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作者艾鱼的成了沙雕的掌心宠物(时溪周遇川)太好看了,成了沙雕的掌心宠物全文阅读讲述了:时溪一想到把她捡回家养大的老人家现在孤身一人在家,心里就泛起阵阵酸意,特别想奶奶的她强忍着眼泪,默默地把通话记录给删掉,心情低落地趴在周遇川的课本上。

成了沙雕的掌心宠物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哲学课对于周遇川来说,是最好的催眠曲。
只要熊猫教授那高低起伏的跟唱歌儿一样的声音一回荡在教室内,他就知道,他该去约会了。
去和周公过一下二人世界去。
于是周遇川关了论坛没多久,就侧头枕着胳膊找他的老周公去了。
但好学生时溪不困啊,她本来是在看周遇川的课本的,她一直都是个爱看书的人。
没穿越之前,她在学校里就会经常泡图书馆看书,假期的时候每天做完兼职回家后也会捧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看。
所以这会儿她扒着课桌的边缘,看的还挺认真的。
但是周遇的手机放在书上,压住了一部分字,时溪需要把他的手机移开。
时溪虽然体型非常小,但力量依旧是她本身的力量,所以用小爪子推开手机这种事,对她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就在她的爪子碰到他手机的那一瞬间,灵敏的智能手机就亮起了屏幕。
时溪的目光移到课本上一秒,旋即又看向亮着屏幕的手机。
她忽然特别想做一件事。
时溪倚仗着旁边的阮盛枫也正低垂着脑袋闭着眼打盹儿,还有周遇川这颗脑袋作为遮挡,一回生二回熟地迅速打开了他的手机,找到拨号键盘,摁了一串数字上去。
然后点了拨通键。
由于这是在课堂上,时溪还特意把音量调到最低,这才趴到手机听筒那儿听里面的动静。
可,这通电话并没有接通,而是传来一道机械又温柔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不出意料的结果,但时溪还是瞬间失落至极。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里的光亮瞬间就灭了下去,就像是本来盛满了星星的夜空中,所有的星星全都消失了。
她打的是家里的座机,却告诉她此号码不存在。
这再一次说明,她不在自己本应该在的时空。
她联系不上奶奶,不知道她老人家现在过的好不好,自己一夜之间忽然失踪肯定让奶奶着急了。
希望不要急坏了身体。
时溪一想到把她捡回家养大的老人家现在孤身一人在家,心里就泛起阵阵酸意,特别想奶奶的她强忍着眼泪,默默地把通话记录给删掉,心情低落地趴在周遇川的课本上。
雪白的前爪向前伸着,时溪盯着爪子看了会儿,忽然很气馁地在课本上拍了几下。
她好气自己变成这副模样,好气自己被丢在这个时空。
可她无能为力。
哪怕,哪怕她变成本来的面貌,能走能跳会说话,她也什么都做不了,照样会被困在这里。
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回去。
时溪并不是一个喜欢掉眼泪的人,可现在她忍不住,心里堵闷委屈的要喘不过气来,所以就只能靠眼泪来发泄情绪。
虽然并没有人看到,可她还是低垂下了脑袋,本来就小的身体缩成了一个球,让自己藏起来难过。
眼泪落在了他的课本上,染湿一片字迹。
周遇川被头枕着的胳膊有点发麻,他稍微起了下身子,换了条胳膊,继续趴在课桌上睡。
而正在用爪子抹眼泪的时溪?
已经被他单手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手在他的身上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动作很温柔。
男生的大衣敞开,她趴在他的腿上,仅仅贴着他柔软的毛线衣,甚至都能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
虽然天气还不暖和,但他的手掌干燥又温暖,带着温度的掌心触到她柔软顺滑的绒毛,时溪就像是被安慰了一样,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这节哲学课结束时,周遇川还没睁开眼,旁边的阮盛枫就看着他睁大了眼。
随后快速地拿出手机来,“咔嚓——”
啊哦……忘记关闪光灯了……
周遇川被刺眼的闪光灯一照,就皱着眉睁开了眼睛,他的意识还没有回档,阮盛枫就指着他那湿了一片的课本毫不留情地嘲笑:“你这个狗!睡个觉还流哈喇子!羞不羞!!!”
