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退婚天下第一后》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退婚天下第一后全文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诉星所编写的,讲述了祁纵卿笑寒的精彩故事。祁少主瞅瞅木牌,又瞅瞅床上浅眠的对头,脑子里“嗡”的一声。他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最后同手同脚地冲进沐室,三下五除二洗漱干净后,火速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退婚天下第一后(祁纵卿笑寒)全文免费阅读

祁纵的表情裂了。
他因为命格带煞,向来自觉地与人保持距离,今天却睁眼就见到一个仅着中衣的活人、和自己睡在同一个被窝里。如果是个陌生人也就罢了,偏偏是别人口中和他不共戴天的宿敌!
祁纵的耳朵尖又红又烫,他一巴掌拍在脸上,这才发现昨晚睡的床头挂了枚木牌,上面写着卿笑寒的姓名。而另一边的空床头也挂了一枚,在晨风中翻过身来,露出“祁纵”二字。
祁纵:“……”
他昨夜疲倦大意,竟没留神睡错了床!
祁少主瞅瞅木牌,又瞅瞅床上浅眠的对头,脑子里“嗡”的一声。他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最后同手同脚地冲进沐室,三下五除二洗漱干净后,火速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藤门关上,少年狼奔豕突般的脚步声也逐渐远去。他走了,床上的人却坐了起来。
“……脸皮这么薄吗?”
卿笑寒坐在一堆凌乱的被褥里,黑发披散,掩着清俊端雅的笑靥。他确实是刚醒,眼里还含着秋泓似的柔光,似有些不解地喃喃道:“不过是同榻而眠一夜罢了。看来以后……还要循序渐进些。”
他似乎颇为愉悦,下榻更衣、束发洗漱,唇边始终抿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祁纵面红耳赤地冲进了学舍里。
讲坛分东南西北四间学舍,分别对应了文武器丹。祁纵修刀,分在南院,一进门就看见了前排的邵临枫冲他招手。一想到是这家伙给自己领的宿阁,祁纵就很想跟他打一架,但最后还是按捺住了,自觉地坐在后排角落。
一席两人同坐,他这条书案是空的,其他同窗怕折寿,都不会来与他同席。祁纵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待遇,默念清心经让自己平复下来,不要再想卿笑寒的事。
结果不久后,他便听人温声道:“祁少主,能借过一下么?”
祁纵:“……”
祁纵看着今早还躺在自己身边、现在就站在了他案边的人,深刻怀疑卿笑寒是故意的。
整间南院都安静了,前排的同窗一个个悄悄回头,屏息凝神着他俩。前排两个剑修的表情就像黄鼠狼看到了鸡,眼放绿光,兴奋地低声呐喊:“打打打!打起来!”
可祁纵既不想和卿笑寒同席,也不想和卿笑寒打架。他怕自己那张遗像又出现在全天下修士的灵讯印上。所以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整个人往身后墙面一靠,然后交叠高高跷起,把卿笑寒入座的路线彻底堵死。
然后他波澜不惊地望向卿笑寒,冷淡又倨傲,用沉默示意道:
滚。
卿笑寒体贴地问:“是要在下抱您进去吗?”
“!!!”
祁纵瞬间弹起来,连滚带爬地冲到了座位最里。他一气呵成缩回手脚,敢怒不敢言地瞪视着卿笑寒,想用目光把这不要脸的正道狗扎成筛子。卿笑寒却客气一笑,施施然提衣落座,仿佛刚才提出非礼之言的不是他一般。
看起来见鬼的贤良淑德,正道之人果然伪善!
祁纵忿忿不平地收回视线,有两个前排同窗见他俩真坐到了一起,当即抱起书案窜进隔壁,生怕以后哪天被殃及池鱼。这时传来七声钟鸣,南院院长踏进了前门,居然是先前用符箓修复讲坛的老者。听邵临枫说,此人是书剑宗的书派祭酒苍泽子,祁纵和卿笑寒刀剑相击崩坏讲坛,就是他辛辛苦苦修回原样的。
祁纵不禁有一分羞愧,立志不论如何也要专心听讲,好不辜负苍泽子为他们消耗的灵力。
半刻钟后,苍泽子讲到了《讲坛圣经》的第三篇九则七十六条,祁纵也睡得人事不知了。不是他出尔反尔,而是这坛规实在冗长,他早在昨天罚抄时就领略过其间神威。
卿笑寒却仍垂目听着,眸光温柔微亮,笼罩着身侧的祁纵。日光透过窗棂,在少年的脸颊上描绘婆娑树影,把冷白的肌肤也浸出了几分暖意。
苍泽子还在三尺台上大声读着:“《讲坛圣经》第七十八条!坛内禁止男女交往过密,违者召见双方师长,各罚抄书百篇……”
他们这一方小小角落,却无人打扰。卿笑寒安静地望着祁纵,直到祁纵耳尖一颤,自己醒转。
祁纵刚才睡得迷迷糊糊,老觉得有人在看自己。他祈祷不要噩梦重现,睁眼又对上卿笑寒的脸。好在他揉揉眼睛坐起来时,卿笑寒正专注地看着苍泽子说话,根本没留意他。
可祁纵突然发现,他身上的煞气减弱了!
