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多次刺杀你,你可曾有过后悔?"姜游抹了把眼角,"我不知你后不后悔,但我后悔了……我应该换个方式,我不该逼着自己去恨你。原来,即使你做过最为天理不容的事,我也没法对你痛下杀手。"姜游用袖子遮住了双眼,咬着唇防止哭声溢出,即便如此,颤抖的双肩却暴露出他此刻的情绪。面对一连串的质问,朗戎看着眼前人声泪俱下,心中一阵绞痛,下了马,轻轻扣住他的手腕。隔着衣袖感受到手腕上的轻微力道,姜游先是一怔,反应过来才觉得丢脸极了——他何时如此失态过。除了昨日一次敞开心扉,便是今日了。

霍关十三载小说精彩试读

  方寂时从府外回来,见姜游坐在门槛处走神,走过去,轻轻敲了敲他的脑门,"在想何事?"

  姜游抬头看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平日不出阁,今日去哪了?"

  "去见你二哥。"方寂时在姜游身旁坐了下来。"

  "二哥回来了?你何时带我去见他?我可是到现在都没见过他……"

  "他现在有要事在身,不适合与你见面。"方寂时道,"时机成熟,你二哥自然会来找你。"

  "时机成熟?"见面还挑黄道吉日?

  见姜游一脸疑惑,方寂时忍不住逗他,"等你不闯祸了,他就会来见你。"

  闻言,姜游一脸憋屈,闷闷地把头埋在臂弯里,原本心情如乌云密布,此刻更要电闪雷鸣了。

  方寂时见这颗平日里生机勃勃的小树苗即将枯萎了,急忙补救,"大哥跟你开玩笑的,你二哥要事缠身,解决了他便会回不知阁。"

  "他听说我拉上他与你结拜,甚至高兴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姜游知道他在逗自己开心,轻笑了一声,抬起头看向方寂时,道:"我在朗戎面前的脸面算是荡然无存了。"

  "为何?"

  "他一句话就使得我六神无主,我怕是日后都被他拿捏得死死的了。"姜游越说越郁闷,"我玩着狗尾巴草还被他撞见了,真是丢死人了……"

  然而方寂时一脸默然,挑了挑眉,"你才知道你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姜游愣了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方寂时决定拯救眼前的傻小孩,语重心长地问他:"你这几年,尝试刺杀他多少回了?"

  姜游想了想,"记不清了。"

  "那你每次下手时,都是什么感受?"

  姜游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想得起,每当剑出鞘时,再瞥见朗戎眼中淡漠的神情,心中酸涩万分,剑锋也便对不准心脏位置了。

  "我早便看透,你口口声声说要杀他替你师傅报仇,可你根本下不了手。"

  方寂时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曾告诫过你,要么报仇,要么放下,你怎听不进半个字?"

  "偏偏要将自己的心捧到他面前,任他揉碎,留满腹委屈给自己。你这又是何苦?"

  一阵凉风袭来,秋叶飘落,满地凋零,四季会更替,可天空却一如既往蔚蓝一片——一切都看似毫无道理。

  良久,姜游才开口,声音微哑,"大哥,朗戎从小待我极好,他愿意陪我胡闹,给我买糖人,甚至在我闯祸后替我善后受罚……"

  "另一个是我最尊敬的师傅,我视他如父,他不曾打骂我,教授平生所学于我。"

  "你说我如何放得下?我又有什么可放下的?师傅死了,师兄也不要我了,我什么都没有……"

  "我只能一直去寻他,问他,问他为何弑师,我始终相信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可他的态度又令我不得不面对事实。"

  姜游最终泣不成声,他将自己的伤疤再次揭开,情绪如潮水般涌出,怎么收也收不住。

  方寂时心疼地轻轻抚摸他的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感觉终于松了口气——总算会哭了。

  翌日清晨,在昨日哭了一个时辰的姜游,顶着一双浮肿的眼睛偷偷溜出了不知阁。

  等到方寂时知晓王迹一事,他早已离开霍关了,但想到回来定逃不过一顿教训,姜游便头皮发麻。

  朗戎不知等待了多久,姜游一出门便见他牵着两匹马,背着包袱,一身黑色戎装,身形颀长却气质清冷,给人以一种遗世独立之感。

  姜游想起昨日之事,见到朗戎,不免多了一丝慌乱与不自然。

  朗戎见他出来,翻身上马,垂眸看向来人,瞥见他眼睛浮肿,步伐缓慢,道:"没睡好?"

  姜游摇摇头,犹豫了一会,试探地问道:"你觉得我与幼时有何不同?"

  姜游仰着头,与朗戎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他直视着后者的眼眸,只见其中漆黑如曜石,唯有一点光映射出来——那是朗戎眼中的自己。

  "一模一样。"朗戎道。

  见朗戎神情自然,姜游略感失望,攥紧拳头,咬了咬唇,语气有些颤抖,"既然我没有改变,没有让你失望,为何你不要我了?"

  "你杀了师傅,又叛出鬼谷,把我一个人丢在那,你可曾想过我怎么办?"

  "我多次刺杀你,你可曾有过后悔?"姜游抹了把眼角,"我不知你后不后悔,但我后悔了……我应该换个方式,我不该逼着自己去恨你。原来,即使你做过最为天理不容的事,我也没法对你痛下杀手。"

  姜游用袖子遮住了双眼,咬着唇防止哭声溢出,即便如此,颤抖的双肩却暴露出他此刻的情绪。

  面对一连串的质问,朗戎看着眼前人声泪俱下,心中一阵绞痛,下了马,轻轻扣住他的手腕。

  隔着衣袖感受到手腕上的轻微力道,姜游先是一怔,反应过来才觉得丢脸极了——他何时如此失态过。除了昨日一次敞开心扉,便是今日了。

  两日哭两回,姜游觉得他把他这辈子的眼泪都给哭光了。

  被羞恼的情绪所左右,姜游现在脑中一片混乱,任何反应都做不出来。

  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近处传来,语气无奈又无措。

  "你不杀我了,我对你好便是,你哭什么?我没有不要你,从来没有。"

  朗戎做出了他最大的让步,他原本以为他足以铁石心肠,无论姜游做什么他都不会动摇自己的心思。

  没想到,这个住在他心里的人如此肆无忌惮,总能在他心上戳个小口子,好方便自己为所欲为。

  姜游走出不知阁时,从未想过自己会在郎戎面前哭,更没想到朗戎会作出这样的回应。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