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欢迎广大书友阅读主角安茴儿邵攸宁的小说,这是由作者柠檬三斤创作的一部经典小说,竹马难撩最新章节精彩预览:邵攸宁是个夫子,温雅薄凉。只是这薄凉素来是藏在骨子里的,表面上还是人人称颂的好夫子一枚。安茴儿,是他儿时的一抹温暖,可惜红颜薄命。在安茴儿死后,一股求不得的怨气埋在心尖,重来一世,这股怨气更甚,直到自己精分了……

竹马难撩在线阅读

“茴儿,该喝药了……”
乌黑的汤汁散发出苦涩的味道,水面在灯光下闪出点点光亮,安茴儿拧着眉不由得想起送她命的毒药,那老嬷嬷狠厉的眼睛。
“我不喝!”
青白的碗乌黑的药泼了一地,瘦小的人儿向后退着眼中尽是惊慌,惹人怜爱。
花素衣用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药汁,柔声道:“好好,不喝,你这孩子还是这样怕喝药。”
安茴儿瞧着花素衣微红的手回了神,有些自责,“娘……”
粉色桃瓣似的眼睛里有些雾气,花素衣只当安茴儿大病初愈才这般的,宝贝的哄着道:“药是放温了拿来了,别瞎想,快些歇着吧。”
安茴儿拉过花素衣的衣袖,依偎在花素衣的肩头,“娘,我想和你一起睡。”
“这孩子,病了一趟倒是越发像个孩子了。”
“我本就是娘的孩子。”
外头是白茫茫一片,清冷的月光溜进了屋内在床旁处驻留,安茴儿窝在花素衣的怀中像个小奶猫一样。
花素衣点了点那个动来动去的小脑袋,“睡不着”
安茴儿想着一觉醒来可能就什么都没有,泪就情不自禁的充盈了眼眶,声音有些哽咽,“可能是睡久了,如今倒是没有困意。”
“娘,若是茴儿不在了你生个弟弟好不好”
花素衣轻轻掐了安茴儿胳膊上的肉,“说什么胡话!你怎会不在”
安茴儿蹭了蹭花素衣的肩头,“我是说万一我嫁人了,那就没人陪娘和爹了。”
“小孩子家家的想的那么多说什么。”
花素衣红着脸,好在屋中光线暗瞧不清楚。
外头太冷,静的很,就连平日里闹腾的狗都不出一声。
远远瞧去一家的灯格外的亮,浅黄的光暖暖的照了整个屋子,一个清雅卓绝的人坐在书案旁,面色严肃修长的手指拿着画笔细细的描绘着什么。
目光含情,像是看着很久不见的恋人一般。
待笔停下,一个孩童趴在一个少年身旁,孩童笑的眼睛成了月牙的形状,少年也露出柔和的笑,其乐融融的和屋中清冷的景象大不相同。
冷峻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狭长的眼睛垂着只露出浓密的睫毛,整个人都有了生气。
旁边还有一幅已经画好了的妙龄女子,女子约十五六岁,正红色的喜服妖艳美丽,身旁还有一个木蚂蚱,只可惜眼睛是闭着的不然不知是怎样的夺人心魄。
洛娘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可那安家丫头明显是看不上他们家,她犯不着去觍着脸去讨好,若不是自己儿子执拗她也不会冒着丢脸的风险去说亲。
如今被拒了,她是万万不可能再抱什么期望了,也不可能觍着脸的去求。
推开了通明的屋子,带进来丝丝寒气,却未惊动看画的人,书案前的视线暗了,邵攸宁不慌不忙的将画收好,柔和道:“娘,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
“攸宁,你也老大不小了,娶妻的事不能耽搁了,当年安家姑娘毕竟还小说的话当不得真。”
洛娘见邵攸宁不听劝的模样气恼道:“为娘让媒婆去问了,人家不愿的。”
上扬的嘴角明显的抿成一条直线,书案上的一只手紧紧的攥着,目光幽幽的看着前方像是回忆着什么。
“儿还不急,再说我这腿总不好耽搁不必要的人。”
“什么叫不必要的人,你若愿还能娶不到媳妇不成?”
