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最近又闹书荒了吧。作者柒夫人的小说幺女的八十年代(俞荣儿)和大家见面了,幺女的八十年代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木校长看了眼陌生的“父子”,悬空压手,示意对方等一等,他还在打电话。木校长保持着接听的四五分钟之久,才轮到他说话。口水沫子从他嘴里溅出,肉肉的脸上明晃晃挂着忧虑,事关学校前程,他也不怕两位陌生来客听到他的电话内容。

幺女的八十年代全文阅读

初江初级小学。
一辆雪福来轿车悄然无声驶入校园,此时距离开学还有一周,但学校已经开始运作起来。
园丁在修剪花枝、教务部在统筹新学期各种事项、老师们清扫沉浸一个暑期的教室……
车里出来一大一小,男人气度非凡,挺直的脊背后和西服留下镂空处。而小孩五官标志,就是,叫人分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
麻石堆砌了初江小学的骨架,小学右后方便是教堂,初来乍到,这所小学给人扑面而来的典雅、肃穆。
俞荣儿环顾四周,面无表情。
“走吧。”俞毅行跨步在前,俞荣儿跟上,教研楼的入口吞没了二人。
校长办公室。
五十出头的木校长已半头白发,头顶中央发量稀少,面前铺一层绿绒布的香楠木办公桌上整洁摆置绿植、茶具、报纸、有线电话等一应物品。
木校长正在接听电话,面带愁容。
敲门声响起。
“请进。”木校长捂住听筒,冲门口高喊一声。
俞毅行推门,带领俞荣儿进入。
木校长看了眼陌生的“父子”,悬空压手,示意对方等一等,他还在打电话。
木校长保持着接听的四五分钟之久,才轮到他说话。
口水沫子从他嘴里溅出,肉肉的脸上明晃晃挂着忧虑,事关学校前程,他也不怕两位陌生来客听到他的电话内容。
——因为他说的是英文。
俞荣儿眼珠子转向窗外,耳朵上缘在空气中微不可查地抽.动。
她可以闭眼、屏息、闭嘴,就是没办法管住耳朵不听声。
似乎是这所学校失去资本,新学期的维持都成问题,学校校长争取电话另一端的人再支持学校一段时间。
俞荣儿视线从窗外收回,于空中画弧径直落在俞毅行脸上,眸子里的疑问显而易见——
还要送她来这所学校吗?
俞毅行大手放下,拍拍她的头。
俞荣儿的视线再次飘向窗外。
碍于身高,她需要微仰头才能看到风景,眸子深处倒映洗练过的晴空。
小嘴嗫嚅,她无声地背诵脑海的知识。
终于,木校长放下电话,愁颜犹在。
他搔头,花白的头发在五指的调动下重新就位。
调整好表情、情绪,木校长站起来接待来客,开口是极其标准的普通话,正如他标准的英文,“我是初江小学的校长,二位有什么事?”
俞毅行向前,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印有魏碑体的彩字散发油墨清香。
“鸿宇商业公司董事长……”木校长低声念出上面的职位,随后看向俞毅行不卑不亢笑道:“俞董有什么事吗?”
