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最火的免费言情小说——重生后一脚踹翻那个老男人全文阅读是由温桔写的言情小说,讲述了主角苏凝卿柳如玉的故事,苏凝卿这样想着,眼眸里有了些光亮,她跛脚走出了他们驻扎在平地上的军营,些微地抬了抬头,朝森林深处走去。北国进犯占领村庄后,便在这里扎了营,因此森林里也布了士兵放哨。

重生后一脚踹翻那个老男人(苏凝卿柳如玉)在线阅读全文部分内容

深秋夜色里,明月高悬,冷风瑟瑟,苏凝卿穿着一身破破烂烂,上面还沾满了血迹的粗布麻裳,借着凄冷月光,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驻扎在他们村庄旁的军营前。
她一双鹿眸剔透澄澈,鹅蛋小脸上虽满布灰尘血渍,双颊仍有婴儿肥,稚气未脱,但难掩其五官的精致绝巧,仿若一眼便可窥见日后的风华绝代,端的是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
苏凝卿只十岁,可眼里脸上毫无孩童天真烂漫之气,整个人孱弱又瘦小,在这晚风里似浮萍野草般飘来荡去,了无生气。
“将军果真用兵如神,刚才这诱敌之计用的甚是绝妙,敌方被我们逼入绝境,他们的三千骑兵得以一网打尽,将军真是神机妙算!”
“哼!就那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敢跟本大帅斗?以为上了几次战场,打了几次胜仗就战无不胜了?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蛋,想来他也料不到我们的主力军此时正在赶往他们的老巢,打他个措手不及,全军覆没,哈哈哈。”
“将军说的是,说的是,虽然这次让他侥幸逃脱了,但属下已派人去附近搜寻,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等到时候我们再慢慢折磨他,逼他画出布防图,攻陷大梁便指日可待了。”
“最好是如此,天亮之前还没找到那小子,你提头来见!说了这么多废话,酒呢!等了这么久,怎么还没上啊?那小贱婢死哪去了?”
“是是是,将军,属下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会把他给找出来,将军您放心……来人,快上酒!”
苏凝卿吃力地提着酒壶站在营帐外,抖如筛糠,战战兢兢。
营帐内的叫骂声愈发嚣张震天,她咬着发白的嘴唇,头低到前胸,瑟缩着进了营帐。
营帐内一片灯火通明,美酒佳酿的香味以及女人身上的脂粉味混杂在一起,呛鼻得厉害。
“虽然被吓傻了不会说话,但这副面孔还真是生得好,活脱脱一个勾人心魄的小美人。”
一个正坐在营帐中央,满脸络腮胡子,一副凶相色意的男人说了话:“要不是看你年纪小,又被打得半死不活,本将军现在就办了你。”
面目狰狞,油头满面,是分外令人恶心。
苏凝卿听到这句话,正在倒酒的手下意识地抖了抖,登时酒壶里的美酒被洒了一滴在案桌上,那精美的桌毯晕染开了一大片印迹。
“啪”,她还来不及跪下求饶,便被飞来的巴掌打歪了整张脸,直直地趴坐在地,嘴角还沁出了血丝。
“大梁贱民就是贱民,连一点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上赶着送死去陪你全家是吧,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处死!”
那男人嘴里吐出极尽恶毒之词,一扬手,立在两侧的卫兵便朝缩在地上的苏凝卿走了过去。
“哎呀,将军,您可真是,总跟这个不知哪里来野丫头计较,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无视奴家。”一位婀娜女子靠在他怀里,右手捏着手帕拂了拂他脸,娇声说道,“奴家,难道……不够美吗?”
“美美美……美人你最美了。”那男子的脸埋在女子颈间,做了个手势命他们出去,“你们通通给我滚,守卫守住摁扣,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由此,苏凝卿得以逃过一劫,出了帐外,朝森林里的小木屋走去。
那小木屋是她的家,虽然现在已空无一人。
大梁北国交战,她家所在的村庄在恰好位于交战的边界处,敌国进犯大梁,越过边界后屠了全村,只留下几个用作奴隶玩物。
苏凝卿便是其中之一。
军营里的人都笑话她是傻子,被虐待也不会哭,不会求饶,只弯腰缩成一团,任由他们去打。
父母兄长皆惨死于她面前,苏凝卿的确是被吓傻了,流不出眼泪,也不会说话,只剩一具躯壳,似是感知不到疼痛。
她只想回家。
说不定,父亲,母亲和哥哥,还在家里等着她呢。
不可能转眼间,这世上就只剩她一人了。
苏凝卿这样想着,眼眸里有了些光亮,她跛脚走出了他们驻扎在平地上的军营,些微地抬了抬头,朝森林深处走去。
北国进犯占领村庄后,便在这里扎了营,因此森林里也布了士兵放哨。
苏凝卿颤巍巍地绕过士兵,走向了森林深处。
日已渐冬,林里的林叶较为稀疏,清辉月光透过树木间隙洒落,在地上投下了斑驳的剪影。
万籁俱寂,苏凝卿浸润在月色里缓缓走着时,耳边传来了滴答滴答声。
似是水珠滴落在地,但旋即,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这一方林里散开。
她身上的伤口都已结痂,虽有血腥味但不至于这般浓重,应还有人在这林里。
那人应该受了很重的伤。
苏凝卿脚步顿住,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循着声音,屏着呼吸走到了左侧枝繁叶茂的大树旁。
她隐约看到了一截暗红色的衣袍,上面绣着繁复精美的祥云图纹。
是大梁的服饰。
苏凝卿青肿的眼睛睁开了些,她右手紧攥着破旧的衣袖,脚步快了几分。
“你是谁?”
