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欢迎广大书友阅读主角姜醒悦叶宵的小说,这是由作者朕的甜甜圈创作的一部经典小说,混吗混呗全文阅读精彩预览:陆港山赛道。一帮人发现叶宵带了个乖乖女上来。叶宵买饮料的空,白净秀美的姑娘立刻被围起。-你是宵哥什么人啊?-这不是姜妹吗?你学习是不是很好啊?听说他成绩都被你带飞了!-加个微信吗?姜醒悦背着包,不知道先回答哪个。没来得及呢,叶宵回来了。饮料砸他们怀里,黑着脸把人拉走了。知幽幽。-别看小孩蔫儿,一个打你俩。

混吗混呗在线阅读

[写到世界尽头:@林溯考拉考拉,课标精编狗到圆锥还是数列啊?! @姜醒悦 英代!88页七选五还有127的完型你会做吗?! ]
十一假期还有两天,班级群里开始有人不停地艾特她。
姜醒悦踩着单车,磕磕绊绊拐进西埔街道的时候,太阳正毒,晒得人发晕。她掏出手机来看了眼,回了艾特。
[姜醒悦:我在外面,等我回去翻。]
群里的消息滚得飞快,大都是哀嚎某门学科肯定写不完了,老原留的作业怎么这么多,很快把她发的淹没了。
手机天气预报生怕她冻着,特地提醒多穿点。她穿了长袖,还有外套出来的。
狗预报真贴心。
拐过一家[国药医药|皮肤康复专家]药店,绿底白字招牌遮蔽下,阴翳凉爽袭来几秒,姜醒悦短暂地喘了口气。
何女士又这时候来了电话,嘱咐她买完教辅材料,晚上早点回去,说家里打了锅,给她补补脑,庆开学。
姜醒悦晕了。
她停住单车,脚点在地上,胸口闷得很。
“又补?我吃过的猪脑、核桃,可以堆出埃菲尔铁塔了。”姜醒悦提醒道:“而且等过完高一,我不是可以转出余中吗……”
“今天不是猪脑,是牛骨头哦!我还买了肥牛,等你哈。拜~~”
对面活泼的装聋,先她一步挂了电话。
姜醒悦攥着手机:……
余兴中学。
省一级重点,Z省一级普高特色示范校,百年名校,一本率常年稳在97%以上,位于中心的中心余安区。
每年高考结束,记者早早会跑到余兴门口蹲守状元。
就这么所跟姜醒悦八竿子打不着的学校。
她中考那年走了狗屎运,碰到新课改,撞上最难的英语阅读,最简单的数学压轴题,语文超常发挥,压着663的线进了余中。
当时他们全家还住在淖西区,消息一出,方圆十里的狗都被震惊了。
何煦和老姜连夜百度,看到余兴中学一本率98.3%,一口气差点过去了。
俩人激动地好像刚刚中了五百万六|合||彩。
唯一镇定的人是她。
“还有1.7%。”她站在他俩身后,幽幽地说。
“别高兴的太早。”
姜醒悦也觉得,自己是透支了二十年的好运气。
老天爷突然良心发现,把百万大礼包空投到她头上了。
他们家三年前就盘算着搬家,借着考上余中的事,他们来终于下定决心,咬牙搬到了余安区。
而她。
菜鸡中的战斗机,进余中三个月,每次单元考,都能考出血染的风采。
化学能考到两位数,都算这个月祖宗保佑。
上面对她可能有什么误会。
这可不是好运降临,这是阎王索命。
“哎哎,让一让!”
