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炮灰女主的食梦日常》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炮灰女主的食梦日常在线全文。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九江紫所编写的,讲述了食梦貘的精彩故事。常曦被杜明庭委婉质问卡为什么不能刷的电话吵醒,她随便应付几句话,起床亲自开车送常父常母去机场。

炮灰女主的食梦日常(食梦貘)在线阅读全文

第二天。
清晨。
常曦被杜明庭委婉质问卡为什么不能刷的电话吵醒,她随便应付几句话,起床亲自开车送常父常母去机场。
临上飞机检票时。
常母一脸舍不得的抱了抱她,呜呜哭着千叮万嘱道:“在江省一个人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有事一定多找小杜商量着来,千万别逞强,一定保护好自己。”
常曦笑着劝慰:“妈,您就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个人了。”
常父也道:“要是那臭小子不靠谱,你就去兰州市巫镇县找宋律丞,那小子是爸打小看着长大的,要是他也敢不靠谱对你做出什么事,我就找他爸拼命去。”
宋律丞就是宋伯父、宋伯母的大儿子。
让一个团长级别的国家战士真保护她?那还真是够大材小用的。
“我知道了,您二老先过去,我忙完就会陪您二老的。”
许是因为被常父常母的离别情绪感染,亦或者原主就是个泪泉发达的人,常曦挥手告别的同时,也忍不住眼眶红红的。
目送两人离开后。
常曦驱车直接到亲戚朋友们家不远的超市里,订购了一批末日能用得到的物资。
让超市送货人员送货上门。
首先拜访的是常家的几个亲戚。
离开时。
她编了足以令人信服的谎话:“婶,我前天去云省那边,遇到听说在闹什么D3……H9什么的感染悻流感病毒,感染得比03年非典还厉害,你们要不去和我爸妈他们一样去锦州那边玩几天?”
云省是华夏国土边境的一个城市,大多百姓靠种植药材为生,是药材输出量最大的省份,电视广告常年打的某南白药的原产地就是云省。
常曦也不完全算是骗人,感染病毒的爆发确实也是先从与俄罗斯为邻国的云省爆发开的。
贵妇做派,喜欢养生的常二婶脸色变了变:“小曦,你这消息当真?”
“真的。”当着她的面,常曦给她看常父常母的订票信息:“您看,我刚把我把他们送上飞机,我在那边本来要一个礼拜,听了这事,见他们人心惶惶才匆匆回来的,您还是把咱姥外婆和妹妹接过去玩几天吧,等稳定了再和我妈他们一起回来。”
常二婶想了想,点头:“成,左右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我这就给你二叔他们打电话。”
如法炮制地,常曦又半唬弄半劝完常父常母两边的亲戚后,又接连拜访了几家交好的世家。
充分的展示了一把,演绎了一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高段位演技。
有钱的:“叔(伯父),云省那边爆发新型流感了,挺严重的,您反正退下来了,不如和我爸他们组团去锦州市玩吧。”
生活条件相对差一点的:“婶子(阿姨)云省那边爆发新型流感了,挺严重的,我给您二老订好了票,退不了的,你们一家就安心在锦州找我爸他们组团旅游吧。”
当然,有一些觉得她夸大其词故意吓唬人的。
表面笑嘻嘻心里MMP,冷言冷语的嘲讽她:“我说大侄女,你积点德吧,人家碍着你什么了,你要这么诅咒他们。”
“你一上市公司老总,你爸掌权的时候逢年过节哪次不是大办特办的,怎么到了你就抠抠缩了。”
“我是缺你这点粮油副食品吗?走走走!别在这碍眼。”
说完,碰的一声关了大门。
面对这样的,常曦没有上赶着再劝,将没送出去的东西装上跑车后,直接开车前往杜明庭父母所在的乡村——杜家村。
杜家村是江省郊外的一个靠近G320国道旁的小村子。
村子不大,统共百来户人家,环境到是不错,依上傍水的,交通也极其便利,水泥马路直通全村。
上一世,在常父同意原身和凤凰男杜明庭在一起后,杜明庭也曾带着原身春节回过一次杜家村,只是原身嫌弃杜父杜母是粗鄙的乡下人,并没有就呆,在杜家仅坐了一个小时就走了。
所以当常曦的车一进杜家村,引来得村里人不少人好奇打量的目光,纷纷切切私语起来。
“哎哟,这是老杜家那个有钱的未来儿媳妇吧?”
