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算了,既然您认为是好物件儿,您留着玩儿,我本来就是想用花盆种花,缺个浇水的瓢而已。”范元旦毫不留恋的站起身:“您的粉彩花盆儿,撑破天七八百,要是不在鬼市,估计你都难出手,留着玩吧。”说实话,粉彩花盆八百不贵,荣宛凝略一犹豫插嘴道:“不如只要花盆,八百也……”突然她扫过范元旦的眼神,心中竟然噗通一跳,那眼神太锐利了,简直如同割肉的刀一般,带着一种睥睨的霸气,更有几分不悦。

神级捡漏赘婿精彩章节

“东西是好东西呢。”

范元旦故意犹犹豫豫再次蹲下拿起花盆翻过看了一眼:“啧啧,庆云斋款,马庆云可是当时清末有名的彩瓷画家,这物件不错。”

“一看您就懂行。”

大胡子嘴上笑开了花,做生意最喜欢的就是有人傻乎乎炫耀知识看好了物件儿,其实这种人最肤浅,他的心这就托底了,那这价格就下不来了,不仅如此,说不定还能再抬高。

“您要喜欢,我也不要高价儿,三千五,匀给您,保准值。”

大胡子直接掏出两张报纸:“给您包上?”

“别急,再仔细看看,呀,您这口上飞皮啊。”范元旦故作惊讶指着那花盆口:“还有冲线?”

这句话出口,登时几个看热闹的点头:“还是懂行的,这玩意儿不怎么值钱。”

“一百多年的东西,能保存下来就不容易了。”

大胡子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这花盆品相是有点问题,所以才趁着鬼市出货,一点飞皮在黑夜看不出来,没想到范元旦这么精明。

俗话说,瓷器毛了边不值半文钱,在民国以前,任何破损都会让古董一文不值,到了现代由于真文物稀缺,破损也值钱,但是价格就一落千丈了。

大胡子心知肚明,略有些尴尬笑了:“那您请个价?”

荣宛凝有些诧异范元旦的细心与口才,范元旦毕竟混迹古玩街那么多年,这点眼力没有谁也不信,不过能心细到这种程度倒是让她意外了。

“公平买卖也不能一口价,说实话吧,老板,既然您诚心,我也诚意,这样,八百,您给我搭上点添头怎么样。”范元旦的一句话,登时大胡子表情凝重起来。

“八百,有病吧,这玩意我看顶多值五百,太贵了。”

“一看就是生瓜蛋子,还价露怯了,哎……打围子也不能这么打啊。”

旁边老头也带着嘲讽的看着范元旦,这还是一个生瓜蛋子,玩话术打围子?

打围子,也就是他说不定看好了另外一件儿,说不定主要目标是另外一件东西。

“这价儿倒是好说,关键看你要什么。”

大胡子也不傻,哼哼哈哈搪塞。

荣宛凝听到范元旦的话,也皱着眉开始扫视这个摊位,一共三四十件东西,大多数根本不值钱,有的就是赝品,能比得上粉彩的根本没有,毕竟也是古玩世家出身,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这个不错,添上怎么样?”

范元旦手一指旁边一个黑乎乎薄如纸一般水瓢似的东西笑吟吟。

所有人忽的笑了,其中一个游客戏谑开着玩笑:“我的天,哥们儿,你他妈这是想捡个大漏啊。”

“嗯准备捡套房子回家。”

哈哈哈,所有人都笑成一团。

这物件儿几乎玩古玩的都认识,这是一个青铜匜,那要是东西对真赚大发了。

大胡子忽的笑了:“兄弟好眼力呢,这可是青铜匜,春秋的物件儿,没有三十万您可请不走。”

“真的是青铜吗,什么时候青铜能做的那么薄了?”一个游客捂着嘴嘲讽:“什么物件儿青铜能做这么薄?”

“这是一眼不对的东西。”身后老头也点点头:“没什么价值。”

范元旦屈指一弹,一股清脆嗡嗡声传出,也淡淡笑了:“青铜锈迹是红斑绿绣,您这黑乎乎的是怎么,抽烟熏黑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大胡子当场黑了脸,四周哄笑声一片,登时引得荣宛凝忍俊不禁差点也笑了,傻瓜都看得出,这根本不是青铜的,也许只是白铁的仿品罢了。

“看来也是一个棒槌,故弄玄虚罢了。”

“看来也是想捡漏的新手,笨蛋。”

“青铜匜是古代用来祭祀中浇水的一种器具,青铜制成,应该是非常漂亮端庄的,而现在地摊上这件黑乎乎脏乎乎而且有些变形,旁边还有些开裂,器型都不是春秋风格。”另外老头淡淡道:“臆造品,十块钱不值。”

“瞒不过您火眼金睛,那您添二百块钱吧。”

大胡子充耳不闻尴尬一笑,滴溜溜的眼珠子却紧张起来,这是试探,如果范元旦真的添二百,证明他看出这件东西是好东西,那自然有别的话等着。

“算了,既然您认为是好物件儿,您留着玩儿,我本来就是想用花盆种花,缺个浇水的瓢而已。”

范元旦毫不留恋的站起身:“您的粉彩花盆儿,撑破天七八百,要是不在鬼市,估计你都难出手,留着玩吧。”

说实话,粉彩花盆八百不贵,荣宛凝略一犹豫插嘴道:“不如只要花盆,八百也……”

突然她扫过范元旦的眼神,心中竟然噗通一跳,那眼神太锐利了,简直如同割肉的刀一般,带着一种睥睨的霸气,更有几分不悦。

“八百也不行,三百吧。”

荣宛凝话锋一转,捂着胸口心中略有些慌乱,刚刚怎么回事?

“三百这粉彩花盆,拿回去种花倒是不错。”

所有人幸灾乐祸一般看着,这玩意儿三百肯定拿不到的,鬼市都是老油子,又不是傻。

范元旦表情淡然,浑然没有刚刚表现的犹犹豫豫:“算了吧,估计老板不会卖。”

大胡子一听,感觉这单生意要跑,思索再三,青铜匜肯定不是青铜器,自己也拿不准什么玩意儿,也许就是臆造而已。

想到这里,他这满脸堆笑:“玩笑了,刚刚说了八百,成,给您添上这青铜匜,包起来?”

“行吧!”

范元旦脱口而出,一锤定音,荣宛凝微微皱眉:“你要这个破东西做什么?”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