周遇川低头看向自己那湿了一片的课本,随即立刻就掐着小狐狸的前爪腋窝把她拎了起来。
“小家伙你该不会是尿了吧?”周遇川瞅着她问道。
时溪:“……”
你才在大庭广众之下方便呢!!!
那是眼泪!
课本的水!我的泪!
阮盛枫哈哈笑,他本来就是跟周遇川开个玩笑而已,但还真没想过这可能是他养的那小狐狸的尿。
周遇川问完又自己咕哝:“也不像啊,要是她尿了的话,我应该早就被熏醒了,但没有气味啊。”
时溪:“……”
她太难了,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傻爹,真的很不聪明的亚子。
阮盛枫很嫌弃地拉长音“噫”了声,“你想让她有什么味,狐狸的骚味儿吗?”
时溪瞬间扭头,凶巴巴地瞪着阮盛枫,说谁骚呢!她特喵的自带香香!!!
“滚蛋!”周遇川踢了阮盛枫一脚,“我家西西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的,不信你闻闻。”
本来小家伙的身上就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昨晚还给他用沐浴露洗了澡澡,现在是一只巨香香的小白狐!
他说着就非常自豪地把小狐狸举起来,一脸炫耀地凑到阮盛枫的鼻子前。
其实身体香香的小狐狸正在肚子痛,一个没忍住,“噗”的一下,对着这个说她骚的人放了一个屁。
毫无防备地阮盛枫一下子就被熏的差点背过气去,直接当场表演了一个原地栽倒。
周遇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登时“哈哈哈”地笑的前俯后仰上不来气。
他用手揉乱了很羞耻的时溪身上本来特别顺滑的毛毛,完全没形象地捧腹大笑,“闺女你也太牛X了吧!”
然后就幸灾乐祸地问坐倒在椅子上向后仰着头往外倒气的阮盛枫:“疯子,怎么样,见识到我闺女的厉害了吧?不要说她坏话,会遭报应的。”
阮盛枫轻飘飘地撇过来一眼,眼神颇为幽怨。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早在下了课后就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这会儿教室里只有两个大男生再加一只袖珍的小狐狸。
所以周遇川特别的肆无忌惮,他两只手抓着他这宝贝闺女的小爪子,一边扭腰送胯一边捏着时溪的前爪不断地轻晃,差点就在阮盛枫面前损的跳脱衣舞庆祝了。
时溪其实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肚子痛来了感觉,没忍住……
啊,她这会儿特别庆幸自己不是人身,不然要尴尬死了。
不过转念一想,就当歪打正着教训这个家伙了叭!谁让他说自己的!
周遇川再得瑟完了后就带着他的小宝贝离开了学校。
今天上午就一节选修课,他现在打算去学校附近的商场逛一圈,然后回家。
唉,他虽然穷,但再穷不能穷孩子啊!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在学校附近的商场采购,当然是因为这里卖的东西实惠,在这边采购最经济啦!
他可是个超级会过日子的好男银!
昨晚给小家伙洗澡发现她其实远比他想象的瘦,平常她的绒毛蓬松柔软,所以看上去圆滚滚胖乎乎的,可绒毛湿了后他才发现,小东西太瘦了,肯定之前总是挨饿受冻,所以才长成这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的。
虽然表面看起来营养很良,但那都是假象!
心疼女儿的周老爹带着自己的小闺女到了学校附近的商场里后,就直奔肉食区,他让藏在他袖子里小狐狸出来,拿了一个鱼罐头,问她想不想吃。
时溪最爱吃鱼了!