这年头标示董事长、总经理的名片太多了,自从国家鼓励经济体制改革以来,公司便在大街小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俞毅行开门见山,“我准备送犬子来贵校念书。”他右手轻拢俞荣儿肩头。
俞荣儿心领神会,朝木校长礼貌微笑。
木校长回应一个微笑,告知:“学校一周后开学,那时来报名就好。”
读小学没有什么门槛,多数人家直接将孩子往家附近的小学送去,而像初江小学之类贵族小学,和其他小学拉开差距的是昂贵学费。
只要有钱,赶在报名额数满之前报上,就能正常入学了。
俞毅行点点头,莞尔一笑,“犬子情况特殊,需要一些特殊对待,所以提前找您。”
木校长微微眯眼,和俞毅行对视。
从事教育几十载,他头一次碰到明目张胆要特权的家长。
他俯首望向器宇轩昂男人旁的小孩,模样端正、衣冠整洁,也不吵闹,安分地站着。
木校长开口了,“学校对于学生都是一视同仁,他们都是国家未来顶梁柱,无分孰轻孰重,不过贵公子要是身体上有碍,这点我们学校会好好照顾。”
俞毅行点头,一脸赞同欣赏的模样,只是——
“犬子情况着实特殊。”心意丝毫没有变动。
“将来家业都将由她继承,学校的教育我是相信的,但是时间不等人,等她长大成人之前,或许我已老去,所以我不得不加快她的成长。”
俞荣儿静静伫立原地,眸子中毫无波澜。
俞毅行继续说:“并非为难学校,只是想让她接收学校知识的同时,能灵活调度时间、精力去完成家中给她的额外任务。”
木校长并没有被打动,谁家家业不是由孩子继承,要是各位家长都这么说,学校秩序早乱套。
他点头理解的模样,密不透风道:“学校作息是根据孩童成长发育特点精心设计的,并且留有充足的时间让孩子们回家培养特长或是放松玩耍。”
俞毅行笑笑,深邃的眸子深不见底,声音如同古井里的暗水,水面无一丝波动,“她有四个姐姐,我的妻子在她出生时就去世了,而我父母皆亡,兄弟全无。
“校长,您能懂吗?”
木校长一愣,这情况——
的确很特殊。
他再次望向俞荣儿。
不高的小儿,脊柱笔直向上,像是一棵小树,但其未来的傲然挺立已初见端倪。
毕竟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亲,然而拔苗助长、过刚易折——
木校长来不及多想,俞毅行扔出一颗炸弹炸在他心头。
“学校的资金似乎出现空缺,我可以投资,也算是感谢学校对犬子的照顾。”
木校长面色微愠,又带着戚戚然。
俞毅行说的没错,学校资金链断了。
初江小学前身是教会小学,而几十年前的教会小学都是由外国人投资建成。
只是近十年,初江小学一边高薪聘请老师,一边向学生提供高质量的学习环境时,收益逐渐滑至赤字。
学习条件不可能下调,而学费一年涨一次也没能挽救账本的收支不平衡,外方最终决定让学校自负盈亏,所有权转让出去。
只是他怎么会知道?
木校长审视俞毅行。
俞毅行谦虚道:“鄙人国外也有点生意,略懂外文。”
木校长面露尴尬,刚才的电话全被听去了。
是他太大意。
他握拳抵嘴咳嗽两声。
俞毅行替他挽尊,“生意场上你来我往,赚钱的只能是一小撮人,风水使然。
“学校虽然是养育栋梁之地,做生意不可与之相提并论,但学校老师等教育开支又必不可少,和生意一样,偶尔碰上资金困难,实属正常。
“而如今我正站在顺风顺水位,穷则修身,达则济天下,又是投资教育这等有意义的事,我心甘情愿,只要校长给这个机会。”
木校长面露思索。
一周后就开学了,招生额度是固定了的,学校的收入也就明确了,而支出方面又确确实实是收入无法填补……
“你能赞助多少?”半晌,木校长开口。
俞毅行微笑,毫不客气,“看学校需要多少了。”
望着有所思虑的校长,俞毅行提点,“我的赞助只能助学校一时,虽然不清楚学校财政,但我认为贵校可以去开发区或是国外,高薪应聘职业经理人,管理学校财政。”
如今行业划分愈发细致,某些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做才能事半功倍。
“若是有需要,我可以推荐。”
木校长没吭声,只是轻轻点头。
一旁的俞荣儿眼珠微微转动,她敏感地意识到什么。
睫毛在眼下投出一扇阴影,俞荣儿大大张开身侧的五指,安静地撑拉。
办公室里沉默了片刻,俞毅行道:“校长不需要立马作出决定,你可以再想想,随时联系我。”
一副告辞意味。
做生意的诀窍就是比别人慢半怕,条件都摆明,任对方犹豫,但不能替他、或者强迫他作出决定,成熟条件下鱼儿总会上钩。
“等等。”木校长喊住,他坐回桌前,拿起电话,拨号同时对俞毅行说:“我召开紧急校务会,一小时内就能给你答复,这事就不拖了。”
他心中已经认同俞毅行的赞助了,但学校不是他一人的,他需要和同事商量。
资金早日到账方便安排工作,新学期就要开学,开门红总是好的。
俞毅行笑笑,点头。
电话一通通拨出,待通知完重要人员后,木校长泡好茶,将父子俩安排在他办公室休息等待,迈着沉重的步伐出去开会。
办公室里只剩俞毅行和俞荣儿了。
照顾俞荣儿,木校长送她一份学校的学生期刊,虽然不知道俞荣儿能读懂多少字,但上面有美术图画,打发时间看看也不错。
至于办公室里的报纸,自然任俞毅行浏览。
俞荣儿翻看几页期刊,突然道:“如果这所学校请职业经理人了,而且还是你推荐的人。
“这所学校是不是有可能成为你的事业之一?”