邵攸宁低了头,他自小没见过爹,一些琐事都是他娘一手操办的,性子自然强势些,修长的手揉了揉眉心嘴角含笑,“娘,儿自有分寸,您别瞎想了,难不成你想要个母老虎的儿媳来欺负你”
洛娘被逗笑了,眼睛里含了泪花,“你哟,性子比谁都拗。”
洛娘将眼眶里的眼泪逼了回去,语气轻快了些,“早些歇着吧,娘先走了。”
吱呀一声,屋内暖暖的气息又被带了出去,虽未下雪可地上的积雪像是蕴含着极大的寒气滋滋的向外冒着。
浅黄色的灯光立在书案旁,刚刚压在书下的纸又被拿了出来,洁白的指尖轻轻抚平刚刚的折印,白玉的脸庞上尽是怀恋。
殊不知旁边已经画了一摞,大多是儿童的模样,手中那张少女的倒是个异类了。
红烛已经流了泪,邵攸宁起身一瘸一拐的走着,走的很慢每一步都让幅度小一些让自己走的好看些,即便屋中已经没了他人。
倔强的脸上满是认真,终于到了床前,放了手中的拐杖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的腿,坐在了床沿有韵律的拍打着,好像这般这腿就会好了一般。
“要是我的腿是好的就好了……”
无奈与渴望布满了整个屋子。
夜深了,冷冷的月辉撒到那惨白的脸上,蹙起的眉像是遇到了伤心事。
“你们在玩什么,带我一起好不好?”
男孩穿着青白的衣裳,一双黑白分明的的眼睛惹人爱,脸上露出甜甜的笑,糯糯的声音透着讨好。
刚刚围在一起的孩童散开了,一个高大些的推着旁边的几个孩子,迈着小短腿就跑,“小瘸子!我们才不要和你玩,你一生下来就是个瘸子上辈子定不是个好人!”
旁边的孩童好奇道:“你怎知道?”
“我…我娘说的,你看他连爹都没有,还是个瘸子,小心他把恶运带给你们。”
“我没有恶运。”糯糯的声音满是失落,刚刚伸出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攸宁!”
美妇人满脸焦急,看着那孤零零的小身子时眼底终是闪了泪花。
“阿娘他们说我有恶运才不和我玩的,那是不是攸宁将恶运赶走他们就会和我玩了?”
男孩哭了,晶莹的泪浸湿了眼底小小的肩耸着,洛娘无奈的拍着那小小的背,“胡说,我们攸宁是小福星,他们不是好孩子攸宁不理他们,娘陪攸宁。”
惨白的脸上落下晶莹的泪,染湿了长长的睫毛。
“哥哥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女孩拉着一个冷脸的人轻快的说着,那人放下手中的书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鲜红的嫁衣刺目,锣鼓喧天,那个要陪他的人再也没有了。
“茴儿!”
“真是无用,怪不得人人都抛弃你。”
浅浅的影子立在了眼前,模样和他一样。
秃废的人苦涩的笑了笑,“我就是无用。”
浅影逼近上前,幸灾乐祸道:“所以安茴儿最后也死了,白瞎了你的大度。”
“你!”
“为什么顾及那么多呢?想要的不惜一切方法去拿,自己开心不就好了?”
“你十一岁就考上了秀才,人人称赞,可是还是没人和你玩,那些人反倒更排斥你了,即便你不再考他们也只会笑你不过运气好。”
“看着安茴儿嫁给别人,还大度到送礼,你可真不是白读书了。”
“那就罢了,可安茴儿最后不还是死了,那时她不过一十有六。”
“别说了!”
“世人皆为自己,你在意的安茴儿也是如此,她为了钱财离你而去,儿时的誓言半点不记。”
“你怨!你恨!偏偏还要骗自己他们都是迫不得已,真是自欺欺人。”
“邵攸宁带着笑就能盖住你骨子的冷吗?你不是纯善之人,他们不值得你装模作样。”
“胡说。”
“胡说?你不想娶安茴儿,你不想她一直陪着你?你不想将那些说你是瘸子的人都杀之后快?”
浅影露出了妖异的笑,慢悠悠的走近,“邵攸宁你想的,死也要拴在身旁才对,世人皆为自己,你凭什么要为他人考虑?谁招惹了就要付出代价。”
“只有自己才靠得住,旁人都是骗子!”
浅浅的黑影走近邵攸宁,渐渐的融为一体。
“招惹了就要付出代价……”原本如玉的公子突然邪笑一声,上扬的眼尾通红,柔和的面容宛若鬼魅,“好好的陪着我不就不会死了?”
晨雾遮着暖阳,白色的雪反着光,屋子里有几分凉意,回音在耳畔萦绕,邵攸宁按了按眉心,很想将心中的想法驱除,可这种梦他经常做,自他重生后。
他学多年的书告诉他那是错的,心中的道德让他知道自己想法太过离谱,可心中又是向往的,他很想将那些讨厌的人都消失,让安茴儿永远的陪在他身旁。
修长的手盖住惨白的脸,良久像是带好了面具,嘴角处带着浅浅的笑,温儒如玉。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竹马难撩(安茴儿邵攸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更多精彩小说请关注本站,最新,最全,最好看,尽在本站!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