能干,为什么要去依靠一个过继来的郡王。”“这么脾气硬?儿说一句都不行?可在他们联合谋反的时候,咱家与他们就已经不是同气连枝了,四王八公犯了大罪依旧掌握兵权起复,我贾家难辞其咎,迟早会被圣上怪罪,你看二弟的官位走动得那么难,母亲你后悔吗?”“什么?”“王家是起来了,我贾家要没落了,才三年,荫庇的官位还需要自己去走动,母亲,你就好好看着,依托王家的二房,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红楼]重臣贾赦(贾赦邢夫人)免费章节阅读

事到如今,赦大老爷作风大改,老太太也有些拿不住,毕竟贾赦不长在她身边,又向来听闻是个滚刀肉。

即便如此,老太太也仅是脾气有所缓和,依旧不愿多搭理赦大老爷。

抱着娃的赦大老爷其实很温柔,自顾自找了个位置坐下,“你们都下去,爷与老太太有话要说。”

“老大,你有什么话要避讳人?今天闹得还不够吗?”

“赖家的事,东府也只有主子知情,母亲觉得不需避讳吗?”

老太太一愣,面色铁青,又开始一副隐忍模样,挥挥手让丫头仆从都退出去。

“赖家到底做了什么?要你如此兴师动众?”

“他们做得可多了,贪墨几万两银子也就罢了,还敢拿我宁荣二府放例子钱,嫌命长吧!母亲也被蒙在鼓里?”赦大老爷盯着她看,想看这位老太太是不是自己也参与了。

老太太深吸口气,顶着赦大老爷的目光暴怒道,“赖家怎敢!”

“契约就留在东府,印章都是我宁荣二府的,所以珍儿才非常生气。”赦大老爷收回视线,淡淡叹了口气。这后院的老太太哟,怎么贪财至此,抄家的罪都不当回事。

自知演不好这出的老太太拉拢下脸,再不作声,被自己看不上的儿子揭穿罪行,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赖家算老太太心腹,一举一动都会在意,可比不得旁人随性使用。

“除此之外,赖家联合外人给我宁荣二府做局,想翻身做主另找靠山的心都瞒不住了。”

老太太不信,这不可能,“你说什么?联合外人?赖家的吗?”

“他家准备了田产给忠顺郡王的麾下,母亲也知道这里头关系。赖嬷嬷有提过要恩放吗?她们家快出生的第三代那么受重视,是可以摆脱贱籍三代不能考科举吧,依托新靠山改换门庭,旧靠山只有倒了才安心。”

老太太面色大变,咬牙切齿目露厉色,胸口都起伏不平,“老大,你可都有证据?”

“看来是提过对吗?儿已经让珍儿送田产过去了,可能过几日要去忠顺王府赔罪,且不管赖家的事是真是假,儿都要受番苦难,母亲可会心疼?”

“你还要去招惹忠顺王府?那是你可以招惹的吗?快快罢手,让其他亲戚说合吧。”老太太满脸都写着不信任。

赦大老爷垂眸,又叹了口气。很遗憾,这位老太太心里没有他这个儿子的位置,开口就是训斥,完全不能好好沟通。

如果连卖惨都得不到安慰,赦大老爷觉得这就不是偏心的问题,是完全不在乎,既如此,似乎不用给她留面子,让他安分点不揽权会清净很多。

想清楚后,贾赦幽幽道,“母亲,儿还发现王家好像拿走了我荣国府的人脉,靠这份人脉混得风生水起啊,但宁国府那边交代,是要给北静王的,母亲知道缘由吗?”

老太太这回真的颤了颤,眼神直勾勾盯着贾赦,“你是在质问我?你觉得是我瞒着你做了些事?我做了有什么样?四王八公本就同气连枝,王家后辈能干,为什么要去依靠一个过继来的郡王。”

“这么脾气硬?儿说一句都不行?可在他们联合谋反的时候,咱家与他们就已经不是同气连枝了,四王八公犯了大罪依旧掌握兵权起复,我贾家难辞其咎,迟早会被圣上怪罪,你看二弟的官位走动得那么难,母亲你后悔吗?”

“什么?”

“王家是起来了,我贾家要没落了,才三年,荫庇的官位还需要自己去走动,母亲,你就好好看着,依托王家的二房,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胡说,你就是嫉妒老二可以当官,嫉妒王氏有个好兄长,嫉妒他们可以有依靠而你什么都没有,你爵位都拿了,还不许老二可以过得好可以当上官?但凡你有电用,我贾府又何至于此,你父亲又怎么会不放心你掌家而交给我。”

贾赦呵呵笑出声,觉得有些讽刺,“我有没有才,母亲不知道,父亲也不知道,你们哪一个不希望我没有才?哪一个不希望我混吃等死,回过头出了事,又嫌弃我过于平庸?”

