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样?”木清随冷声道,何依淼立马不说话了,喝了点热乎的豆浆,他的神智清醒了不少,然后他开始吃包子,是胡萝卜的,何依淼最讨厌的味道,他吃的极为难受。 “食堂只剩这一种素包子了。”木清随突然解释道。 何依淼不是感恩不戴德的人,于是他小声说了句“谢谢”,木清随没有回话,因为他买了五个包子,何依淼生着病也没胃口,所以只吃了两个,木清随把剩下的三个包子拿过来说:“还要挂一瓶水,大概得一个小时,你先睡一会儿。” 何依淼听闻后,看到周围挂水的情侣靠着肩膀,于是说:“仰着头睡不舒服,我可以靠着你的肩膀吗?”

被迫标记 (何依淼木清随)小说精彩试读

“张净,你去上课,记得给我和帅帅请假。”杜度听到何依淼发烧,立马决定。

张净道:“我咋有点不信任呢?”

别看杜度胖,但他没什么力气,何依淼这个样子,他把人从床上弄下来就够呛。

杜度翻了个白眼,这时候,他和张净听见木清随道:“我来照顾他,请假的事我会给导员发短信,你们把我和他的请假条带去给老师。”

他这话一说完,整个608寝室立马安静,张净和杜度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闪烁着不可置信,这两个死对头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这也太奇怪了。

“你照顾他?”张净质疑道,他记得昨天这两个还闹不和来着。

木清随看了他一眼说:“有问题?”

杜度和张净连连摇头,木阎王的都发话了,哪有他们质疑的道理。

“那就去吧!”木清随看了眼门说。

杜度提醒了一句:“老大假条。”

木清随回到自己的桌子上,拿出纸笔写好假条,张净和杜度带着假条离开了。

宿舍里再次安静下来,木清随从自己的盒子里拿出体温计,然后上到何依淼的床上。

“手抬起来。”木清随说。

何依淼睁了睁眼,然后有气无力道:“怎么是你?”

木清随没废话,将被子拉开一些,然后抬起何依淼的胳膊,将体温计给他夹在腋下。

“冷……”被掀开被子的何依淼抱怨道,于是,木清随又把被子给他盖上,然后坐在何依淼的床边。

他没有回答何依淼的问题,因为他也没想明白怎么是他,本来他还想离何依淼远一点,谁知道碰到他发烫的额头,想也没想就说出自己照顾他的话来。

何依淼晕晕乎乎地看着木清随的背影,大概是生病了变的脆弱,此时,被冷清冷心的木清随照顾着,他竟然有种委屈想哭的感觉,于是他想转个身背对着木清随,谁知被木清随察觉,一把将他按住。

“别乱动。”木清随道。

何依淼没办法就将脑袋蒙在被子里,然后木清随就听见他嘟嘟囔囔道:“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木清随一愣,他平时说话都是这个调子,也没注意到底温柔不温柔。

十分钟过去后,木清随拍了拍被子说:“体温计拿出来。”

何依淼从被子里伸出手,将体温计给木清随,木清随一看,三十八度七,已经很烧了。

“起床,我们去校医院。”木清随将体温计收起来说。

何依淼装死不动,他现在只想睡觉,虽然鼻塞,全身酸痛,但他想着睡一觉就好了。

木清随直接掀开他的被子,拿起他的衣服扔在何依淼身上,何依淼生气道:“你要谋杀我吗?”

“别废话,快穿。”木清随从床上下去,何依淼苦着脸穿衣服,想不通木清随怎么这么霸道。

他穿好衣服下床的时候双腿发软,木清随将手扣在他腰上,防止何依淼直接摔下来,何依淼的腰非常敏感,被木清随这么一碰,他的脸比之前更红了,好像烫皮的番茄一样,木清随还以为他又严重了,于是督促他快点收拾。

“我还没刷牙。”何依淼道,他不能就这样去医院吧。

木清随看了下手机说:“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不管怎样,我会带你出门。”

“你怎么这么独裁?咳咳咳……”何依淼因为发烧,两只眼睛有些红,眼睛中水水的,特别想只委屈的小猫,木清随有些移不开视线。

“现在开始计时。”木清随说的同时不再看何依淼,何依淼骂了一句开始洗漱。

等他弄完,木清随从他柜子里取出一件大衣扔给他:“穿上!”

“还没到穿大衣的季节。”何依淼抗拒道,但是看到木清随不容置疑的眼神,他还是乖乖将大衣套上了。

校医院不算远,两人就走过去了,此时外面已经有阵阵秋风了,何依淼被吹的打了个喷嚏,木清随看了眼,然后拉着他的胳膊加快了步伐。

何依淼越来越晕乎了,他们到了医院,木清随拉着他挂号交费,走来走去他更晕了,在一条走廊上被人撞了一下,何依淼差点摔倒,还好木清随一把就扣住他的腰将他拉了回来。

等他看了病挂了水,何依淼就开始昏昏欲睡,木清随让他乖乖坐着,自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何依淼摇了摇脑袋,心道:他不会就这样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了吧?

过了十几分钟,木清随提着包子和豆浆出现在他面前,何依淼难受地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养神,木清随看着他狼狈的模样,然后坐下来将他摇醒。

“你又回来了……”何依淼迷迷糊糊道,然后木清随就将豆浆塞进他手中。

“先喝一点,然后把包子吃了。”木清随道。

何依淼接过豆浆问:“是肉包子吗?”

“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样?”木清随冷声道,何依淼立马不说话了,喝了点热乎的豆浆,他的神智清醒了不少,然后他开始吃包子,是胡萝卜的,何依淼最讨厌的味道,他吃的极为难受。

“食堂只剩这一种素包子了。”木清随突然解释道。

何依淼不是感恩不戴德的人,于是他小声说了句“谢谢”,木清随没有回话,因为他买了五个包子,何依淼生着病也没胃口,所以只吃了两个,木清随把剩下的三个包子拿过来说:“还要挂一瓶水,大概得一个小时,你先睡一会儿。”

何依淼听闻后,看到周围挂水的情侣靠着肩膀,于是说:“仰着头睡不舒服,我可以靠着你的肩膀吗?”

木清随的肩看起来很舒服,何况何依淼自己是有小私心的,木清随的照顾让他有些得寸进尺。

可是木清随听了半天没说话,何依淼以为他不同意,有些失落,谁知等他闭上眼睛准备凑合一下的时候,木清随突然“嗯”了一声。

何依淼惊讶地睁开眼睛,接着他反应过来笑了一下,心里有种甜甜的感觉,他将脑袋靠在木清随的肩膀上,然后开始睡觉,木清随安静地看着手机,肩头的温度却时时提醒着木清随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事,这些事他以前根本不会做,可在遇到何依淼后频频被打破。

何依淼并不知道木清随心里复杂的感受,大概是睡的太多,他闭上眼睛竟然睡不着,又或者说,被木清随这样照顾,导致他有些兴奋,他可是靠在木清随的肩膀上,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肩膀,越是这样想,越难睡着,所以在尝试了多次入睡失败后,何依淼睁开了眼睛,看着木清随晚没的侧脸,他小心说道。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