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昏婚欲动全文阅读小说隆重上线啦!让作者雁如归带你走进剧中,主要讲述了:秦恩熙仿佛一条砧板上的鱼,直挺挺瞪着他:“你这么晚赶回家,就为了问我这个?”陆亦辰沉默一瞬,眼眸深邃看着她:“如果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如何处心积虑,才让你一步步走向我,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急着回来了。”秦恩熙:“……”马德。她这是嫁了一只怎样腹黑的高贵冷艳货?——谁都不知道,我布下天罗地网,就是为了让你走到我身边。

昏婚欲动免费阅读

林市的夜晚,华灯初上。
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商务区,周围大厦林立,到处是高端餐厅和商场,这显得旁边一家小小的画廊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
只见画廊内外仿佛两个世界,外面车水马龙,里面安静恬静。
照明灯洒下柔和的光晕,一个个灯泡都充满了艺术感,角落里,有位女孩在弹钢琴。
其实这是秦恩熙三个月前刚买下来的画廊,这里的老板因为欠了一赌债,只能把画廊低价卖出去,她以前就很喜欢来这里,再加上她也是学画画出身,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连同画廊内的画作一并送了她。
于是秦大小姐这3个月总算有了点事做——将每一幅画重新登记、亲自设计画廊、请人装修……这3个月简直比她过去3年还要充实,还好总算有了成果。
秦恩熙这种顶配富家少奶奶其实很少会在公开场合露面,很多人想巴结她都没机会,不熟悉的,甚至要托人绕几个弯才能得她一句话。
听说今天她的画廊开张,众人更是早早就准备好荷包,等着这一天。
门外是圈内的兄弟姐妹们送来的开业花篮,一溜儿甚是夸张,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花店。
那帮混账也不含糊,每人买了几幅,算是给她的开门礼。就连她爸妈也派助理过来捧场,搬了一些回去,用来装饰办公楼。
忙了一天,秦恩熙身上的酒红色小礼裙依然无匹,展厅中间正对门口的位置挂了一幅她自己画的油画,有人正在前面端详,她心里美极了。
闺蜜温黎今天一直在这里帮忙,拿着一杯莫吉托过来,说道:“恩熙,今天卖了多少幅画?”
秦恩熙喜滋滋:“80多幅吧。”
温黎咋舌:“销量这么好啊……”
秦恩熙不动声色抿了一口酒,咳,她爸妈就订了30幅,这个销量太水了。
温黎还在做白日梦:“以后我要是失业了,就靠你画画卖钱养活我。”
秦恩熙对自己的赚钱能力还是有点心虚,嘴上道:“你一个拍卖公司副总,我把手画残了也养不起啊。”
温黎嘻嘻笑着:“怎么会,我也可以省吃俭用的,你画一幅够我买个包包了。”
“……”
这塑料姐妹,难道她们之间也就一个包的交情?
两人说话间,突然听见门口那儿传来一阵声响。
旁边有人在低声说话:“快看,那不是韩晶晶吗?”
秦恩熙和温黎面面相觑,韩晶晶?真是冤家路窄。
有句话说,不要伤心,没有人会陪我们走完整个人生,每一个阶段,身边都会有不同的人。
可是秦恩熙却觉得这句话一点都不准,比如温黎,陪着她从小时候走到她结婚,依然还是如胶似漆的好姐妹,形影不离。还有些人,比如韩晶晶,她很希望再也不要相见,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从此相忘于江湖。然而偏偏事与愿违,这女人就像米里的一粒沙,总是膈应着自己。
旁边的人还在继续:
“她旁边那男人是谁啊,好帅啊!是明星吗?”
“不知道啊,可能是她金主吧?前不久我听美容院的cici说,她最近常去做保养,估计是想讨她金主爸爸欢心。”
秦恩熙面无表情转过头,看到这两个说话的女孩年纪挺小。
其中一个是家里做煤矿起家的,另一个好像是林市水果大王的小女儿。
都是暴发户。
这种富家千金背地里恶意揣测起来,丝毫不比市井泼妇含糊。
那两个女孩看见秦恩熙转过头,连忙停止了议论,其中煤矿千金对她笑笑:“小秦姐。”
另一个附和着:“小秦姐,您的画真是画得太好了……”
秦恩熙礼貌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不想跟门外汉聊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人家过来捧场毕竟也是好意,也不能太刻薄了。
正出神时,旁边胳膊被什么爪子一样的东西挠了挠。
秦恩熙听到温黎低着声音说:“你看看那男人,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
也不知道看见了谁,平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傲娇小公举,此刻眼底布满震惊,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声音有点颤。
秦恩熙抿了口酒,淡定地抬眸望过去,只稍稍看了那人的背影一眼,就咳起来。
温黎奇怪:“你老公不是在美国忙着纽交所上市的事情吗?怎么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温黎像发现了新大陆,“哎哟我去,你快看,你男人要给韩晶晶买画?还是你的那幅镇店之宝?!”