“母亲,你们这样很伤我的心,我其实并不想难为老二,可你们总拿他与我比,总拿他训诫我,可他又不没有什么让人敬畏的地方,考了那么多次科举还是个白生,你们却从未说过他的不是,这又为什么?”

老太太也无语得哂笑,“你在嫉妒我跟你父亲对老二的偏爱?想想你都干了什么?在宫里胡闹还打架,出门呼朋唤友下馆子逛楼子,老二至少安分不惹事。”

“安分?我若安分一点,这府里估计都没人认识我赦大老爷了,鸠占鹊巢得明目张胆,就是想要我憋着委屈不说你们就高兴了?既然二老如此偏心,也别怪我与老二反目成仇,你们怎么教的,我就怎么做的。”

“你想对老二做什么?”

“需要我做什么吗?母亲不都已经瞒着我做完了吗?我倒是不想给你担责任了,与府上分开账册和印章的话,你们如何都与我无关。”

“你要分家?”老太太态度激烈,“你竟然敢提出分家?就你那样也想鼎力门户?老大,查查账就算了,闹也闹够了吧!还想让外人看多少笑话?”

“随便笑,爱笑多久笑多久,反正我决定好了的事母亲也拦不住。过两日我就接管公中和府库,你们缺什么现在就补上,过后就不那么容易支账了。”

说完这些,赦大老爷头也不回得走了,不疼老爷我,老爷也不疼你老婆子,谁喜欢给你擦屁股?这糟老婆子闯祸第一名,丈夫死了才几年,把人家几辈子的家底都给掏空了。

今儿天气不冷不热,出门踏青最是时候,贾赦让人套了车,带上十来个小厮婆子,浩浩荡荡出发采买去。

第一站就是京里最有名的金楼--琼玉楼,号称金银玉石应有尽有,每日都有新鲜货,还都不重样的。

可卿被抱下车,大眼睛闪亮亮四处观望,铺面很整齐,来往贵客男女都有,不少人见着赦大老爷,还惊了惊他怀里的娃。

“这女娃娃就是贾赦刚抱回来的那个?好生标志!”楼上雅间隔窗观望,得一致好评。

“听传出来的消息,外室所出,被她家老太太不容,偏这赦大呆子爱重,记在原配名下,不知那张氏地底有知,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有什么好气的,不就记个名嘛?谁家还没几个妾生子,赦大老爷为她守身够久了,小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要说新太太生气我还可以理解,毕竟勾搭上的时间差不多。”

“不管怎么说,这女娃娃好福气,贾府这辈第一个被抱出来玩的姑娘吧,跟昔年贾敏一个待遇,都从了男孩儿的名。”

“说到贾敏,到现在还没怀上呢?成亲快十年了吧!原先倒是风流体面,现下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还没被嫌弃?”

“要换个人家早被婆母嫌弃了,也就是林家子嗣一直艰难,也说不好是哪个的问题,不过看她那见风迎泪的样子,就不是个健壮身子,柔柔弱弱的不大气。”

“你瞧着不大气,人家爷们瞧着大气就够了,那会儿有多少人追捧,偏偏许给个探花郎,还是个子嗣艰难家族没落的人家,就算想嫁个书香门第,也不至于要这般下嫁吧,如今都不如咱们呢。”

“宁荣二府都快倒了,说不好现在还得靠那姑爷支撑呢,也真是让我瞧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才多少年的事。”

夫人们兴致所向,对贾府的事都门清得很,就贾府如今那筛子样,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住。

赦大老爷被引上二楼雅间,隐约听到旁人提他贾家。待坐下人茶点送上来,可卿尝一口,还惊讶得点点头,“父亲,竟是好茶,糕点也刚出炉正好吃。”

“这就惊了?人家开铺子做生意,讲究多着呢,光这门面派头,迎来送往的小厮丫鬟,哪个不体面规矩?这茶点也是看人下碟,莫以为人家会亏待自个。”

没多会儿,小厮取来两个盒子,献宝似的摆放在可卿面前,可卿还拘束了下,有些受惊。

“女公子您看,这都是我琼玉楼最新到的货,件件出自大家之手,都是以明艳为主,用了金银玉石镶嵌成的,好看不重又不贵,最适合小姑娘家日常佩戴。”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