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在哪可以看主人公是刘奎刘奎的小说全本呢?《通灵诡医》这本故事非常棒,故事内容丰富,让人爱不释手,小编整理了通灵诡医整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感兴趣的朋友,欢迎阅读!心里本来就烦,可是偏偏身边又有个女人盯着你,无论走到哪儿,她的目光就会跟到哪儿,心情更加难以平静下来。我郁闷地叹口气,心说还是出去走走吧,窝在家面对着一个美女,非但提不起任何兴趣,反而让我对美女过敏了。 出门前,我看了看布置的镇物,砖缝里泥土隐隐发黑,昨晚家里一定来过不干净的东西,只是进不了屋门,对此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我于是带着蓝小颖去了中医铺子,想看看老张昨晚是否有情况发生。结果紧闭的店铺门上贴了个字条,说是有事出远门,暂时歇业几天。打老张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老头应该去了儿子那边躲灾祸,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

通灵诡医试读

正要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文物所所长陶安。
当年他是那支考古队队长,把我们带回黄瑜市后,是他安排了我们的生活,可谓是我们祖孙俩的救命恩人。并且这十七年来,他一直拿我当亲人对待,事事照顾的无微不至,在我心目中,早已把他当成了父亲。
老头退休之后,每天上午喜欢去鸟市逛逛,此刻看样子是刚从家里出来。我便迎着他走上去,一来打个招呼,二来探听下口气,他是否也收到了人皮,这也是我心里最为担忧的事。
“陶伯伯,去鸟市啊?”
陶安每次见到我,脸上都会现出慈祥而又亲切的笑容。可是这次看着我有些发呆,仿佛苍老了很多。怔了良久,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是小宇啊,我……我出来随便走走。”
我心里一沉,升起一股不祥预感。
“陶伯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试探性地问。
“噢……没有。”他嘴上这么说,但他略有慌乱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我心说要想撬开老头嘴巴,必须上绝招,于是跟他说:“陶伯伯,我有件事想告诉你,我奶奶她收到了一块人皮……”
老头全身一震,转过头惊恐地看着我,喉不住滚动,神情非常紧张。我马上就明白了,他肯定也收到了!
陶安才要开口,转头看到我身边的蓝小颖,问了句:“她是……”
我忙道:“是我女朋友,有什么事不用瞒着她。”
他有些失神的点下头,于是往前边走边说:“没想到你奶奶也收到了人皮,其实这次所有当年的考古队员,都收到了人皮。”
听到这话,我大吃一惊,忙问:“什么时候收到的?”
“葛平死的那天晚上。第二天大家是去吊唁葛平的时候,相互得知的。”陶安叹口气。
这让我又隐隐觉得,自己似乎不是主角了,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我十分郁闷地问:“陶伯伯,葛叔临死前,在考古论坛上发过帖子,而下面有人回帖回答是无冥火车,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陶安微有诧异地看我一眼说:“那个考古论坛我也经常登录,无冥火车我们也都不知道是什么含义。但那个回帖的ID,我们都猜测是考古协会的一个人,他真名叫刘博辉,是个古董经纪人。这个名词的含义你应该明白,他经营的古董,大多来路不明,所以接触到的奇闻怪事也比较多。昨天你马叔去找过他,但人不在家,听说去外地收古玩了。”
马叔也是考古队员,却不是文物所的,在博物馆上班。
这时蓝小颖插嘴问:“陶伯伯,你说的所有考古队员,是包括了当年所有人吗?有没有遗漏的?”
我不明白她问这话什么意思,怔怔地看了她一眼。陶安也微微皱眉,然后说:“不错,包括所有人。虽然还有外地的两个,我们也都通过话了,确认他们都收到了这样的人皮。”
蓝小颖点点头后,不再说话了。
既然所有队员都收到了人皮,那绝对与当年考古有关,他们把这件事封锁了十七年,其中一定隐藏着很多线索。想到这儿,我于是问他:“陶伯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与十七年的事件有关?”
陶安眼皮跳了两下,随后舒口气说:“确实有关,但这件事被上级列为机密档案,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而接到人皮……也只能等死了!”说到最后,他的语气极其悲哀。
“陶伯伯,事到如今,你就告诉我真相吧,或许我有办法帮你们摆平。”我说的是实话,可老头未必会信。
果然陶安苦笑了几下说:“小宇啊,有些事绝对不能说的。回去别告诉你奶奶这件事,这两天,好好孝顺她。”说完跟我挥挥手,往前快步走了。
他是个倔强的老头,如果不想说,就算打死他也不会说的。我只能望着他的背影不住叹气。
蓝小颖忽然说:“他在说谎!”
我一怔,转头看着她问:“为什么这么说?”这老头在我心目中地位很高的,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他的形象。
“他说谎就是说谎,没有为什么。”这丫头脸一板,连个解释都不给,这让我心生一股强烈的反感。
“你很幼稚!”我没好气说她一句。
蓝小颖立马瞪大一双美目,充斥着无尽杀机:“为什么说我幼稚?”
我耸耸肩:“幼稚就是幼稚,没有为什么。”
“你白痴……”
“白痴就是白痴,没有为什么。”我把自己想问的省略了,说出了她要讲的下一句。
蓝小颖直接气的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生吞了的模样。但忽然噗地笑了出来,竟然越笑越灿烂。说实话,她的笑容会迷死人,我不知道为啥会总是绷着那张脸,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神经!”我故作生气地骂了句,掉头就走。
她哼了声,跟在后面说:“神经就是神经,没有为什么。”
我没有往家走,而是要去博物馆找马叔,打听刘博辉的地址。蓝小颖说认识此人,不用去博物馆了,拦下一辆出租车跳上去。在路上问她怎么认识刘博辉的,这丫头冷着脸就是不答。我心里恨的牙根痒痒,但当着司机的面,只有忍了。
刘博辉住的这个小区,是黄瑜市最高档的住宅区之一,从此不难看出,倒腾古董的就是有钱。我们来到房门外,我忽然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兆。因为门是虚掩着的,隐隐散发出一股血腥味!
蓝小颖似乎也察觉到了些什么,警惕地跟我对望一眼,然后轻轻把门拉开。屋里好像拉着窗帘,光线十分阴暗,有种阴森森的气氛。
我叫了声:“有人吗?”良久没人应声,于是和蓝小颖走了进去,一眼看到有个人倒在血泊之中。胸腹被剖开,内脏全被掏空了!
我们俩一下惊呆住,意识到了怎么回事。正低头瞧看尸体,突然屋子深处传来一阵“桀桀”尖利的诡笑声,立马吓得我们起一身鸡皮疙瘩。
抬头看到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由于那个地方非常阴暗,以至于进来后第一眼没发觉那儿还坐着一个人。
蓝小颖看了一眼后,小声跟我说:“是人!”
“他坐火车走了,他坐火车走了……”那个女人盯着我们俩,发疯般重复着这句话。

就是小编分享的通灵诡医整篇免费阅读内容,这本小说人物刻画的细腻饱满,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堪称精品著作,喜欢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喽!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