“瞧着像是她。听说人家光房子就有七八十套,人闺女自己还是个上市公司老总哩。”
“你们还别说,这姑娘长的可比电视上那些女明星好看不止一倍,家里又有钱,杜家那小子能娶到她,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婶子,您这话说的,就她那长相,我能娶到她别说冒青烟了,祖坟炸成粉末也愿意啊……啧啧啧,瞧那大长腿长得……”
顶着村民们羡慕嫉妒恨的灼热视线,常曦打开跑车后背箱,一件一件将粮油副食往杜家院子搬。
“小、小曦?你、你怎么来了?”
原本在小二层看抗日神剧的杜父与在后头厨房忙碌的杜母听到院外的声响,一个拿着遥控器,一个拿着锅铲出来,瞧见院子里正忙碌的未来儿媳妇,两人都是一脸惊讶。
“伯父伯母。”常曦笑着跟杜家父母打了声招呼,扬了扬怀里抱着的东西,解释道:“我来送中秋节礼的。”
“送、送中秋节礼?”
杜父杜母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充满着不可置信,如同飘在云端似的,仿佛看到的人、听到的话都是一场梦。
他们那个嫌弃乡下人粗鄙的未来儿媳妇居然提前来送节礼了?
是面前的未来儿媳妇换了个人,还是这个世界玄幻了?
“老婆子。”杜父用肩膀碰了碰杜母,小声悄悄道:“快、快掐我一下,我怕不是在做梦!”
他这话刚说完,杜母还没搭理她。
院子外看热闹的邻里笑着打趣道:“老杜头瞧你这是恍惚的,还做梦哩,瞧你人家闺女这后备箱里塞的,要粮有粮,要油有油的,你要不让我们这些人也梦到这么个儿媳妇?”
“就是,我们可巴不得呢。”有人附和。
杜父被打趣得脸色一黑,对着邻里们一顿驱赶:“去去去,成天没事尽瞎咧咧。”
说完,忙抢着拿常曦手里的东西:“小曦,我来搬,这些东西重,别累着你。”
“没事,伯父我来搬——”常曦客套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脸请亲切友好的杜母拉住了左手:“小曦,让你伯(bai)搬,他力气大,咱们屋里休息去。”
常曦只能作罢,任由杜母拉着进大厅。
说起来,别看杜明庭这人又渣又狠毒,杜父杜母却是个实实在在,老实厚道的人。
上一世末世来临,江省作为华夏第一古城,丝绸之路的起点,每年接到海内外游客过亿的旅游发达城市,成了感染病毒的重灾区。
原身父母所居住的别墅区成了流窜者们最喜欢光顾的地方,常父常母和当时感染病毒发高烧不醒的原身被流窜者扔出常家别墅后,多亏了匆匆赶来的杜家父母给了吃喝,一家三口才活到杜明庭回国送往锦州市。
后来,常曦被杜明庭虐待时,杜家父母也多次出面阻止劝说,还因此被自己的儿子禁足,严加看管起来。
出于他们对原主的恩情,常曦想对他们多加照顾一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杜家村靠近国道,一旦末世来临,走国道的逃难车开车都必须经过这里,在有足够多物资的情况下,她能更快更好的招揽一批异能者为自己所用。
“小曦,来,吃点水果点心。”
难得未来儿媳妇能来一趟,杜母十分热情的端了满满一盘点心放在常曦的面前,示意她吃。
常曦端着她倒好的一纸杯热水,鼻子闻着食品变质的‘基油’味点心,实在是不敢伸手。
深深怀疑,杜母这是把春节没吃完的年货给留到了现在,吃了十有八九得腹痛、呕吐进医院洗胃。
好在一趟一趟进去搬物资的杜父留意的撇了一眼,怼了杜母一句:“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过年的点心都过期了,你还留着待什么客,谁会吃!”
