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小编把作者绾山系岭的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时牧晴)安排上了,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全文阅读讲述了:时牧晴一直想要和他自拍情侣照,然而自己始终不能克服。或许是今天她言语表情中的失落和难过,让他不能再只顾自己的感受。他竟然做到了,还一连拍了三条。发出去以后,他彻底松了口气。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免费阅读

地铁上,几个小姑娘一脸震惊地偷听到罗淮对着手机温柔地说着话,语气中的宠溺四溢流淌……
“卧槽。这帅哥是给女朋友发的吗?”
“不可能吧。为什么一连录三条问候的话?早一次晚一次,外加一句么么哒。”其中一个女孩眯着眼睛低声分析,“哦。我明白了。这人是个大骗子,录视频搞批发,给自己的一二三四五六……女朋友一起转发。省得出错,还能让人觉得好可爱好有心。”
“哎呀,还是你眼睛毒辣。差点被他的脸给骗了。”
几个小姑娘脑补一通后,一起朝罗淮投去鄙夷眼神,然后跑去隔壁车厢。
对此毫不知情的罗淮发完视频后觉得浑身像是从水里拎出来似的,额头冒着汗,手心里也全是汗。他有严重的镜头恐惧症,一旦面对镜头就会不自觉地发抖,僵硬。这个毛病由来已久,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
时牧晴一直想要和他自拍情侣照,然而自己始终不能克服。或许是今天她言语表情中的失落和难过,让他不能再只顾自己的感受。他竟然做到了,还一连拍了三条。
发出去以后,他彻底松了口气。
立马时牧晴也发来三条同款视频。
“早安!我今天睡得很好!你呢?”
“晚安,宝贝。我们梦中相见吧。”
“亲爱的,我也在想你。好想好想!”
原本时牧晴就长得漂亮,加上如此娇软的声调,罗淮整颗心都充溢着甜蜜。
嘿!谁家的小可爱?我家的!
飞机上,赵珞瑜哎呦两声使劲擦了擦胳膊,“牧晴,拜托你和罗淮不要这么腻歪行吗?我觉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几层。”
时牧晴一脸骄傲,“我家罗淮今天太出乎我意料。他一个学理科的直男,对我撒娇跟我说么么哒,啊啊啊,我死了!”
赵珞瑜咳咳两声,“不行。我也得赶紧找个男朋友。不然会被你和罗淮的狗粮噎死。”
时牧晴悄悄道:“我看你和师兄挺配的。这次我们和他一起呆一个月,同吃同住同研究,你可以试试。”
赵珞瑜顿时脸红起来,“晴晴,我哪里跟他配了啊!”
时牧晴:“今天你都没空跟我说话,全在跟师兄说话。”
赵珞瑜:“哪有……”
时牧晴:“我看好你们哦。加油!”
赵珞瑜哼了一声,低头看书不理她。
时牧晴耸耸肩,点开手机继续看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的视频。
嘿。谁家的大帅哥?我家的!
*
北疆某处草原上,的怪石群孑然矗立,嶙峋壮观,在一碧千里中格外显眼。
巨石叠构,东西形成两处洞穴,两洞交汇处,恰好无石可用,硬生生露出洞内光景,天光穿进,通天连洞,当地人叫它通天岩。
此时,通天岩前插着一面旗子,上面写着“清北大学考古队”七个大字。灰土土的围挡在洞口前二十米远设置了探方区域。山的背面是生活区域,搭着好几座帐篷。正值中午,几个维族大妈进进出出,给考古队成员还有外雇工人做饭。
今年新疆入夏一次次失败,入夏之后又遭遇极高温天气,从六月月初考古队前来通天岩安营扎寨开始田野作业,这里就没下过一场雨。牛羊最喜欢吃的羊草、苜蓿全都被晒得耷拉着脑袋。
挖掘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忽然远处一辆被灰土包裹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中型货车咻的一下碾过一片草丘,向通天岩现场开去。维族司机奥赛顶着古铜色的脸,哼着不知名的歌,一脚刹车稳稳停住。他探出头,用自带笑果的北疆普通话喊道:“水来了!水来了!”