秦恩熙看了看,一秒钟黑了脸。
“买自己老婆店里的画来讨好别的小妖精?太不要脸了!果然是个人贱人爱的社会。”
“这种渣狗你还留着过年吗?要是我铁定跟他要精神损失费!”
“呵呵天晴了雨停了,这渣狗又觉得自己很行了?”
秦恩熙居然深沉地想了想,陆亦辰好像没有不行的时候啊……
她幽幽看着摩拳擦掌的闺蜜:“大栗子,你把我台词都说完了,我说什么啊?”
温黎恨铁不成钢:“还说什么啊!硬汉就是要直接上啊!”
也对。
秦恩熙一口把杯中酒喝完,深吸了几口气,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上去了。
温黎见状,连忙陪闺蜜去正面刚。
陆亦辰看中的是最大的那幅油画,被摆在西侧的墙上,整整一面墙。
家里客厅刚好缺了一幅画,他觉得这幅画很有寓意,上面是一把绿色的琴,绿琴,谐音陆秦。
不就是他和秦恩熙的姓氏吗?
今晚也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去吃饭时顺路来了这里,没想到居然能有收获。
陆亦辰看了看右下角的编号,打算去柜台预定并付款。
旁边的韩晶晶在叽叽喳喳:“陆哥,你怎么还要付钱啊?这个画廊可是小秦姐开的呀。”
陆亦辰一愣,黑眸扫向她:“你说什么?”
韩晶晶努了努嘴:“小秦姐先前发过邀请函,拿函进来的听说可以抵10万块呢!可惜我没收到邀请函。旭明哥倒是收到了,不过他人呢?怎么还没停好车吗?”
陆亦辰抬头,目光平淡扫视了一圈。
于是,一眼就看到了正要从后门溜出去的秦恩熙。
一年多未见,她似乎更瘦了。
站在人群中间,哪怕半弯着腰鬼鬼祟祟,也依然很显眼。她的美非常具有攻击性,是那种一眼就能发现的惊艳。
陆亦辰打量她时,秦恩熙正拎着裙摆猫着腰,绕过螺旋式楼梯,准备从后门溜走。
“恩熙,你怎么这么怂呢!赶紧上啊!”温黎在后面逼逼,大有帮她手撕白莲花的架势。
秦恩熙低声说:“你是不是傻,今天这么多人,像我这样的名人,等会被人拍视频放网上多丢人?难道你想看到明天各大媒体转载:震惊,陆家太子爷正房太太手撕?说不定A股都要震荡的好吗?!”
温黎:“……”好像挺有道理!
“唉你快点,我们赶紧绕出去,老子要去扎他车轮胎!”
门外空气新鲜,秦恩熙走出来,朝天吐了口浊气。
今晚不废了他的座驾,她就不姓秦!
而另一头,陆亦辰的发小兼死党江旭明停好车回来时,就看到陆亦辰看着某个方向,难得在出神。
他用眼神示意韩晶晶: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韩晶晶是他今晚叫过来的,见他回来,整个人黏在了他身上:“辰哥的事情我们就别管啦。旭明哥,你的邀请函呢?给我买幅画。”
江旭明怀中抱着软香就开始上头,这酒还没喝人就已经晕了:“哪幅?”
“门口那幅,我刚才看了,是小秦姐画的。”
江旭明脑门一清醒:“谁?”
韩晶晶眨眨眼:“小秦姐啊,秦恩熙。你和陆哥怎么都一样,都不知道这家画廊是小秦姐的……”
原来今晚误打误撞进了秦恩熙的画廊?
这个圈子也就这么大,江旭明和秦恩熙也是从小认识。
江旭明迅速看了看面前的陆亦辰,怪不得这哥们一进来就像掉了魂,刚才是看到自己老婆了吧?
秦恩熙来过了?
