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这一切都与他再不相干。这一世就算遇到,也绝对不会动心,不会飞蛾扑火,听父母的话,不去撞南墙。太疼了。只这一回,再不来第二次。

大可爱(沈嘉沈帛)免费章节阅读

现在他回到了18岁的时候,沈家的悲剧还没有开始,二姐没有遇到那个男人,大哥只不过才28岁,离他37岁,他27岁的生日还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小哥也没有在登山活动中摔下去,但是被救起来后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必须截肢,叔叔阿姨还没有因为儿女的事情受刺激一病不起,这个家依旧和美宁静。

真好。

沈嘉被允许出门是快开学的最后一个星期,沈帛觉得沈嘉恢复的不错,也该出去逛一逛换个心情,加上有小弟沈卿带着,他也放心一点。

沈卿和沈嘉年纪差不了多少。

出发之前,沈嘉那个忙的一年到头见不到人影的妈妈终于打来了个电话,询问他的身体情况,让他不要在叔叔阿姨家调皮捣蛋,顺便说他的高考成绩只不过压线进A大,非常不好,得继续加油,快开学了要收收心。

沈嘉没敢提自己马上要和小哥出去玩的事儿,嗯嗯啊啊的蒙混过去,最后叫她注意身体,并说了想他们的话。

赵眠之一愣,因为沈嘉从不说想他们的话,好像不会想。

上一辈子沈嘉的妈妈赵眠之为国家奉献了一生,直到他离开那个世界,依旧带着团队在科研第一线做研究,都说他和父母的缘分浅,他的父母注定一辈子要为国家奉献一生,他这个爱情结晶也只能在国家面前往后靠,不过他没有介意,因为他虽然很小就来了叔叔阿姨家生活,但在此之前也经常跟在爸爸妈妈的身边,感受着他们的爱成长的,小时候离开他们去叔叔阿姨家生活,不明白,哭了两天也就什么都不在意了,反正好玩就行了,沈叔叔和沈阿姨家里孩子多,陪他玩的人也多,他又都熟悉,大院里的孩子也多,他一点也不寂寞,大一点了,他也明白父母的使命,不会因为缺少陪伴就撒泼打滚,叛逆不听话。

他唯一不听话的一次就是母亲和父亲都觉得傅和平除了外表,其他只是一般,不希望他们走进婚姻的殿堂。

“你们谈恋爱可以,但我不觉得他适合跟你结婚,你太在意他,他对你不过淡淡,这只会让你很辛苦也很疲惫,婚姻是需要爱的,何况你才刚刚毕业不久。”不然最后也只得潦草收场,这句话夫妻两个没说。

他当时还笑嘻嘻地说:“有爱啊,我爱他就够了,我就是喜欢他,不喜欢别人,我也没办法啊爸爸妈妈。”语气里带着撒娇和无所顾忌。

赵眠之知道这孩子性子执拗,认准了一件事,不撞南墙不回头,最后也没有过多阻拦,他这时快乐,就让他快乐一时,总归幸不幸福,还要他自己来衡量,或许有的人只喜欢爱人,并不在意对方爱不爱他。

赵眠之夫妇没有出席沈嘉和傅和平的婚礼,不过沈家夫夫和三个子女倒是捧场去了,还有沈嘉的朋友,气氛依旧热闹,结婚那一天,沈嘉是快乐的,特别是他们接吻的那一刻,沈嘉以为傅和平或多或少对他有几分喜欢的。

他以为结婚后,傅和平知道他的好,会把对他的几分喜欢变成更多分。

只是结婚没多久,沈念就自杀了。

其实沈念情绪不对,从结婚那天就能察觉到什么,但沈嘉沉浸在婚礼的兴奋和开心中,忽略了姐姐沈念,大家都忽略了沈念的情绪,也或者是沈念佯装开心,不想让大家注意到她。

总之,沈念在即将要过30岁生日的前几个月自杀了。

她一个人去了沈家在湖边的小木屋,烧炭自杀。

沈念是个很聪明的女孩,每一步她都计算的很精确,甚至在遗书中精确的写着自己可能在几时停止呼吸,劝慰家人朋友不要伤心,不要难过,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活着太痛苦,这种痛苦已经压到了理性,以及对家人朋友的在乎,还说对不起,她这样想太自私了,但真的想早一点离开这个世界,仿佛这样就可以轻松一些。

后来沈嘉从沈念的闺蜜口中知道她被男友背叛,男友背着她喜欢上了一个已婚女人,和对方互为小三两年之久,甚至在沈念知道后也不跟对方断绝关系,仍然来往,沈念几经挣扎,想要分手,对方看她真的要分手,痛哭流涕下跪求原谅,沈念与他在一起四年,那种朝夕相处,温柔小意不是没有体验过,她也很眷恋这种感觉,那些美好是真实存在的啊,看他删掉一切,真的要跟她重新开始,她心软了。

不过复合一个月,沈念提前下班准备给对方制造惊喜,来到他们的爱巢,却看到狗男女在他们的床上翻云覆雨,原来狗男人在给她制造惊喜。

那种崩溃和刺激让她险些气晕过去,特别是那个女人还得意的冲她笑,一脸的耀武扬威,仿佛在说,你爱的男人,现在被我把控,你以为他离得开我吗?