这下如遭雷击,祁纵的灵台一片清明。他其实早上起来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当时情绪激动,没能留意,现在才蓦然发觉。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手足,发现全身上下的煞气都大打折扣,好像受到了什么强势打压,蔫蔫地蛰伏起来。
怎么回事?
嚣张了十七年的煞气一朝受挫,祁纵只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他二话不说掐了一把手臂,却……
却毫无痛觉。
……果然是在做梦。
卿笑寒轻声问:“祁少主有事吗?”
祁纵怔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了自己掐着人家小臂的手,瞬间闪电般收回来,脸“腾”地烧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了句“没事”,又慌慌张张地道了声“抱歉”,最后抓着自己造孽的手,恨不能当场切腹。
不过他独自尴尬了好一会儿后,觉得这只手上的煞气似乎……又弱了一点。
祁纵:“嗯?”
如果说刚才这手上的煞气是重病缠身,那它现在就已经撒手人寰了。祁纵忍不住睁圆双眼,满面震惊,悄么声地偷瞄了一眼卿笑寒。
这厮能治他的煞气???
事关一生福祉,祁纵立刻抛去前嫌,忘乎所以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手,伸出一根还残留些许煞气的指头,缓慢而坚定地向卿笑寒戳去,落在了卿笑寒的小臂上。
煞气颤了颤,减弱的效果不够明显,或许是隔了一层衣料的缘故。祁纵集中注意屏住呼吸,又将魔爪探向了卿笑寒置于案上的手——
“祁纵你在做什么?”
忽然响起一声石破天惊的大喝,带着一记警醒符杀到。祁纵倏地回神,就见这来势不善的符箓已经被卿笑寒两指拈在空中,离他的脑袋仅有毫厘之遥。
他从符箓后移出头,正对上苍泽子快步流星、走到他们案边。这老头五短身材、须发皆白,还穿了身白到泛黄的旧儒衫,乍一看就像一团怒发冲冠的毛球,戳在了祁纵面前:
“你干什么?你在老夫的课上干什么??你在老夫的课上对老夫的本门首徒干什么???好啊你个祁纵,站起来!老夫刚讲的规矩你就忘啦?来你给老夫说说,这上一条坛规是什么!”
祁纵茫然道:“……讲坛内禁止男女交往过密?”
“我呸!”
苍泽子一把抽回警醒符,中气十足地道:“是讲坛内不许学子寻衅滋事、打架斗殴!”
祁纵冤枉:“我没有寻衅滋事啊,也没有打架斗殴!”
苍泽子:“那你刚才在做什么?”
“……”
祁纵略为心虚,声音越来越低:“我……我就是……摸了他一下。”
苍泽子:“……”
卿笑寒:“……”
这话一出口,祁纵自己都想打自己一巴掌。前排的同窗们又回过头来看戏了,除了邵临枫嗑着瓜子乐不可支外,全都一脸“苍天哎娘亲哎我刚听到了个啥”。
苍泽子看着他,表情由一开始的愤怒慢慢变成了疑虑,最后成了惊恐。这时卿笑寒忽然出声:
“师伯,我没事。”
他年纪轻轻便一派光风霁月,端的是清逸出尘、脱俗仙姿。苍泽子见他开口,再多的忧惧也只能揣进肚子里,半信半疑地扫了祁纵一眼后,转身回到三尺台上。
祁纵松了口气,开始默默消化自己的煞气能被卿笑寒压制一事。要知道他这命格是天生注定,满身煞气谁碰谁遭殃,像邵临枫那种命好的碰了他都得走路摔跤,他的父母师长更是探究多年也没能矫正。这样的命格竟然靠近卿笑寒就能改善,祁纵一时间不知道是喜是忧。
喜则喜前路欲曙,忧则忧此人不淑。好死不死,偏偏是卿笑寒。
《讲坛圣经》已经读完,另外三座学舍忽然躁动起来。先是不知道东院的院长说了什么,那边响起一阵哀嚎,然后西院和北院此起彼伏,里边的学子也先后哗然。苍泽子捋了捋胡子,见时候已到,终于公布了正事:
今日讲坛初开,四位院长给全部新生出题,要进行一场开坛考核。届时将会把最终成绩张榜公布,灵讯传书给所有新生的师长,还会上传到公共栏目上昭告天下,按分数排名。
南院最后炸锅,声浪惊天动地,排山倒海。
在遍野哀鸿中,苍泽子扯着嗓子提醒道:“今日晌午!申时四刻!同席两人为一组,在炼锋场集合开考——”
祁纵的桃花眼都瞪得溜圆,半晌之后,看向右边的卿笑寒:“……”
卿笑寒却还人畜无害地端坐着,对他柔声莞尔道:“看来开坛考核你我一组,还请祁少主赐教。”
祁纵:“………………”

小编为您带来退婚天下第一后免费阅读 ,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