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谢笙寒目光随着香炉被移走,苦涩蔓延。顾锦川看了一会儿兵书,不知何时目光又落回了放香炉的位置。那里如今一片空旷。顾锦川微微皱眉,他倒是不知道谢笙寒居然还有这本领,不过香炉用了这么久,衣服上也必定沾了不少。

谢笙寒顾锦川精彩试读

谢笙寒一愣,没料到顾轶云竟对自己有情。

可下一刻,心在顾锦川的话里化为齑粉。

“谢笙寒一个军妓,不配进顾家的门!”

谢笙寒脸色霎时苍白。

众目睽睽之下,顾锦川扯掉了她最后的遮羞布!

这一刻,谢笙寒竟有些庆幸,还好如今的京中无人记得她!

顾轶云脸倏然一僵,沉声道:“她沦落这般境地,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

“你明知道她对你的情意,怎能这般欺她,辱她?!”

谢笙寒眼眶发涩,连顾轶云都为她鸣不平。

可顾锦川,估计只会觉得她的感情是一种侮辱吧!

果然,顾锦川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戾气:“她是自作自受。”

顾轶云眼里满是愤懑:“我不管你怎么说,你不是已命她归京,待她回来,我便娶她过门!”

顾锦川眼神一凛:“你敢?!”

兄弟之间,剑拔弩张。

这时,顾瑶影从门内走出来:“锦川……”

顾锦川立刻收敛了情绪:“怎么出来了?”

顾瑶影瞄了一眼顾轶云:“锦川,既然轶云喜欢谢姑娘,我们何不如就成人之美?”

顾锦川猛地双手攥紧,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顾轶云目光凌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叫我的名字?”

顾瑶影眼眶一红。

顾锦川皱眉怒斥:“顾轶云出言不逊!去军营里禁闭十日!”

顾轶云不以为然,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一旁,管家看着府门前的箱子,迟疑问:“将军,这些箱子……”

“送回库房。”

顾锦川吩咐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带着顾瑶影往府内走去。

路上,顾瑶影挽着顾锦川的手臂,有些担忧:“锦川,轶云这般脾性,若知道你我要重新大婚,再次来闹,该怎么办啊?”

“哪怕不是他?若是有别人……或者谢小姐她来破坏……”

听到谢笙寒的名字,顾锦川眼神一凛:“她敢?!”

谢笙寒跟在后面听着,苦涩溢满心间。

她不敢,也……永远不会了。

送顾瑶影回房后,顾锦川一个人去了书房。

谢笙寒被迫跟在顾锦川身边。

书房内。

顾锦川翻着兵书,良久后,他不舒服地按了按额头,招来外面的士兵。

他指着香炉:“这香何时换的?用原来那一个。”

士兵有点束手无措。

“怎么了?”顾锦川不虞地看过去。

士兵连忙解释:“将军,以前的香是谢军师私制的,如今存量已经用完了。”

顾锦川一愣,视线落在香炉之上,竟恍惚想起军营深夜里,谢笙寒入帐换香的场景。

旋即,他漠然收回手:“撤下去,以后这东西不准出现在府里。”

“是。”士兵撤下香炉。

谢笙寒目光随着香炉被移走,苦涩蔓延。

顾锦川看了一会儿兵书,不知何时目光又落回了放香炉的位置。

那里如今一片空旷。

顾锦川微微皱眉,他倒是不知道谢笙寒居然还有这本领,不过香炉用了这么久,衣服上也必定沾了不少。

想到这儿,顾锦川顿时感觉身上被蚂蚁爬过。

他连忙站起身:“来人,把沾上薰香的衣服都给我烧了。”

不一会儿,院子里燃起了大火。

火光灼热,好似要将谢笙寒彻底燃尽。

她没想到顾锦川居然这么厌恶她,连这些沾了点味道的衣服都不愿留下。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