考古下田野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水。干净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对于稳定军心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队里还有清北大学考古专业近三年来唯二的本科生,而且还是考古界少之又少的女孩子。
赵珞瑜一听说水来了,双眸顿时放出光芒,小声道:“晴晴,晚上可以洗澡了啊,……”
这位南方来的娇妹子在通天岩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断创造未洗澡日数记录,已经撑到了极限。
时牧晴皱着眉头嗯了一声,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手中的筛子,从探沟中挖出来的土坷垃正在筛子中上下左右滚动,细细的灰扑扑簌簌地掉在地上形成小土堆。旁边还有两座两米高的堆积有待筛查。
赵珞瑜看了一眼这次带她们两个实习的师兄纪海帆,偷偷转过身挠了挠痒到炸的后背,嘀咕道:“我这两天见了人都不敢靠近说话。怕别人嫌我臭!”
时牧晴突然眼前一亮,小心翼翼锁定竹筛里混在一堆灰土中,那枚小到几乎可以忽略的椭圆形物体,压抑着激动道:“珞瑜,快看!”
赵珞瑜赶紧凑上前,哇了一声,“我的晴,你太牛掰了。”
大家闻声都跑过来。
贺茂通贺教授拿着放大镜看着时牧晴筛了数百斤土才刨出来的这颗宝贝疙瘩,“不错。不错。是碳化小麦。”
时牧晴一听,顿时激动地和赵珞瑜抱在一起,拽着她跳圈圈……结果那些被筛出来的灰腾得一下飘起来,所有人结结实实地吃了一嘴的土。
纪海帆咳咳两声,“牧晴,珞瑜,你们忘了《清北大学田野考古工作规程》第九条怎么规定的?”
时牧晴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从开始准备这次挖掘实习,到坐上飞来北疆的飞机,再到挖掘工作正式开始,纪海帆天天叨叨她们这里不合规程,那里不合流程。
“你们是咱们清北大学考古专业的两根独苗苗,承担着传宗接代的重要任务。”
时牧晴嘴角翘起,看着铁憨憨师兄忍不住笑出声来。
赵珞瑜赶紧拽了下她的胳膊,然后一本正经地接受师兄教育。
纪海帆一脸正色,“你们传的是清北大学考古系历代学者教授们积累的知识,接的是清北大学考古系薪火相传的虔诚敬业精神。等我明年毕业,你们就要独立带学生实习。这个任务非常重大且神圣。”
纪海帆看着两个从娇花变成黑妞的师妹,心里微微叹口气,最终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贺茂通挥挥手,“海帆,大一的齐智源在我来之前提交了转系申请。我批了。心思不在这一行,坐不了冷板凳,也搞不了研究。”
纪海帆一惊,“那不是断代了吗?”19级只有齐智源这么一个学考古的学生,18级有两个男生,17级是时牧晴和赵珞瑜,16级空缺,15级空缺,14级空缺,纪海帆是13级,正读研三。
贺茂通叹了口气,“所以,我等了三年才等到牧晴和珞瑜,你别天天叨叨,过几天把她们也给叨转系了,我可要找你算账。”
纪海帆:“……”
时牧忍着笑道:“师兄,你之前可说过的,要是我们把事情做好,等水来了,给我们造个洗澡的地方。”
通天岩距离最近的村子还有二十公里,来回没路,全靠当地人做导向。考古队为了快速推进挖掘工作,索性在山后的背风处住下来。
住简易帐篷,没关系。顶着日头刨土,刷堆积物也没关系。吃饭吃到土坷垃石头子也没问题。
没地方洗澡对于她们两个女孩子来说简直要命。
然而北疆干旱已久,到处都缺水。能够保证日常饮用已属不易,哪里还能奢侈地洗个澡。
纪海帆为了让两位师妹死心塌地在工地上继续搞研究,调动最大资源让司机奥赛去两百公里外的镇上求来三大桶水,其中一桶是给她们洗澡用的。
他知道今天奥赛回来,已经在远一点的地方重新扎了一个帐篷,作为两个师妹的临时洗澡房。
“你们等会工作结束后把今日的工作日记、调查记录表、断面记录表、钻探记录表、采集的遗物编号这些全部做好归类归档,然后再洗澡。洗澡房我都给你们整好了!”
时牧晴和赵珞瑜双双举手喊道:“师兄威武!”
