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虽然两个人之间只不过是协议婚约,但是在霍一寒听到林政所说的前一句话以后还是忍不住喜笑颜开。到此所有的交谈内容差不多都已经结束了,霍一寒直接先一步站起身子:“这些事情自然还是尽早解决了比较好,那么林先生我先带你去找浅浅吧。”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交谈了很长一段时间,霍一寒在交谈结束前先让身边的人发信息询问了下陆浅浅,确定对方此时在家以后才向林政这么说的。林政本身就不愿意一直在两地来回的折腾,所以就直接点头同意了。

契约偏宠:霍爷的心尖人又甜又野(陆浅浅)免费章节阅读

也多亏了林家的人对于外界的诸多消息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并不清楚陆浅浅和霍一寒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涉,不然在他开口的这一刻恐怕就会被林政直接拒绝。

林政在听到霍一寒此次脱口而出的要求之后直接一愣,之前因为这次会议交谈的内容感觉一头雾水的地方全部都想明白了。

他不由得微感无奈的摇了摇头:“难怪霍先生总是提这些对于霍家并没有任何利益的要求,原来是已经和我那个表妹在一起了吗?”

“只要一切安排妥当了,林家自然会选择去参加婚礼的,而且绝对会营造最隆重的场面。”

虽然两个人之间只不过是协议婚约,但是在霍一寒听到林政所说的前一句话以后还是忍不住喜笑颜开。

到此所有的交谈内容差不多都已经结束了,霍一寒直接先一步站起身子:“这些事情自然还是尽早解决了比较好,那么林先生我先带你去找浅浅吧。”

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交谈了很长一段时间,霍一寒在交谈结束前先让身边的人发信息询问了下陆浅浅,确定对方此时在家以后才向林政这么说的。

林政本身就不愿意一直在两地来回的折腾,所以就直接点头同意了。

霍一寒是直接坐着林政驾驶过来的车辆过去的,因为他清楚恐怕林政在见到陆浅浅以后就直接回将她带去林家,如果自己跟着过去的话事情的发展估计会更容易一些。

而且也方便自己与林家的那些长辈商讨一下婚礼布置的问题。

至于此刻在家中等待着他们过来的陆浅浅心里面也充斥着忐忑不安,甚至连现在手头的设计图也没有任何思绪去设计。

她并不清楚母亲的家里人究竟都是什么性子,倘若又跟慕家那群奇葩一模一样的话那此次所谓的认亲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毕竟想要扳倒慕家的话她需要的是助力而并不是拖累。

就当陆浅浅充斥着繁杂的思绪的时候,外面的门铃总算是响了。

林家在国内也是个流传百年的豪门世家,基本上现在的林家子弟自出生以后享受的都是荣华富贵,很少接触过工薪阶级人民的生活。

因此也就导致林政在到达陆浅浅租住的老式小区以后心中算是充满了难以置信。

“霍先生不是都已经准备和她举办婚礼了吗,怎么还让她一个人住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在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林政向其询问。

对于这个问题霍一寒的心里面也是充斥着苦闷,毕竟在最初听陆浅浅说她要搬到外面住的时候,霍一寒心中是极为希望她能够搬到霍家那边的。

霍一寒觉得像陆浅浅这样的女孩子会很受自家父母的喜欢。

但是奈何陆浅浅本人很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

霍一寒轻咳了一声挽尊道:“浅浅她是一个挺独立的女孩子的,不愿意在婚礼还没有举办之前就搬到我家那边,怕落别人口舌。”

林政虽然觉得逻辑上有些许的古怪,但还是相信了霍一寒所说的话。

在他们奔波了一路按下门铃的那一刻,一直在客厅里等候着的陆浅浅就迅速的将门打开了。

因为这次上楼的时候林政并没有让西装男子跟着一块儿过来,所以导致陆浅浅并不清楚此次过来的林家人自己之前撞见过。

固然在刚开始的时候心里面充满了紧张感,但毕竟陆浅浅以前也是经常会经历一些重要的场合,所以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给调整好了。

至少在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拘谨。

她与林政轻握了下手:“你好,林先生。”

林政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家族的继承人,眼神也是挺毒辣的,于是既便陆浅浅伪装的再好他也能够看出来对方眼眸中划过的紧张。

为了能够帮助对方消除紧张感,林政直接爽朗的笑道:“既然始终在这里等着那也就代表着你肯定清楚我的身份了,这样的话再叫林先生未免就显得有些疏远,如果不介意的话直接称呼我为表哥吧。”

陆浅浅倒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好说话,毕竟她接触到的那些豪门子弟基本上个个都属于性格较为怪异的那种,少有林政这样的。

话在陆浅浅的嘴里面转了一圈,最终顶着林政期待的目光吐露了出来:“表哥。”

从始至终作为一个独生子女的陆浅浅少有这么亲密称呼别人的时候,因此在话说完了以后红霞直接烧到了耳廓的后方。

当然始终让别人站在门口进行交谈多少有些不太礼貌,陆浅浅赶忙将林政与霍一寒两个人邀到客厅里面坐下。

为了在林政的面前刻意营造出来比较亲密的关系,霍一寒直接揽住陆浅浅的腰两个人坐在了林政的对面。

陆浅浅也不知道霍一寒这家伙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对方在揽住她腰的时候所施展出来的手劲特别大,令陆浅浅一时之间没有挣脱开。

她用细小的声音贴在霍一寒的耳旁提醒道:“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不礼貌呀,毕竟现在不管怎么说也可以算正式场合了。”

而且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向外面宣布。

霍一寒对此却没有陆浅浅那么紧张兮兮的,甚至表现得不以为意:“在来之前我已经告诉他有关咱们两个婚礼的事情了,而且林家已经很少接触外面的事,因此对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并不了解。”

不过不礼貌这件事情确实也可以算是真的。

至少在落座的那一刻林政顿时就有了种自己是个硕大电灯泡的感觉,甚至有些后悔没有将西装男子给带上来。

那么也就不会让他一个单身汉受此重击了。

当然即便心里面再怎么吐槽,林政在表面上仍旧还是一幅温文尔雅的模样:“其实我和表妹你还是挺有缘分的,说实话咱们两个人今天在此之前刚见过一面。”

陆浅浅听他这么说只感觉满头雾水:“是吗?真是挺抱歉的,我好像对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印象?”

陆浅浅在听清楚林政所说的话以后大脑就在飞速的旋转着,基本上将今天所经历的事情全部都从脑子里过滤了一遍,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与林政有关的印象。

“如果不介意的话,表哥你可以将当时发生的事情给我讲一遍吗?”

人家说的事情自己想不起来也是挺尴尬的,奈何又不能一笑而过,所以陆浅浅只好厚着脸皮向对方进行询问。

林政再次露出笑容:“倒也不怪你不认识我,当时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并没有出面。”

“你应该还记得刚才你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那场追尾事故吧,倒还是挺感谢你帮我的司机解围的,不然以那个小子嘴笨的程度恐怕事情会变得麻烦很多。”

经过林政这么明显的提醒陆浅浅立刻就回想起来了,毕竟事情才刚过去不久。

陆浅浅不由得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么有缘的吗。”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