她立刻就伸出爪子去抱住了罐头盒子。
就这样,周遇川在经过询问了时溪的喜好后,给她买了鱼罐头牛肉罐头纯瘦肉罐头,还有时溪坚持要的火腿肠。
周遇川本来还有点担心,但想到时溪吃了人类吃的饺子也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数据处理器的报告都给了明确的饲养方向,说她该和他吃一样的食物。
也就随她了。
他隐隐约约地知道这小家伙和一般的小狐狸不一样,不然那个方块也不会说她是不详物种。
所以对于她的聪明,他并没过多惊讶,甚至很坦然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且既然她特殊,那就得特殊对待了。
周遇川这次可是下了血本,给小狐狸买了一切她想要的东西。
就是那些需要炒或者煮的食材没有让她拿。
因为他不会下厨。
最简单的面条什么的他还是会做的,但复杂一点的就太为难他了。
没有人教他要怎么炒菜炖肉,他自己也试过,但做出来的黑暗料理他自己都吃不下去,后来就放弃了。
就在他推着购物车带着小闺女往收银台那边慢慢走的时候,忽然被人扯了一下袖子。
周遇川扭头,看到一个非常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她穿着时尚的奶茶格子短裙,搭配着一条薄薄的肉色打底裤,白色的马丁靴,浅咖啡色的毛呢大衣没有系扣子,里面是一件很修身的高领白色线衣。
女孩儿的眼睛很大,清澈见底,脸颊微红,面容白皙精致,头上还带了一顶卡其色贝蕾帽。
她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扬起一抹浅笑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得体大方,“周同学你好,我是英语系的方婷。”
周遇川盯着她,没说话,也没什么过多的表情,面容一如既往的清俊。
“我能加你一个微信吗?”
没有任何其他的借口,直接就讲了出来,她想加他微信。
周遇川的眼眸平静地眨了下,他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来一条白色的东西。
方婷一看,发现正是论坛里大家讨论的那只小白狐。
本来躲在他的袖口睁着大眼睛看好戏的时溪突然被拉成长条扯了出来就很懵逼。
她无辜地看着这位漂亮的小姐姐,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被铲屎官拉出来是想让她干个啥。
随即时溪就听到了周遇川操着他那一口低沉的男神音,有点冷淡但足够客气地对这个叫方婷的漂亮小姐姐说:“这得问问我闺女同不同意,毕竟是给她找妈妈的人生大事,她同意我才能加。”
方婷瞬间就把期待地目光转移到了可爱软萌的小白狐身上。
时溪正在看着眼前的星星眼。
小姐姐好漂亮呀!
小姐姐笑起来好甜呀!
小姐姐简直就是女神呀!
同意同意同意!本小白狐同意!
想想我这个爹又穷又傻又沙雕,除了一副皮囊之外也没什么可取之处了,能遇上这么好的小姐姐就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我同意啦!!!
小白狐主动伸出小爪爪去想要和小姐姐牵个手手,就在小姐姐笑着伸出手来要握住她的爪爪时,她那个傻爹忽然把她的爪子给生生地摁了回来。
“她很凶的,会抓人。”周遇川解释。
时溪:“???”我现在明明是只敲软萌敲可爱可以躺平给摸小肚皮的小白狐!
“西西同意吗?不同意爸爸就不加了。”周遇川暗示。
时溪直接无视了他的话,狂点头!
方婷特别开心地说:“她点头了!”
“她好有灵性呀,好像能听懂我们说话似的。”小姐姐一笑,眼梢弯弯的像个月牙,特别好看。
“哦,”周遇川面不改色地撒谎:“忘了说,这小家伙最爱反着来,点头就是不同意的意思。”
时溪:“???”
被他着骚操作给气到的小狐狸张嘴就在他抓着自己的手上“嗷呜”咬了一口。
尽管没,但是,唬唬他嘛!得让他知道,本大王不高兴了!
然后时溪就听到周遇川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对失落的方婷科普她的行为:“你看,她凶巴巴地咬我,就是在表示她最爱我,最听我的话,不想要后妈。”
时溪:“???”你这是在抹黑我小白狐的形象!

楚女不归,楼枕小河春水。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成了沙雕的掌心宠物(时溪周遇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关注哦!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