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虽然是他自己一个人吃,不过苏白还是买了好大一堆东西,拎了满满两大袋子回车上,兴致勃勃的回到小区。冬天和火锅最配了!

穿成玛丽苏文男主后我弯了小说精彩试读

  同时落地的还有朝青藏在袖袍的匕首。

  

  听到匕首落地的声响,朝青像是猛地被惊醒,满脸通红的想要去捡。

  

  然而宫成纣先他一步捡起,饶有兴致的拿在手里把玩。

  

  朝青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慌乱的解释,“我带着它不是要袭击您!我是想让您出口气,实在不行扎我一刀也可以!”

  

  宫成纣挑眉,拿着匕首慢慢靠近他。

  

  匕首的刀刃反射的森寒的光,饶是朝青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刻也被吓得连着后退几步,后背撞到墙上。

  

  宫成纣很快欺身上前,拿着匕首在他脸旁边比划,居高临下的问,“你打算让我扎哪?”

  

  见他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讨论,朝青吓得都快晕了,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视死如归的抬起左胳膊。

  

  左胳膊废了,他还有右胳膊,一样能写字。

  

  柔软的里衣随着他的动作滑下,露出一段纤细的手腕,皮肤雪白剔透,有温热的血在下面流动。

  

  “这里行吗?”他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宫成纣没说话,神色晦暗不明的盯着他的手腕。

  

  朝青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疼痛,然而宫成纣却捉住他的手腕放在唇边,闭上眼轻吻了一下。

  

  禁欲的气质瞬间消散,画面变得暧昧无比。

  

  朝青怔住了。

  

  亲吻完手腕,宫成纣撩起眼皮看他,像蛊惑人的妖精。

  

  手腕上传来的触感太柔软,近距离看到这一幕的苏白受到的冲击相当大,顿了一下差点忘了继续演。

  

  还好朝青本来就该愣住,他反应过来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随即宫成纣又往前走了一步,伸出双臂紧紧抱了他一下,身体跟朝青紧贴着,抬手摘掉了他头上的白玉冠。

  

  一头青丝泼墨般垂下,尽数散落在两人紧挨着的肩头,淡淡的香气弥漫在鼻间。

  

  宫成纣侧头在朝青脸侧落下一个吻,随即低下头,拿匕首割下其中一缕头发。

  

  朝青嗓子发干,“您……”

  

  话音未落,他手心就被放上了那把匕首。

  

  宫成纣埋首在他颈侧,很认真的说,“记住教训,以后不准去青楼,也不要随便撩别人。”

  

  朝青愣愣点头。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