“儿媳妇在这呢,你瞎说什么。”杜母脸色羞红一窘,十分尴尬地看向常曦:“那个小曦……伯母就是习惯了节俭过日子,你别听你伯父瞎说,哪里不能吃了——”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拿了片膨化的麻花放进嘴里。
嚼了几口,脸色微微一变。
噗噗侧头吐了起来,边吐边自我吐槽:“怎么变味了,前两天我抓了一把,还能吃啊……”
闻着变质味道的常曦:“……”
这一连贯的动作。
杜母完美的将一个扣扣索索、节俭过日子,习惯性将一点东西明天留到大后天,大后天留下下个月直到东西留坏了还死鸭子嘴硬,非要自打脸面的农女形象展示得一览无余。
杜父瞧见幸灾乐祸的一笑,笑到一半想起未来儿媳妇是个爱干净,身世好的城里人,怕像第一回来认门那样,嫌弃农村人邋遢不讲卫生,粗鄙不堪而连饭都不吃就走,忙收了笑,小心翼翼看她。
常曦看破不说破,笑着转移话题:“伯父,东西还没搬完吧,我和你一起搬,搬完了咱早点吃午饭。”
“哪能用得着你啊,还剩三件就搬完了。”杜父见她愿意留下来吃饭,立刻带笑吩咐杜母: “孩他妈,你快去做饭,多整几个好菜。”
“哎,我这就去。”
杜母高兴的去厨房。
杜父则脚步轻快的迈出院子,到了常曦身边,见她要搬物品,十分客气的接过:“我来我来,哪有让你这个客人搬的道理。”
常曦有些哭笑不得看着空空的两手,杜父杜母对她实在是客气得过头了。
在杜父的坚持下。
一后备箱加一座位的物资很快就堆进了杜家一楼的小杂物间。
习惯节省的杜母端菜路过时还唠叨了句:“买这么多东西,光我们两个人能吃上个把月了。”
“这哪里够吃一个月的,我打算在您这住一段时间呢。”
常曦打量了一圈没有任何粉刷的红砖墙,有些年头的前面布满了一层灰尘,又因为是农村的原因,角落里还布了几个小的蜘蛛网,很朴素。
“住一段时间?”杜父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常曦点头道:“是的,可能得打扰您二老一段时间了。”
嫌弃农村不好的儿媳妇说要住一段时间,杜父杜母两人对视一眼,心里既高兴又忐忑。
“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愣怔了几秒的杜母激动道:“你住就住,要住多久都行!伯母这就去给你把床铺收拾下。”
杜父也道:“对,你安心的在这住着,什么时候想回城了再回,正好让你伯母给你露一手,给弄的好吃的补补身体。”
杜父杜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不像儿子杜明庭有那么多花心眼,纵使知道未来的儿媳妇家里很有钱,三观也依然摆得端正。
人家家里有钱是人家本事,和他们老两口没有太大的关系,未来儿媳妇愿意住就住呗,反正也就多一双筷子一个碗的事。
临近中午,杜父让杜母弄了几个硬菜,常曦陪着两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
一顿饭吃下来,她和杜父杜母的关系都拉近不少。
杜父杜母发现这次回来,未来儿媳妇比第一次见面平易近人,好相处多了,想来是心里对乡下人的成见放下了。
吃完饭。
杜父上小二层楼上大厅继续看自己的抗日神剧,杜母就儿子与儿媳妇年底结婚事宜,拉着常曦聊家长,什么被子喜欢哪种大红样式啊,酒席要请多少桌啊。
常曦没好意思直接告诉她:‘我和你儿子是不可能结婚的,你儿子就是个渣男,我不弄死他就不错了’这句话,配合着杜母有一大没一搭的聊着。
聊了会儿,常曦借口自己开车过来有些劳累,上了小二层客房午休。
房门一关上。
她就赶紧联系公司的御用律师,全权委托对方将名下的不动产和动产能变卖的都出去换成流动资金。
繁杂琐事交代一通后,这才用手机打开某宝APP。
输入压缩饼干、脱水菜干、自热食品、罐头、酒精块、肥皂香皂等等一系列的生活物资,筛选发货地为同城后,疯狂的加入购物车。
特别是压缩饼干、脱水菜干、面粉三种,她一样就下单了一千件。
至于收件地址,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常曦填了从杜家村开车走国道一个多小时的邻镇快递代收点。
付完款,退出某宝后,她又接着下载了某同城APP.
物资有了,还需要一个足够大足够安全的仓库来存放这批物资。
当然对付喪尸的武器也要提前弄一把。
利用某同城。
常曦善用条件查找,选择附近区域,在不限售价、房型、面积、房龄、房屋类型的情况下,看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心满意足的选中了一栋两层普通住房。
这套房子地址离杜家村不远。
从房主贴出的图片和房源概况来看,房子在建造时应该是没选好地址,不了解地质原因,导致房子建好没多久就成了危房。
一条小拇指宽的裂缝从大门出裂开了,一路向上延伸延伸到二楼阳台门口,咋一看跟被雷劈成两半似的。
常曦选这套的原因很简单。
一是房子从图片看,够大。
二是它够破,图片上这房子四周杂草从生,旁边一堆破烂砖头,一看就是荒废许久的危房,这种房子要放在平时,估计挂网上卖一辈子都不见得卖得出去,流窜逃亡的人更是不可能光顾这样的烂房子。
常曦直接拨打了房屋主的电话。
五十来岁嗓门有点大的屋主接通电话,发现是对方要买她的危房,十分惊讶:“你、你真的要买我那房子?”