纪海帆浑身不自在起来,“行了行了。忙去吧。”
*
考古队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6点到中午12点,午饭后休息,晚上等太阳下山不再燥热,所有人到帐篷内继续当天的归档记录工作。
吃过午饭,时牧晴和赵珞瑜开开心心地去搬水洗澡,然而等奥赛打开车厢后门,发现其中一个桶的底部被颠破,水早都流干了。剩下的两桶也仅够考古队未来五天的生活用水。
奥赛懊恼至极,一着急连飙维语,摊手跺脚看起来非常丧气。
时牧晴和赵珞瑜虽然很失望,但也不能把大家的生活用水拿来洗澡。
时牧晴赶紧安慰他道:“三桶水你能成功运回两桶,已经很厉害了。”
纪海帆听闻后赶紧跑过来,他生怕两个师妹一恼之下尥蹶子不干,赶紧哄道:“不着急,不着急。你们再忍两天,师兄想办法。”
时牧晴逗趣道:“没事。只要你不嫌弃珞瑜臭。我和她都能再忍几天。”
赵珞瑜被臊地脸红,“晴晴,就你话多。”
纪海帆:“大家都很臭。习惯就好。”
赵珞瑜:“……”
时牧晴笑弯了腰。
这时,导师贺茂通叫时牧晴过去,她趁机赶紧溜走。
“贺老师,您找我有事?”
贺茂通指了指桌子上的卫星电话,“牧晴,你外婆电话!”
时牧晴倒吸一口气,看了看自己身上乌七八糟的穿着,还有好几天没有收拾的头发和脸,抬脚正想逃呢,然而贺老师已经把电话塞到她手里……
贺茂通:“我出去抽根烟。你慢慢聊。”
时牧晴认命,“……好的。”
外婆嵇虞君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出现在电话屏幕里。
她一见到时牧晴就心肝宝贝地喊道:“豌豆宝贝,我的小乖乖,我是外婆。”
身为21岁的有志青年还被外婆这般称呼,她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知道如果反对的话,外婆一定哭给她看。
外婆是个传奇人物,她出身大家,属于老派闺秀,今年刚满八十岁,依旧每天化妆,衣着端庄,好似随时都能出去和老闺蜜们一起开party。
外婆生了五个女儿,个个美貌如花,事业有成。时牧晴的母亲盛若溪排行老二。
时牧晴上面有一个大她四岁的亲哥哥,还有五个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表弟。五个表弟分属于四个姨姨。
所以,时牧晴是孙辈中唯一的女孩,也是五个表弟的至尊大表姐,从小不仅受到长辈们无尽的宠爱,还有哥哥的宠溺,更有来自五个表弟的崇拜和爱戴。
“我的小心肝,你看看你的脸都黑成什么样了?从小到你吃了多少鱼胶燕窝,外婆给你养得白白嫩嫩的脸去哪了?啊?”嵇虞君惊呼道。
时牧晴干笑一声,“外婆,您也知道,我这不是在下田野实习呢!”
外公盛培然的脸挤进镜头,只瞧了外孙女一眼就倒吸一口气,“我的乖乖,你怎么被炒熟了,成了又黑又焦的豌豆?”
时牧晴拿出手机照了下脸,“……外公,哪有那么夸张?”
继两位八十岁的老人家惊呼后,大姨盛若涓的脸也出现在屏幕里。她是金牌经纪人,最见不得有人糟蹋颜值,“豆啊,大姨看着你的脸太心疼了。你就不能做一个又有学问,又漂亮无敌的?”
三姨盛若江是女总裁,向来气势霸道,当即吼道:“时牧晴,你的脸,你的头发,你的手,你的衣服……OMG,当时不让你上考古系,让你去学画画或者设计这些永远能够美下去的专业,你非不肯……”
四姨盛若湖是律师,最懂方法,一脸笑意地哄道:“豆儿啊。四姨觉得你能有为考古事业奉献身心的精神非常值得赞扬。”
她话锋一转,“但你不能太苛责自己,你看你现在瘦得皮包骨头的,让我们看着太心疼。”
时牧晴捏了捏最近天天吃羊肉长胖的小脸蛋,“今年寒假,我想留在京市过年,感受下这里热闹的庙会气氛,顺便去潘家园逛古玩街。”
她话音刚落,四姨立马话锋再一转,“心疼归心疼,但全家人都尊重你的专业选择。”
三姨:“宝贝,三姨已经安排好过年咱们全家人去澳洲玩。你要是不到场的话,那多没意思。天天瞅着那六个臭小子,我们心情都不好。”
大姨:“是啊是啊。豌豆,大姨好久没见到你了,就等着你过年回来一起玩呢。”
时牧晴笑起来,“好好好。怎么不行?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我也想你们呢。”
几个姨全高兴起来,俨然忘了刚才嫌弃她脸黑的事情。外婆和外公拉着她又嘱托了好久的安全事项,这才挂了电话。幸好爸爸妈妈和哥哥全在忙着工作,不然这通电话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时牧晴)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