姜醒悦抬头,嘹亮一声后,一盆水哗——
从药店泼了出来。
好在她躲得快,双下巴差点挤出来了。
“长点眼睛好不好。”
药店临时看班的女人很□□,用眼白翻她,拢拢枯黄的小羊毛卷,踩着水晶钻小方根鞋,转身进屋了。
也不是她吊。
淖西区的人,都这么吊。
淖西地处边缘,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握手楼、贴身楼。
因为房租便宜,走卒贩夫、流浪犯罪扎堆儿钻。
交通又是狗屎,路难走的要死。
这地界鱼龙混杂,很多人觉得暗无天日。
淖西的人混日子的多,赚一天二十,花一天二十,烟酒一买,两手插袋,谁都不爱。
姜醒悦在这住过八年,却觉得不错。
都说中心余安区是天堂,她没觉得。
都说淖西是人间糜烂地,她也没觉得。
“好,对不起。”
姜醒悦点点头,有礼貌得很。
又蹬上车,在药店女人见鬼的眼神中骑远了,背影摇摇晃晃,十月烈日的风吹满她的外套。
西埔是富有淖西气质的一条街道。
换句话说,就是很操|蛋的地方。
它就像宁市藏起来的一块牛皮癣,布局凌乱,电线胡乱支棱向天空,蛇行其中,各类店面都有。但像杂货店这种地方,看当天值班的软弱好欺,地痞直接闯进去,拿了东西大摇大摆就走的,也不是没有。
姜醒悦依次穿过湖南米粉店、奶茶店、小诊所、干洗店,才拐进西埔的最南边,一间破酒吧门口。
说是破酒吧,因为它真的破,而且破出了气质,破出了水平,摇摇欲坠的霓虹灯牌,[花园]两字落满灰,花字还少了草字头,白天更显出冷落来。双推门拉开,长而深的楼梯直通底下。
还是原来那样,老板怎么赚钱都不肯装修一下。
多么固执的狗13啊。
姜醒悦漫不经心地想着,伸手拽出银质项链,卸了装进兜里。形状是个弯弯月牙,会硌着她。
-
花园酒吧,土炮之家。
每到晚上,它的客人都会聚集到这里,一边触电蹦迪,一边品位它的土。
程瑞晚上没事就来,他有三四个前任都是在这认识的,虽然鄙视老板品位,但也离不开。
这里的酒价格最公道,姜醒悦说因为掺的水最多。
反正他尝不出来,便宜就行了。
他白天也喜欢来,因为能来看[八角场]地下比赛。八角场是小了点,氛围还是够的。也够西埔人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两边打个申请,签个合同,就能上场了。
说是比赛,其实跟正归的格斗、拳击比赛差别远了,规则不够详细,耳根、鼻子、太阳穴这些地方也没禁止。好在人们水平太菜,也打不死人。
这里可以下小赌注,老板规定报名选手年龄上限不超过24,下限不能低过16——虽然谎报年龄的人不在少数,绝大部分脸孔还是年轻人。有时候打的场面不好看,太无聊了,裁判就会把两边分开。
可今天程瑞没那个兴致。
现在在台上的,是他兄弟。
陶静川。
他人还算高,一米八一,但骨架是典型南方人,修长偏瘦。
他对面的三角眼,兴致勃勃,眼中闪着凶意,这人叫方炜,是西埔街道去年的最大麻烦。
陶静川家开了个小卖部。三天前,方炜闯进去,当时陶静川在上课,他妈妈,那个腿脚不便的温和女人,根本没法阻止他大摇大摆离开。她推着轮椅,追不上方炜,说他是小偷强盗,她要报警,结果方炜回头就是一脚,把她踹倒在地上。
方炜其实也就比他们大两届,但是早休学了,混社会的经验比他们多的海了去,人块头也结实的多,背心一脱,黑色纹身蔓延了整个背部手臂。
程瑞知道,陶静川想要给他教训,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陶静川就是这个性格,程瑞拉不住。
底下的观众都很兴奋,他们期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无论是碾压,还是势均力敌,这样的视觉差异,都会很精彩。
陶静川长得白净冷然的样子,一看就不会打架。
事实是,也确实不会。
方炜一记重拳直击他面门,全场惊呼,只见他把挣扎着想爬起来的人第三次打飞,不费丝毫力气。接着大步流星地过去,一把拽起陶静川的领子,把人重重掼在铁笼边缘里,冷笑道:“妈的,就凭你个小鸡|崽子,什么吊|玩意儿,也跑来跟你爷爷叫嚣,回去慢慢修炼吧,练一百年你也只能舔老子的脚!你家那破店,我他|妈给面子才去照顾的——”
“那也给点面子,照顾照顾我。”
第三者的声音出现的突兀又安静。
一半观众其实没听见,也没注意到场边多了谁,方炜也后知后觉,一回头,却见身后凭空多了个人,他抓着陶静川的手都不自觉松了。
“我说,给个面子,也照顾照顾我。”
来者是个一米七不到的女生,在八角笼没开的情况下,她轻轻一跃,撑着高高的边缘,翻身跳了下去。
落地后,又慢慢重复了一遍。
全场慢慢静了下来。
方炜以为自己听错了,四下看了看,又掏掏耳朵,好笑道:“你找谁?”