她本来是报着试一试的心态挂网上出售的。
房子挂了两年多,一直无人问津,自个都忘记有这么一茬事了,常曦一说明意图,心里毛毛的,总感觉对方不是人傻钱多就是遇到网络炸骗了。
屋主强调道:“我那房子和网上的一片是一模一样、不,现实看着比这还要破,你确定要买?”
“确定要买的。”隔着手机,听出对方话里的不相信,常曦补充道:“不过我的条件是必须咱们下午去办理好过户,如果您现在不在江省的话,我可以给您报销车费。”
屋主:“……姑娘,我还是建议你,先去看看房子再决定要不要——”
“您放心我经过深思熟虑后才给您打电话的,您只管拿上过户需要的证件,带好钥匙,咱们直接碰面去过户就好。”
“那成,那咱们直接走过户程序。”
挂了两年多没人问的房子突然碰上个人傻钱多还说不听的主,屋主秉着不跟钱过不去的原则挂了电话,将见面地址以短信的形式发到了常曦手机上。
下午两点。
常曦和杜父杜母打了声招呼后,开车离开杜家村,前往屋主给的地址碰头。
两人在约定的地点碰头后,屋主一看对方是个不差钱的主,眼不眨一下转了二十几万,什么话也没说,恭恭敬敬坐进豪车副驾驶座,一起去房管局。
常曦去的早,办手续不多,约莫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把所有手续办全了。
过好户。
两人从房管局出来,分道扬镳后,常曦走了一家装修古旧的典当铺。
“您好。”
一踏进门。
隔着大玻璃窗的一男一二女两个店员正低头聚精会神的玩着游戏,听到脚步声,纷纷抬头看了来人一眼。
其中女店员见进来的是个顶漂亮,身段妖娆的女人,微微挑了下眉,眼中露着几分不屑。
到是男店员殷勤的走了出来,为常曦服务:“女士,您是想典当什么奢饰品还是想买什么物品呢?”
如今是9120年了,二手买卖的网上交易平台很多,卖真假仿制古董的也不少,唯独典当行的生意冷淡,一直面临着关门大吉的风险,能存活下来的都是有一定实力的。
比如常曦进的这家店。
近到各种名牌二手奢侈品,农民起义时的铸币,1953年发行的軍人贴用邮票。
远到仿制朝代久远的青铜器战矛,青铜器皿,战士铠甲,历史名人书画等,种类繁多,俨然是一个仿古的私人收藏馆。
“我想买那个。”
打量一圈。
常曦看中了一把长度适中,表面附着一层铁锈的斧钺。
这柄斧钺头部沉重,斧头部分四个角尖长,昏黄的展示灯光从斧钺底座向上照耀,看着既威猛刚又合眼缘。
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末世用来砍不长眼凑到自己送死的喪尸很衬手。
“这……”男店员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眼中有些为难:“女士……实在是抱歉,这是我们的镇店之宝,是不对外出售的。”
常曦:“你就直接说多少钱,我买的起。”
什么不对外出售,十个开门做生意的有八个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想开高价,狠宰一顿。只有一个是需要所以的‘机缘’,至于剩下的一个,店主同常选择私人收藏或者写上——非卖品,三个字,而不是不想卖还标个价钱。
男店员:“三、三百万……”
常曦:“……”
一件仿制三百万,如果是放在平时,她哪怕再人傻钱多也不会买。
现在么?
特殊时期,贵是贵了点,起码能保证她人生安全。
再一个,末世来临后,科学界的大能们一天不能研究出病毒血清,现金就是一张废纸,放在卡里的钱就是一串看不到能知道的数字。
想了五秒。
常曦选择了付款:“我买下了,你们既然能做,顺便帮我把斧钺两边的刃给开了吧。”
这……”男店员还是头一次听到客户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不过,开门做生意,有钱不赚就是王八蛋。
当着常曦的面,男店员给制作师傅去了个电话。
斧钺的制作师傅骑着粉红色的小绵羊匆匆赶来。
制作师傅是个手艺老道的,带着个惨兮兮蓝白格子的破洞围裙,一见到常曦,上下打量一眼:“你要给斧钺开刃”
常曦点了点头:“对,越锋利越好。”
制作师傅拿着斧钺看了看,拿起斧钺进了典当点后头。
紧接着一阵刺耳的机器嗡鸣声响起。
半个小时后。
开了刃的斧钺交到了常曦这个买家手中。
常曦拿起挥了挥,还算满意。
在店员的目送下,离开了典当铺。
此时,距离末世来临,还有2天。

小编为您带来炮灰女主的食梦日常阅读全文,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