她还未到树后,一柄长剑便抵在了她纤脖。
那剑刃距离她脖子不过毫厘,在月下泛着寒光,尤为刺目。
苏凝卿阖了阖眼睛,垂下眼眸,全身都在发颤。
眼前这人一身甲胄,手执长剑,垂落双肩的的流发在月下飞舞,他逆着月光,陷在黑暗里,却依稀可见其冷峻出尘,宛若谪仙的清俊面容。
以及,周身散发着的无望胆寒,令人站立不稳的杀伐之气。
在他剑下,苏凝卿就像只任人宰割的小猫小狗。
不同的是,猫猫狗狗还会惧怕地逃离乱叫,而苏凝卿却僵在他剑下,分毫未动。
她没有想着逃离,而是身体蜷缩着,盯着他那还在不断往下滴血的伤口,发白嘴唇一张一合的,喉咙里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
“你…你受伤了……”
如蚊蝇般细不可闻,嗡嗡地绕在柳如玉耳边,然后炸开。
他的目光沿着剑刃,停在了被剑抵着脖子的小姑娘身上。
而后鸦睫颤了颤,瞳孔微缩,把剑收回了剑鞘。
“你伤得也不轻。”
这是柳如玉面无表情,冷冷淡淡说出的一句话,在此时的苏凝卿听来却是一句分外关怀的话语。
小孩对善恶有着直观又准确的感受。
她然就嫣然一笑,眼眸晶莹清透,似有细碎星光溢出,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轻灵起来:“这个……给你。”
她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泛黄的,沾了点点污渍的馒头出来,曲起左脚,单腿蹦到了他面前。
柳如玉本斜斜倚靠着大树,闻声望去时,倏然看到一个小姑娘踮着脚,费力地把一个馒头举到了他面前。
眉眼弯弯,嘴角的梨涡似一泓春水,无风时澄澈无漪,起风时池水轻晃,波光荡漾。
温暖无邪,吹皱人几分心神。
柳如玉略微惊讶之际,亦是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才捂住渗血的伤口转了身。
“不用。”他一如刚才般冷冷回答。
这话音一落,苏凝卿刚睁大的明朗眸子变得黯然,她青肿的眼皮微微阖起,放下了曲起的左脚,举馒头的手在空中动了动,然后缩了回来。
她头低得更下了,手里揣着那馒头,薄翼般的长睫不安地上下扑闪着,很是无措。
“我要走了。”柳如玉回望,声音虚弱如丝,“这里很危险,你躲在草丛里,天亮之前别出来。”
待到天亮,这场战事便可以结束了。
这胜负,还决于他手,他须得尽快离开这。
听到他的话,苏凝卿愣了一下,眼里的暗下去的光一点点地聚了回来。
不过寥寥数语,她却像收到了一整串的糖葫芦,咧着嘴开心地笑着。
柳如玉的长剑插在泥土里,左肩伤口的鲜血自他指缝间蜿蜒而下,与他纯白如雪的长手交织在一起,在月下格外触目惊心。
他扯了扯嘴角,不解又有点好笑地问:“笑什么?”
被长箭贯穿的伤口还在流血,不待眼前的小姑娘回答,他又敛起了散出的一丝情绪,重说了句:“把自己藏好。”
话音刚落,柳如玉便拖着长剑,转身离开。
“别……别去…去那……”
他步子才迈出去两步,一道细不可闻的女孩娇声便钻进了他耳里。
怯怯的,话里带着焦急。
他停住了脚步,偏下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拽着他衣袍的小丫头。
小丫头身上的衣服撕裂成条条挂挂,脏乱不堪,早已看不出本来颜色,而未被遮盖的细棍般手臂上交错着几道血痕,就连脸上眼角和嘴角处,都满是淤青。
她小小的一团,神情怯缩慌乱,哀伤凄婉,全身上下都浸在黑暗里,只有那双眼睫颤着的鹿眼里散发着熹微光亮。
“别去……那边,那边有外来的坏人守着……”苏凝卿两颊鼓鼓的,加重了些力气,小手攥着他衣袍往相反方向指了指,“大哥哥大哥哥,这是我们村的一条密道,你走这边,这边没人。”
柳如玉怔了,垂下的眼皮倏忽掀起,随后喉间一股血腥味上涌,他猛然间啐了一口血。
她一看似不足十岁的小孩子却在北国军队驻扎的军营里,他早该想到,这小女孩便是被那北国抓来奴役之人,村庄幸存之人。
三千将士,和那一村之人,皆因他的轻狂丧命。
这小丫头这般可怜模样,想来,她的父母亲人,应也是。
他柳如玉,罪孽满身。
那一战役的情景不断地在他脑海循环往复,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柳如玉的心脏被撕扯着,脑袋几欲炸裂。
“大哥哥大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苏凝卿似是被他吐血的模样吓坏了,死死地拽着他衣摆,惊慌地喃喃喊着他。
柳如玉鬓间的发丝随晚风扬起,拂过了他双眼,他墨玉般的眸子里大雾弥漫,那瘦弱娇小的身影在他眸里越发模糊。
不过是十岁的孩子,她大概还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两人就这样立着,柳如玉的目光长久地落在她身上,而苏凝卿则还扯着他的衣袍,仰着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除了担心,还有无邪。
沉静一会后,柳如玉放下了捂着伤口的手,撑剑支着身体,另一只手俯身揉了揉她凌乱如草的头发,轻声说道:“躲好,我会来寻你。”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以上就是重生后一脚踹翻那个老男人免费阅读的部分内容,关注本站,更多精彩等着你,在你漫长而又丰富的一生里也许我只是匆匆的一瞬间,你的一瞬间却是我一生最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