女生肤色挺白的,是很健康的那种白,白里透粉,眉眼细致沉静,像一副工笔画。她把灰色长袖的袖子挽了挽,黑色滚边运动裤自然垂在小白鞋上。
“我找你。”
姜醒悦语气平淡。
她没有任何活动动作,掰指骨,左右活动头部,这种能立气势的,都没有。
她只是站在那里,双臂垂下,平静地直视着方炜。
全场安静的跟哑了一样。
他们听见她说。
“过来挨打。”
-
方炜根本不想接她茬,太掉价。让所有人看着他打败了个小女生,有什么意思?只会被指指点点哈哈哈哈一整年。
他这边刚走过去两步,想直接拎着人领子,把人丢下去。
但刚走近,就听见姜醒悦那四个字,让人冒火。
“你他妈的——”
方炜还没骂完,腹部忽然冷不丁挨了一脚,这一脚不轻不重,但踹得他退了好几步。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姜醒悦收回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到底打不打,不打我揍你了。”
方炜把满肚子脏话化成了拳腿。
他打街架出身的,没什么章法,就是一个攻势猛,抗揍,前刺拳直接冲着她下巴挥了过去,又快又猛。
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养眼女生满脸血污的样子,但想象中骨骼碎裂的声音没出现。
她随意侧了身,便轻巧的躲了过去。
方炜见势,拳头更加不留情面,暴风雨一般落下。
他连腿都不屑用,对付她吗?
搞笑。
在方炜看来,姜醒悦只是在躲,但她确实衣边都没让他碰。
一直到方炜快把她逼进角落的时候,她突然抓住他掉拳的空隙,微微躬身脚尖转向,整个人身子前探,拧腰发力,一个后手重拳狠狠击中了方炜面颊!
在方炜懵|逼的时候,在发晕的余光里,他看见女生轻退了一步,接着陡然转身,一脚鞭踢,凌空将方炜踹了出去,那一脚好像有千钧之力。
全场静默几秒后,爆发出了足以掀翻屋顶的尖叫。
-
姜醒悦不恋战,跳下台子,和程瑞一起,扶上陶静川就离开了。
他们找到老据点,程瑞去点了三杯雪碧,又去附近药店了一趟。
“喏,学霸,”程瑞把纱布和红药水丢给她:“给老陶包一下。”
姜醒悦接过。
陶静川轻躲开了她,垂着眼。
“不用。”
“你是不是男人,”姜醒悦蹙眉,一把把人扒拉过来:“别那么事儿好不好,等会儿感染了。”
“你既然要走,怎么不走的干净点?”
陶静川嘴唇翕动了两下,还是任她抹上药水。
还是程瑞先笑出声,伸长腿踢了踢他凳子:“哎,你这口气怎么跟怨妇似的?小姜能到好学校去,是好事,你看要开黑要打架,什么时候找她,她不一直都在?”
陶静川沉默。
“我也不能一直在。”姜醒悦眯着眼睛看着绯红的晚霞,一团一簇的云,像她的心。空落落的,落不下来。
“这个,”姜醒悦举起拳头,像只招财猫,一只悲伤的招财猫。
“我能练。一天五个小时,心里就有数,能到什么地步。”
程瑞嗤笑:“什么地步,省亚军——”
“我不是说那个,”姜醒悦说:“我现在,一天恨不得学十个小时。”
她顿了顿:“可我连其他人的尾灯都看不见。”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混吗混呗(姜醒悦叶宵)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更多精彩小说请关注本站,最新,最全,最好看,尽在本站!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