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还有那么多未被确诊的村民,都被抓进村子,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会把这里焚烧殆尽的大火。而那些赈灾的银两全部进入徐州官员的口袋。虽然早料到是这种情况,但听见花容的话,梁邱云梦还是忍不住骂道:“这群丧心病狂的东西!”傅浔正想说什么,这时候突然有许许多多穿着官兵服的人冲进来。他们抬着头颅,嚣张的喊叫道:“都快点滚开滚开,听见没有?”

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精彩试读

梁邱云梦和傅浔正说着话,花容也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次他们三人一起进入上河村,梁邱云梦和傅浔两人四处勘察,而花容则负责去看村子里的人病情如何。

花容一脸正色道:“主子,这村落中至少有一半人都还未患上瘟役,但是他们因为跟患者有过密切接触,所以全部都被抓进来了。”

为了治理徐州的瘟役,梁邱云梦从国库拨出万两白银。

就是为了徐州的父母官能够找到治理瘟役的药物,而不是让他们把患上瘟役的人聚在一起等死。

更何况——

还有那么多未被确诊的村民,都被抓进村子,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会把这里焚烧殆尽的大火。

而那些赈灾的银两全部进入徐州官员的口袋。

虽然早料到是这种情况,但听见花容的话,梁邱云梦还是忍不住骂道:“这群丧心病狂的东西!”

傅浔正想说什么,这时候突然有许许多多穿着官兵服的人冲进来。他们抬着头颅,嚣张的喊叫道:“都快点滚开滚开,听见没有?”

村子里的人都四散逃离。

这些官兵一个个都推着装满了稻草的木车,稻草上传来了刺鼻的味道。

傅浔皱着眉头,暗道一声:“不好,是油漆。”

梁邱云梦说道:“不是说明日才会焚村吗?”

傅浔面色凝重:“看来,我们的行踪被发现了。”

王毓应该是知道了他们进入了上河村,狗急跳墙,想来个毁尸灭迹。

“主子,现在怎么办?”花容站在一旁问道。

梁邱云梦当机立断,脑子里就有了决策,她声音冷静的说道:“你和傅丞相先想办法离开村子,去找花遇带着羽林卫过来。我留在村子里,不能让这火烧起来。”

花容不赞同的说道:“主子,留在村子里太危险了,还是我留在这里吧。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

他还没说完,就被梁秋云梦打断:“叫我主子,就得听我的。你轻功好,和傅丞相快点去找花遇,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允许我们耽误。”

这时候,第三道声音突然响起:“我留下。”

梁邱云梦转过身,看着傅浔:“丞相,你……”

傅浔重复道:“我愿意和皇上一起留下。记得南巡之前,皇上说过‘丞相怕朕操劳过度,主动请求一同前往’,这不正是我应该跟皇上共患难的时候吗?”

生死关头,梁邱云梦毫不避讳的说道:“傅浔你是不是傻啊你,我那时候是捉弄你的。”

“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你能不能尊重一下自己的性命?”

梁邱云梦有些气急。

她一度想拉拢傅浔,傅浔愿意留下她固然很开心,但是她不能拿傅浔的性命开玩笑。

傅浔没再多言,他只看着花容说道:“没那么多时间了,你快去通知花侍卫带人过来。”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们主子的。”

花容咬了咬牙,对着傅浔说道:“多谢丞相。”

说完之后,花容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看着花容的背影,傅浔突然想到自己那天在客栈门外听见的那些扰人心绪的声音。

最终他还是开口说道:“那些人必然是在后山的悬崖发现了什么,肯定会有人守在悬崖边,出去多加小心。”

花容抱拳说道:“多谢丞相提醒。”

花容走了之后,梁邱云梦抱着手臂看着傅浔说道:“看不出来,丞相竟然这么关心我,要一起留下?”

傅浔敛着眉,低声说道:“皇上有皇上的责任,臣也有臣的责任。”

他只是觉得,太危险了,不能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官兵们把装满了稻草、泼上了油漆的小木车都推到村子的中心位置,村民们看着那些官兵的作为,却是敢怒不敢言。

数千年来世世代代被皇权压迫的他们,早已没有了反骨,只能顺从的接受这一切。

等到那些推车的官兵都退出去的时候,那些抱在一起互相慰藉的老弱妇孺才敢出声说上一两句话。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他们那些***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呜呜呜……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胭脂铺子里最好的胭脂我还没用过,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啊……”一个年轻的姑娘哭喊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报应?现在官官相护,我们还指望什么报应?”

“奸臣当道,皇上识人不清,昏庸荒淫,这大梁……大梁的气数也该尽了……”一个老妇人抱着怀里的孩子,怨天尤人的说道。

听见这话,傅浔皱着眉头正要上前,却被梁邱云梦一把拉住,她叹着气说道:“不知者不罪。如果我能早一点来徐州,这样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傅浔,天下人叫我一声皇上,我就应该担负起皇上的责任的。”梁邱云梦低着头,情绪有些低迷。

“这不怪你。”傅浔安慰道。

不,也不是安慰。从古至今,哪个王朝没有贪官污吏,不过案件多少的问题,不过贪污数额大小的问题。

梁邱云梦能亲自南下,为了拯救那些和她身份有着云泥之别的村民,甚至为了他们能将生死置之度外,就已经让傅浔另眼相看了。

“难得丞相安慰我。”梁邱云梦勾了勾唇角,她看了一眼村子中央的一堆干稻草说道:“现在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一把火的事情。”

傅浔抬眼看了看天,阵阵的秋风无忧的吹拂着,丝毫不知道它们的存在将会加重这场即将发生的火灾。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