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教官忍不住在旁边啧啧点头,不愧是上将,纪律性就是强,这群熊孩子还真把训练当温床。上将果然是偶像!!! “苏教官。”沈上将偏过头,点了他的名字。 “到!”苏教官激动不已,来叭!上将!我一定会完成您交待我的任务!! “你带的班级纪律不合格,扣除你量化考核分5分,给予口头警告一次,希望苏教官能重视起来。”

Omega过敏症 (沈敬恒楚喻)小说精彩试读

未婚夫?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未婚夫?

楚喻的眼睛瞬间由可怜兮兮变成了茫然。

沈敬恒没给他犹豫的机会,自顾自地说道:“这周五我会亲自向元帅请示,在此之前,请你做好一个士兵。”

楚喻眼睛一转,眨巴眨巴眼睛问道:“那我要回家相夫教子啦?”

那岂不是可以离开军校啦?!美滋滋!

恶魔无情又冷酷地回答道:“你是我100%匹配的配偶,所以你这次测验必须拿到满分,否则我会训练你直到满分为止。”

轰——!

楚喻只觉得天塌了,眼前一黑,又是一副晕倒之势。

沈敬恒把装了水的盆子放在他眼前,意思不言而喻。

楚喻昏了一半,不敢昏了。

“另外,时间已经过去1分27秒334毫秒了,你还剩1分32秒266毫秒的时间赶去训练场。”沈敬恒语速平缓而温和,“楚喻士兵,为了晚饭,是时候拼尽全力了。”

这就是SCY-Ⅱ星系最优秀的沈上将么?!魔鬼吗!!!!

认识还没到10分钟,楚喻就已经深刻意识到,这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大佬。

“是!长官!我走了!再见!”

说完,楚喻腿下生风,一溜烟儿就蹿没人影了,只留下一阵清风,卷着一股清甜的香气,吹散了几缕沈敬恒的长发。

沈敬恒毫不犹豫拿出最新的抗过敏透明口罩贴在脸上,很快,口罩与他棱角分明的脸贴合在一起,完全看不出口罩边缘的痕迹。

他看着楚喻离开的背影,粗略估算了一下他的初速度,眼睛虚眯,随后也迈着步子跑向训练场。

沈敬恒到训练场只用了38秒249毫秒。

当大部队气喘吁吁跑到地方的时候,就看见他们的偶像沈上将笔挺地站那里,给人一种庄严而神圣的感觉。长长的军靴衬得他双腿笔直,熨帖的军装与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仿佛这身军装就是为他而设计的。银色的及腰长发被风轻轻吹散,发丝根根分明,有几缕反射着日光,俊朗又出尘。

星灵人的头发颜色纯正程度是跟血统有关的。

血统最纯正的,是银色。血统越是不纯正,颜色就会越偏黄,最低级的血统则是黄色。

为了保证星灵人优秀的血脉和基因能永久保存下去,在被虫族重创之后,星灵人不得不启动了血统留存计划——最纯正血统的人不允许与低级血统的人结婚,且纯血统的人必须诞下后代。

这一计划当初引起了不小的反抗,最终星灵人在生存面前都选择了妥协。

血统纯正与否带来的不平等,全都是那可恶的虫族给他们带来的耻辱。但万幸的是他们的皇帝非常明智,为这个计划消除了血统之间本该存在的不平等。

低级血统的人也一样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展现自己的实力,各地方用人均不可以以血统来划分工作,只要发现,星系法律就会维护低级血统人的权益。

也因此,星灵人虽然被赶到了SCY-Ⅱ星系,虽然生活远没有当初那么好,虽然人口因虫族锐减了,但星灵人也因此变得更有凝聚力、更团结,这也让星灵人真正地变成了一个整体。

虽说没有血统优良的偏见,但纯种星灵人他长得……确实好看啊!

几声明显的吞咽声传入沈敬恒耳朵里,沈敬恒看了一下秒表,又把目光投向来训练场的必经之路,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出现。

到训练场的学生们都气喘吁吁的,确保自己没有迟到之后才松了口气,乖乖站在沈敬恒面前列好队,小心翼翼地休息。

随着倒计时,队列也越来越丰满,只剩下几个残缺的空位,其中一个,就是楚喻的。

沈敬恒又看了一下秒表,2分57秒391毫秒。

还有不到三秒的时间,仍然没有看到楚喻的身影。

看来晚饭还不能让他意识到生命诚可贵。

2分59秒109毫秒的时候,队列只剩下楚喻一个空位了。沈敬恒目光往远看去,楚喻迈着内八的小猫步,终于出现在他视野里。

周围同学看到楚喻娇弱兮兮的跑步姿势,想笑却又碍于沈敬恒在旁边,只得艰苦憋着忍耐。

楚喻越跑越近,piapiapia的脚步声清脆而滑稽,他双手仿佛像在游泳,在虚空扒拉着,明明用着怪异的姿势,速度却奇异地快。

……实不相瞒,像个奇行种。

沈敬恒卡着时间,3分整。楚喻离他还有10米左右的距离。

到这里,他居然听见了楚喻一边向他跑来,一边哭嚎的声音:“呜呜呜……我不要加训啊啊啊啊啊!!!!!”

声音之大,震碎虚空。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几个在队列里的学生被声波搞得踉跄了一下。

沈敬恒万年不变的表情难得出现了一丝裂缝。

看来,加训策略不仅有效,甚至效果卓越。

“咳……”实在是楚喻哭得太伤心了,教官没忍住站到上将身边,小声说道,“上将,也就过了三秒,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要不……算了?”

沈上将脸色一沉,冷声说道:“迟到就是迟到。”他沉声宣布道,“所有人,测试结束后加罚一次匍匐前进训练。”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阵惨嚎,但没人敢嚎出声,唯有一人,嚎得更大声了。

沈上将悠悠地对着那个方向说道:“明天的午餐……”

嚎哭声音瞬间停止,楚喻委屈兮兮地瞪着沈上将,眼角还挂着晶莹的小泪珠,嘴角倔强地往下撇,气呼呼的。

“不服气?”

楚喻眼眶越瞪越红,眼眶里积攒的眼泪越来越多,就是没掉下来,他抽了抽鼻子,一副倔强的表情:“不敢……”

“我看你挺敢的。”沈上将略带嘲讽地说道,“如果你今天的测试不合格,今晚你留下来单独特训,明白了吗?”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