沈嘉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作为时代前沿的女性,富有诗书,不论是见识和金钱都不缺的二姐会为了一个花言巧语的男人一再放低自己对人性的要求,网上和现实中多少例子告诉我们,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这么浅显的道理她早就明白,却沉迷局中不得脱身。

后来傅和平和他提出离婚,沈嘉这时仍然不明白沈念,但是当傅和平和竹马结婚时,沈嘉终于明白了那种无法自我控制的情感。

明明知道对方渣,坏,奸,可是他给的美好却也真实存在过,你恨他怨他,可是你明白,只要对方回头,你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原谅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人性本贱。

旁人看得再透彻明白,你身在局中,只有自己清楚的感受那种不由己,还有眷恋,挣扎。

太痛了,所以没办法做到洒脱,红尘中的人,谁又能真的不痛一场。

他和小哥知道了二姐自杀原由后就报复了那对狗男女,而他却没办法对傅和平和他的竹马做什么,他也成了身不由己的局中人。

何况傅和平没有出轨,只是旧情复燃,决定去追求真爱,把他这个绊脚石踢开罢了。

怕污了竹马的名分,没提离婚之前只是远远地看着竹马,不与对方结交,在不确定对方会和他复合时就向他提出了离婚,傅和平对他够狠,也够无情。

他从来没想过要用沈家的势压他,当初结婚也是傅和平答应的,但是现在他好想用势压人,可彼时的沈家已经大不如前,他也不想用自己的污糟事儿去烦他们。

他看着他平地起,看着他步青云,看他换夫生子和和美美。

这一切都与他再不相干。

这一世就算遇到,也绝对不会动心,不会飞蛾扑火,听父母的话,不去撞南墙。

太疼了。

只这一回,再不来第二次。

这次出门除了沈卿和沈嘉外,还有沈嘉的朋友,孙敏敏,陈不泯,以及沈卿的朋友孙洲洲。

孙洲洲和一个大学,也是室友,同时他们这几个都是大院里的。

孙敏敏是女孩,是孙洲洲的妹妹。

陈不泯是他的好哥们,也是大院里的。

孙敏敏一头短发,五官和哥哥很相似,看起来很英挺秀气,性子爽利,沈嘉跟孙敏敏斗牛有时候都打不过她,这姑娘身手很灵敏,外公是曾经的全国总冠军,开了个武馆,兄妹两个从小都爱在武馆待着。

陈不泯和沈嘉一个学校的,他们这些大院子弟,没一个是学习很差的,从小接受的教育都不允许他们资质过于差劲,考上A大也正常。

因为A大太多非富即贵的人,一些寒门子弟刚踏入大学时,多多少少有些拘谨,见识也大多没有他们高,不过沈嘉从不歧视人,待人和气,虽然有些同学家庭一般,但脑袋是真聪明,沈嘉有时候也会虚心请教,其中就有当时和他同一个专业的傅和平。

两个人都是金融系的,沈嘉理科不错,但傅和平理科要好于他一些。

只是傅和平常常对他爱答不理,导致没被人拒绝过,冷待过的沈嘉觉得挺新鲜,有意思,总想撩一下,逗一下傅和平。

见到这些目睹他逗傅和平,招惹傅和平,痴缠傅和平的朋友们,沈嘉心绪一时难以平静。

感情这种事,有时候表面看起来好像可以重新开始了,可陷入某些回忆时,还会时不时地刺你一下,像是绑在你心脏上的绵长丝线,想不起来也就罢了,想起来就会收紧,拉扯,刺痛你。

对于沈嘉的沉默,沈敏敏和陈不泯也显得有些拘谨,因为沈嘉溺水这事儿,就是和他们一块去海边玩闹出来的,当时都玩疯了,就没注意到沈嘉,发现的时候人都快不行了,呼吸微弱,出现了两次心脏骤停,要不是当时有人发现的及时,把他救上岸,并且岸上的安全员做出了有效及时的急救措施,沈嘉就可能没了。

作者妙笔生花,将小说打造的精彩绝伦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