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他穿着身居家服一边用毛巾擦着凌乱的湿发,一边喊了声陆北。 走出客厅玄关的马丁靴不翼而飞,这才反应过来人居然已经走了,当下还感到点意外,毕竟以陆大公子的作风,不死皮赖脸接着纠缠还真是挺奇怪的。 季度言停下了擦头的动作,发丝耷拉在额角,没了平日的锋芒厉锐,内心不禁觉得某小年轻大概是知难而退了吧,小屁孩不都是这样三分钟热度,更何况还是个有着alpha傲气的公子哥。 想着像是自我嘲讽似的轻嗤笑了声,又转身进了卧室,刚准备上床就看见床头被人贴了张纸条。

ABO之叔在下 (季度言陆北)精彩章节

念着还有个淋了身雨满身寒气的小鬼在外面,季度言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洗完澡走了出去。

他穿着身居家服一边用毛巾擦着凌乱的湿发,一边喊了声陆北。

走出客厅玄关的马丁靴不翼而飞,这才反应过来人居然已经走了,当下还感到点意外,毕竟以陆大公子的作风,不死皮赖脸接着纠缠还真是挺奇怪的。

季度言停下了擦头的动作,发丝耷拉在额角,没了平日的锋芒厉锐,内心不禁觉得某小年轻大概是知难而退了吧,小屁孩不都是这样三分钟热度,更何况还是个有着alpha傲气的公子哥。

想着像是自我嘲讽似的轻嗤笑了声,又转身进了卧室,刚准备上床就看见床头被人贴了张纸条。

‘你衣服真小,我换下来的塞洗衣机里了,记得帮我洗了。

还有,别以为你说了那些话我就会放弃,什么不找alpha做伴侣!我告诉你,你,季度言,迟早成我老婆!’

季度言看着便签上的幼稚发言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姓陆的小鬼说这话时的神态表情,再看到落款‘你男人’三个字更是感到啼笑皆非,看来自己这是真惹上快狗皮膏药了。

与此同时骑着机车摩托在风雨中奔驰的陆北心里正跟自个儿较劲,酷帅的头盔下面一双鹰眼微眯,硬是想不通那老男人怎么就对alpha成见这么大,还记得以前就听他说过一回对alpha不感兴趣。

随着心思愈想愈烈,陆北不自主加大油门摩托的速度也陡然加快,疾驰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二天季度言去公司上班的时候手里还破天荒提了个除文件以外的袋子。

在经过袋子内物品的主人陆北身边时,直接放到他桌子上,目不斜视脚步毫无停顿的进了自己办公室。

陆北到的比较迟,看了眼已经洗干净并且还烘干了的衣服,眉眼染上了笑,那上面还带着季度言家的洗衣液味儿。

小年轻放在鼻尖耸动狗鼻子嗅了一把,随后拿着手里的项目报告书,嚣张得意的敲响了季度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季度言看完手里的报告,桃花眼底带着惯有笑意,微挑了下眉头抬眼将目光投向站着的某个浑身透露着求表扬三个大字的alpha小鬼。

“怎么样?”

见男人也不吭声,陆北忍不住开口询问,语调上扬带着股骄傲的劲儿。

这是他刚来时季度言交给他的实习项目,当时还说他的方案预估利润点设的太高,还答应成功了有奖励来着。

“能力不错,创了闻式实习生新纪录。”季度言也不逗他,实事求是道:“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说完便将文件夹合上,也没了多余的话,这副轻描淡写的态度倒是让正自满得意傲气十足的小年轻不乐意了。

两个大跨步就走到季度言旁边,一手把着椅背一手撑着桌面,弯腰盯着男人漂亮的脸蛋痞里痞气的勾唇笑。

“我亲爱的上司,你答应过只要完成指标就给奖励,不会出尔反尔吧?”

季度言表情毫无波澜,内心被某个抖机灵的小鬼逗得有点想笑,于是偏头好整以暇的问:“想好要什么了?”

“当然!”陆北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笑得焉坏儿道:“要求不高,陪我过个生日,当天行程安排去哪儿玩都听我的,怎么样不过分吧?”

说是这么说的,做是不是这么做的就有待考察了。

陆北生日那天赶上工作日,所以他提议周末再让季度言陪他补办。

这天下午出发前季度言就收到了陆北的短信,说什么他的车陆北不喜欢坐,而坐陆北的摩托他又不乐意,所以干脆折中一下,搭公交,还说在他家附近的公交站等他。

季度言无奈摇头,穿了身便服,但还是打扮得一副优雅大叔的模样,随后怀揣着满心疑惑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态如约而至。

离公交站几步远就看见了那个鹤立鸡群的大高个儿,陆北见人过来双眸瞬间放了光似的,他还是第一回见季度言穿西装以外的衣服,瞅着顺眼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公交车上人也慢慢变多,人挤人停停开开,好几次季度言都差点被人推到陆北怀里。

小年轻倒是一脸喜闻乐见巴不得美人投怀送抱。

因为太久没坐公交,对与太多人这么近距离而感到十分不适应的季度言,在其他走动的乘客好几次撞推下逐渐皱起了眉头,感到有点不太舒服。

陆北扶着把手,一直低头关注者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多头的男人一举一动,见人确实不悦后也没了之前想要捉弄逗趣的心思。

下一秒就环住人的腰身,手臂用力转身将自己的位置和季度言的位置换了个边,让男人靠在身后的扶手杆旁,而自己则挡在他面前不让其他拥挤过来。

季度言被突然调换了位置没怎么反应过来,一只手还扶着陆北撑在他旁边的手臂上,两人离得极近,小年轻炙热有力的呼吸在自己头顶散开,胸膛紧贴,在意识到对方的用意后,内心不免有点暖意。

虽然都是一样要跟人贴着,但跟陆北好像没有之前的那些不***,季度言也不去纠结什么,就着这个姿势没有反抗,尽管他能感受到某个小鬼的手正在自己腰上趁机占便宜……

而陆北呢反而觉得男人不反抗也不吱声的模样莫名有点乖巧,让他喜欢的紧,要是一直这样不给他唱反调就好咯。

公交车的目的地是个游乐场,算是本城最大的了,惊险刺激浪漫有爱的项目应有尽有。

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情侣小孩儿,喧闹嘈杂季度言只觉得头大,真不该一时冲动答应了这么个要求,果然年轻人的喜欢的东西他已经不感兴趣了。

一进来陆北就拉着季度言玩了两个比较刺激的项目,比如跳楼机这些。

导致季度言全程脸色黑沉下来还有点腿软,但还是强撑着没有说不行。

后面还去了躺鬼屋,这回季度言是面不改色的走了一趟,alpha小年轻那么高个个子居然抓着男人胳膊不撒手,还之往人身后躲。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