江旭明想起什么,又颤着手拍了拍陆亦辰的肩膀:“喂,你别告诉我,你这次回来,没跟你老婆讲啊。”
陆亦辰收回目光,理了理袖口:“想讲也没法讲,她把我号码拉黑名单了。”
江旭明噎了一下:“那你还不赶紧上,去哄哄她啊?”
“你觉得我要是能去,还能站在这儿?”
“……”
江旭明有点懊恼,先前为什么不仔细看一看秦恩熙给他发的邀请函,不知道现在去买几幅画还来不来得及平息大小姐的怒气。
一想到秦恩熙以前干的那些混账事,他觉得这回不只是陆亦辰,就连他这个“帮凶”都要被连累:“卧槽,我要被你害死了,我先溜了,希望恩熙妹妹没看见我跟你在一起。”
陆亦辰去美国忙纽交所上市的事情将近一年,终于在上个月,国内外各大媒体纷纷发布辉达集团在纽交所上市的消息,整个林市商业圈都震了震。
纽约和国内有时差,据说那一晚,林市很多人没睡着。
有的替陆氏高兴,有的则嫉妒得无法入眠。
那天晚上,秦恩熙倒是睡得很香,这消息还是第二天从口中知道的。
阿姨特高兴,给她炖了两碗燕窝。
后来,所有人包括秦恩熙都以为陆亦辰要回国了,没想到等了一个月,太子爷依然销声匿迹。
而今晚,他却带着韩晶晶一起来画廊,虽然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但是这反而有点欲盖弥彰,让人不得不产生一丝粉色联想。
江旭明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脸关爱兄弟的表情说:“我和晶晶还是先撤了,你……自求多福吧,按着恩熙的性格,自家老公回来也不告诉她,还在跟我们一起浪,换我也不能忍啊……”
江旭明自己都不忍心说下去了,麻溜地走了。
画廊外,秦恩熙双手抱肩,远远看着自己的画廊,按照今天的规矩,每次有人预定,她都会跟对方一起合个影。
她并不需要靠这个谋生,却也有一点小小的情怀。
他们这个圈子的人,有的喜欢搞拍卖会,有的喜欢打牌,她则喜欢画画。
不开心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家里的小画室画几幅画,心情就会慢慢平复。
再后来,温黎这个吸金闺蜜给她提议:在圈子里开放少量预定。如果效果不错的话,以后可以创业开个画廊,贼高的那种。
秦恩熙当时就心动了,她虽然不缺钱,可是这些都不是她自己赚的钱,如果有了自己的画廊,还需要看那混账老公的脸色吗?!她可以分分钟打飞的去包养小白脸。
秦恩熙是个行动派,买下了这家画廊后,就拾辍拾辍把以前的画都倒腾了出来。
她的开价并不低,因为身份摆在那儿,低了显得没面子,高了会被人说是自不量力,也许是有人真的喜欢她的画,也有可能是看在秦陆两家的面子上,还有人是看中了陆亦辰的人脉以此曲线救国巴结她……反正今天来的人倒是络绎不绝。
她还打算把收到的钱分两份,一半用来给自己买包包,一半用来做慈善。
然而今晚……她是等不到画廊关门了。
扫了一眼,看到了不远处停着的玛莎拉蒂,目光落到车胎上。
夜风里,秦恩熙冷笑了一声。
温黎小碎步跟过来,摩拳擦掌道:“恩熙,怎么扎轮胎啊?”
秦恩熙严肃道:“我也不知道。”
“……”
姐妹,你是认真的吗?
两人各自沉默几秒后,双双掏出手机搜知乎。
#如何扎破汽车轮胎?#
#怎样迅速让轮胎漏气?#
回答:
1、用钉子和锤子就可以了,也可以把钉子钉在小木板上,放在车开动时将轧过的地方。
2、轮胎侧面是最薄的,用美工刀在轮胎侧面使劲划一刀,你就会听到美妙的声音。
……
这是什么神仙回答?
总之,美妙的声音没听到,秦恩熙倒是听到有人咳了一声。
她抬头,看到入目处是那张依旧完美得无法挑剔的俊脸,一身高定西装剪裁得体,给他添了不少禁.欲气息,气质也越发沉稳。
一年未见,这王八蛋更骚气了。

且不问前世转身,且不诉前世别离,任它人间花如雨,平生至爱你一人。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昏婚欲动(陆亦辰秦恩熙)全文免费阅读的全部内容,喜欢请关注本站免费观看更多精彩小说!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