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期刊上,声音飘过她的头顶,悠悠传进俞毅行耳中。
俞毅行指尖轻弹报纸边角,轻声笑一下,合上报纸,边角对边角,道:“本来只是普通资助,但没想到歪打正着,学校资金问题比预想中的大。
“如果他们给这个机会,你的猜测会成为事实。”
回申城发展,从教育上投资不容易错。
俞毅行拾起茶壶把斟茶,眼中含笑道:“那时候就要改口了,不是这所学校,而是你的学校。
“聪明的老幺。”
说完低头轻抿一口,表情舒畅。
她的天才毋庸置疑,她才六岁呀。
“哦。”俞荣儿宠辱不惊,一目十行扫视着期刊。
…………
会议室里,木校长望着一脸茫然聚集起来的同事们,拍掌,吸引大家注意。
等室内安静后,他缓缓开口,介绍了学校如今面临的严峻形势,还有俞家父子的“恰到好处”。
众人面面相觑,第一位发话的是副校长,四十几岁的女人,不苟言笑的面容,每天下午都能在学校后的教堂看到她的身影。
她冷静说:“外方什么时候通知撤资的?”
“就今早,一个小时前。”
“而学校账本现在就是亏本状态?”
木校长望向财务部的李同事,李同事接受示意,回复蔡副校长,“五年前就开始赤字了,只不过外方一直有拨款,所以不成问题。”
但现在资金撤走,问题显露无疑。
“没有其他的法子吗?”蔡校长问。
接受资金,给学生开后门,学堂的神圣似乎遭到破坏。
一屋子都是搞教育,对此提不出几个建议。
抛出两三个,又一一否决。
最后室内陷入难堪的沉默。
木校长看一眼钟,拍桌,建议,“投票决定吧。”
结果出来了,在座都希望学校搞下去,只能接受赞助。
这是没办法的事,读书人的事啊……
三三两两从会议室出来,木校长直奔办公室,告知俞家父子结果。
“那么犬子就拜托学校多多关照了。”俞毅行伸手笑着同木校长握手。
木校长上下晃晃手,感慨道:“学校也要跟上改革进步的道路,才能欣欣向荣。”
俞毅行笑笑,不置可否。
木校长低头,对俞荣儿和蔼一笑,“你有一个好爸爸,好孩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想到对方可能听不懂,转口道:“努力不会白费,要耐心长大呀。”
俞荣儿恭敬点头。
事情既已敲定,便要各司其职了。
只是离开前,俞毅行想起一件事,他向木校长寻求支持,“我希望学校能专门辟出一个厕所给犬子用,也希望老师们不要随意提及犬子性别。
“校服要男装。”
至于这么做的目的,“犬子以前从未上学,在家里她就是儿子。
“我不希望来到学校后,她的身份意识受到影响。”
俞荣儿打了个哈欠,到底年纪小,又坐一小时车来到学校办事,身体微微疲倦。
她反复两下睁大眼睛,提神。
认真听父亲和校长的交涉。
木校长听此茫然。
俞毅行坦然笑,“犬子是女孩子。
“这事就麻烦校长了。”
…………
等送走了俞家“父子”俩,木校长坐在黄花梨南官帽椅上,好久目光幽幽道——
“都是时势造英雄。
“头回碰到时势造儿子。”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小编说的没错吧,幺女的八十年代(俞荣儿)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收藏关注吧!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